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有后娘的孩子是根草4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21-12-09 14:11:44 全文阅读

回到了九都村,小孩明显长大懂事了,成长了,并且有了自己的目标。

宋瑜儿欣慰的同时也心疼小小孩童经历了大人都不愿承受的痛!

没多久,九都村迎来了第一批下乡的四名知青,都是从大城市来的。

一男一女两个从京都过来,一个男青年是上海的,还有一个是江苏的小姑娘。

宋老爹作为九都村的大队长,他带着大儿子赶着村里的牛车亲自去接人的,只是他们回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似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行李和两个姑娘都在车上,两个男青年跟着牛车自己走。

下乡的政策刚刚开始,村里还没有到知青院,只能将这四人分别安排到了村民家中,宋家也被安排了一个来自江苏的小姑娘林青芷。

这姑娘文文弱弱的只有十六岁,住在原本原主的房间,上一世倒是没有这么回事,这个时候原主封闭了自己。

一家人都在为她忙了,哪里顾得上什么知青,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女儿好好的,女婿虽然不在了,却发了一笔抚恤金。

女儿公公的工作也是体体面面的,说什么被送去大西北的农场改造,才不是呢,那都是谣言。

关浩云那个小崽子和女儿也很亲既然女儿现在没心思嫁人,养着也就养着了,以后如果她想开了再说吧。

马婶家也安排了一个京都的小伙子,剑眉星目,高大俊朗。一身硬朗的气质,宛如战场上走下来的将军。

引得九都村的一众大姑娘小媳妇经常偷偷拿眼瞄他,一个个都被家里人告诫,别往人家面前凑,小心被人骗走了。

据宋瑜儿观察,这小伙子是冲牛棚的那位有军人气质的聂老去的,估计是家中的子侄晚辈。

不放心老爷子一个人在乡下怕他受了委屈,便让小伙子来照顾人的。

有一回宋瑜儿去张老中医那边接小云回家,屋子里两人的声音被她听到了。

“你回去,老子在这里好着呢,这里的乡亲都很照顾我们这群老骨头的,故意推了牛棚,将我们安置在这里,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还要让人专门伺候不成?”

这是聂老的声音,听着就中气十足,家里能安排人下来照顾,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送到这个九都村。

“不是啊,爷爷您年纪大了,我在这不是可以照顾你吗?而且刚好有这知青下乡的政策,我是响应国家政策的。”

聂知青的声音痞痞的,感觉就是在和老爷子开玩笑。

“扯淡,堂堂兵王不在部队里好好训练,到这里有什么前途,给我回部队去多立点功,比什么都强。”

聂老话里透着关心,真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了大孙子的前程。

“爷,您的腿……”

“我的腿怎么了?老张帮我治差不多了,我好着呢。”凶凶的语气,确定不是在撒娇吗?

宋瑜儿没再听下去,再听可就成了偷窥狂了,她继续和张老聊着天。

“张老我明天上山,你要什么药材和我说,顺便我就给你挖回来了。”

“那感情好,我还缺*****这几味药,这两天要给你聂伯伯那老头做几贴膏药,他那腿以前受了伤,没好好养,天色一变,腿脚就不舒服。”

张老做了一辈子中医了,却因为什么海外关系,家中有几本外文书籍被人给弄牛棚改造什么的,老夫妻双双被带到九州村。

“行,我知道了。”

“小鱼,你明天还要将小云带到山上去?不如把他留在这吧,这小家伙聪明的很,跟我们几个老家伙学了不少东西呢。”

“我随便他呀。”宋瑜儿看向身边的关浩云。

“妈妈我要跟你上山。”

关浩云不理会张老笑骂他小坏蛋,他就缠着自己的妈妈要跟她上山去,生恐妈妈将他丢下一个人走。

“行行行,带你去。”

“那你们可要小心点,听说山上还有大家伙呢。”

告别了张老,母子二人回家去准备做晚饭。

第二天大早就上山去。

比起第一次上山,关浩云的体力明显好多了,而且人也开朗了很多,蹦蹦跳跳好不开心。

这次宋瑜儿给小孩准备了弹弓,这绝对是小孩子最爱的玩具,没有之一。

昨晚给他的时候,他趁妈妈做晚饭时,小孩给自己捡了一口袋的石子做子弹,可开心了。

一路上时常对着树干,小草来一颗,打中了就咯咯咯的笑。

宋瑜儿看到需要的草药就顺手挖了,这山上倒是有一些价值比较高的药材,只是现在要破四旧,实在没什么地方要收购。

除了自己家用一点,也不能明目张胆的买卖。

小孩也有收获,秋季的山上正是收获的季节,野栗子掉在地上都可以去捡,高高的柿子树上挂满了红色的果实。

小孩不敢爬上去,宋瑜儿临时做了一个网兜。就任凭小孩指挥,给他一个个兜下来。

高兴的小孩一直跳,一直笑。还有野鸡蛋被关浩云捡了好几窝。

光装这些背篓都快装满了。

小孩眼挺尖,突然看到有一只肥硕的兔子一蹦一跳,连忙拍妈妈让妈妈去看。

宋瑜儿从小孩那里拿来弹弓,稍调整一下,拾起一块石子,对着野兔的眼睛就是一石子,野兔子应声倒下,兴奋的小孩直嗷嗷的叫。

接着又收获几只野兔野鸡就差不多了。正准备回去,没想到碰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妈妈,你看是聂叔叔。”小孩子很惊喜,遇到了熟人。

