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医品凰谋 > 第一卷 河州篇
001 生死
作者:玖某  |  字数:1901  |  更新时间:2022-01-26 19:29:12 全文阅读
公主殿。

极尽奢华的红墙金瓦外,此刻正被带刀锦衣卫团团围住,殿中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被暗中押解往后门去,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殿中早就被清扫一空,容歌一身华服,化了精致的妆容,她在等最后的圣诏。

身为大周最尊贵的公主,容歌生的极好,轻扬的眉尾,带着肆意的不屈,她没有罪,也不相信疼爱她的父皇会因为奸诈之人的挑唆,便置她于死地。

顷刻,随着一声:“圣上口谕,公主容歌,赐死——”。

侍卫将准备好的毒酒奉上,容歌心口绞痛,是父皇要亲手赐死她。

“本宫不喝,本宫要见父皇”,容歌颤抖着唇,硬声:“本宫不信父皇会下这样的命令!”

殿外传来响动,容歌听到一个熟悉冰冷的声音,她慌乱的抬起头,就见江驰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殿外。

他有一双深邃幽暗的瞳,墨袍更衬他的身姿,不知为何,容歌从那双晦暗的眼中瞧见了短促一瞬的温意。

对视片刻,容歌不允许自己败下阵来,她看见江驰禹的近卫泽也过来,低说:“世子,公主殿的太监宫女清点完毕,一个不少。”

江驰禹没有侧头,他直勾勾的盯着站立不稳的容歌,哑声:“全部绞杀。”

容歌后退一步:“江……驰禹,我天家待你不薄,为何要害我。”

跨过门槛,江驰禹再难近一步,他眸色黑沉,一字一句对容歌道:“臣从未想过害公主。”

“没有……”,容歌失笑,从侍卫手中夺过毒酒:“那这是什么?是你向父皇求来的,求他要我的命,江驰禹!你居心叵测,不得好死!”

江驰禹浑身一颤,极尽温柔的说:“公主,臣看着你走。”

容歌不甘,泪水花了妆容:“凭什么,凭什么父皇宁可信你这奸佞小人,也不信我……江驰禹,你好狠的手段,我究竟如何碍了你的路,得你千方百计的置我于死地!”

容歌没听到江驰禹的回答,惊愕的看着他规矩的撩起衣摆,砰然跪地,丰神俊朗的容颜深深印在容歌的心里。

她拭去泪,冷眼瞧着江驰禹端正的身姿缓缓伏下去,他用沙哑的嗓音说:“让所有的晦暗都留给过去,凛冬散尽,愿公主星河长明。”

“臣、江驰禹,恭送公主!”

一刹那,容歌仿佛看见整个公主殿都漂在血泊里,酒盏落地,崩的四分五裂,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

汴京阴了两日,宫里的丧事也沉沉的办了两日,没有传出有关容歌公主太多的风言风语。

翌日傍晚,江驰禹才一身疲累的回了府中,还未休整,就听了一桩诏狱的消息,让他本就寒意沉沉的心绪更加冰冷。

近卫探到消息,李伽蓝被人送进了诏狱。

李伽蓝本是一个五品官员府上不受宠的庶女,她生性疯癫,觊觎江府夫人的位置,为了能嫁给江驰禹,她使出浑身解数,甚至不惜四处造谣毁江驰禹和自己的事情,毁他声誉,逼他娶自己,带江驰禹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江驰禹虽讨厌李伽蓝,多次呵斥驱逐,但也不至于把她送到昭狱,他沉声思索道:“叫上泽也,去诏狱。”

灰暗潮湿的诏狱渗着森然的阴风,腌臜的墙道里泛着臭味熏天的水光,湿漉漉的滴在空地上。

江驰禹垂眸走着,狱卒不敢上前触他的怒颜,侍卫泽也慢慢跟着。

脚步一深一浅的踩在脏到黝黑的地板上,江驰禹想:“李伽蓝太难缠了,这次再不能被她弄一身污。”

每每记起被李伽蓝逼迫的囧事,江驰禹火气嗖嗖的上窜,他不与疯子为伍。

李伽蓝会不分日夜的守在江府门口,自持“江夫人”同街上的行人拉扯不休,甚者能以死相逼,威胁江府近卫奔进江驰禹院里。更甚者,一夜之间江府大门外贴满了诬陷江驰禹非礼李二小姐的状纸,连京兆尹都来了,李伽蓝非要江驰禹给个交代,娶她入府。

江驰禹头都大了,可那些都是旧事,只要李伽蓝改过自新他并不是非要逼人至死,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到诏狱看一眼。

牢狱里原本静悄悄的,可关押李伽蓝的门口传来人声,狱卒蹩脚挑着灯,压低了声:“快点收拾干净一些,世子殿下要来。”

“好端端的,殿下来咱们诏狱做什么?”

“别管那么多了,八成是听到什么风声”,说话的狱卒拉着一张长脸,从脚底打了个冷颤,战战兢兢说:“赶紧找身干净的衣裳,给牢里刚来的那位换上。”

“是。”

打开最里面的牢狱,虫蚁横生的潮湿草堆里,狼狈不堪的蜷缩着一个人,骨架瘦小,衣衫褴褛,裸露出来的肌肤上,残留可怖的伤口,瞧着遭了不少罪。

“赶紧的,抬起来,把这身衣裳给换上。”

“啧啧,小美人,都成这副可怜模样了,世子殿下怕是都不愿多看一眼的。”

“别墨迹,快点!”

两人把角落里的油灯点亮,稍微照清了一点那人的面容,乌黑的头发脏到打结,同干去的血迹交融在一起,不知死活。

狱卒拿出衣裳,抬眼:“赶紧把衣裳给她套上。”

“真晦气”,旁边的狱卒啐了一口,厌恶的将人从草堆里拨拉起来,那人浑身冰冷,抓着像一具尸体,两人顾不上其他,手忙脚乱的将衣裳套进去。

蛮力扯动了身上的伤口。

痛……锥心刺骨的痛……救我!

容歌像是从地狱边缘回来,半个身子还悬挂在猩红的刀口,她的四肢被生生碾碎一般,头痛欲裂,意识不断下坠,醒不过来。

“我是谁?我在那里?是地狱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