聂知青听张老说过,那经常到老房子这边来的那对母子。

要上山去还要给爷爷采草药就上来看看,自己也可以学着认一下爷爷所需要哪些药材。

哪知看到那一大一小两人玩的很开心,这两人的相处不像母子反而如同姐弟一般。

后来越看越有意思,小孩子手上的弹弓可不只是小孩子的玩具。

自带瞄准器手把处还可以调节档位,可以调几档没上手不知道。

可看那孩子打出来的石子,听那破空声可不是一般的弹弓所能打出来的速度和力道。

后来那女人又用弹弓打了一只兔子,那力度又调整过了,速度与手枪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聂知青眉头紧锁,我国民间有这样的武器吗?或者说有人制造的出堪比枪支的弹弓吗?

那真是有才。

看到这里聂知青想得更多,不由想入神了。忽然听到小孩子的声音。

“妈妈看是聂叔叔呢。”

聂知青回过神,便抬步向母子二人走去。

宋瑜儿其实早就发现这人站在边上,但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就没有说破。

哪里知道那人就站在边上看他们母子俩。不离开也不打招呼,后来似乎又想事情入神了,就更不用理会。

“聂知青好,你也上山。”

宋瑜儿客气地招呼一声。聂知青揉了揉关浩云的脑袋,点点头,并没有隐瞒和聂老的关系,

“听张老说,你到山上要给我祖父采药,所以我想我来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的。”

避开对宋瑜儿的称呼,着实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面的女子,那什么关家的,关嫂子之类真套不上这个人。

“那我倒不是特意来采药,只是顺便,就是框子里的这几种你可以认一下,也许张老会改方子,那就得换!”

宋瑜儿指了指放在旁边的篓子。聂知青走过去,顺手就将篓子提了起来。

“收获不错,看样子你们快要下山了,一起走吧!”聂知青并没有将萎子还给宋瑜儿,反而背到了背上。

宋瑜儿并没有跟他抢,一个背篓而已背不坏他。牵着关浩云的手,就往山下走去。

宋瑜儿并没有因为同路而问他一些令人难以启齿的问题,就如村里的大妈大婶那样太八卦又太不见外了什么都打听,这让他很放松。

走在前面的母子俩依旧打打闹闹,小孩手上的弹弓不停,看得出他非常喜欢那个玩具。其实他特别想将那弹弓借过来研究一下。

暗中观察他的宋瑜儿,自然看出他那眼中的渴望。只无声的笑一笑,有种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就不说的意味。

下山的速度很快,临近山脚他们就分开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和流言。

宋瑜儿和关浩云并没有马上回去,反而到了几个老人住的老宅那里。

先将张老需要的药材都取了出来,然后留下了一些粟子,还取出一只野兔一并交给了张老。

张老看看手里的东西。眼见宋瑜儿就要走连忙喊住,

“那个宋丫头,这兔子要不你先拿回去。”

宋瑜儿挑眉看他,仿佛在问,

“张老是这么客气的人吗?”

张老自是看懂了其中意味,有些赧然,

“其实是我们七个老家伙都不会整这兔子,你囫囵给我们,我们吃不到嘴里去呀。要不再麻烦你干脆帮我们做好了。”

张老说的有些老脸发红。人家给他送食材还要搭上厨师,想想都说不过去。

宋瑜儿不以为意,爽快的将兔子又拎了回来。

“行,只要你们别嫌我做的不好吃,一会儿给你送来,你们喜欢哪种吃法呀?”

说好要红烧兔肉后宋瑜儿就带着儿子回去了。他们走了没多久,聂知青也来了,他是来找聂老的。

聂老没问他怎么又过来了,只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你跟在宋丫头母子身后遇到什么事情啦?”

“嗯,爷爷那母子二人家中有什么人会做武器吗?他们手上有一副弹弓那是真不错。”

说着将他看到弹弓的猜想说了一遍。

“爷爷你说如果我们同志拥有这样一副弹弓,那单兵作战会不会更灵活有用,遍地都是子弹,效果还不弱,射程还远。”

“宋丫头娘家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们会不会做不知道,倒是她的公公最近传来消息,是在西北研究所的,

现在研究发动机这一块,不知道会不会是他自己做了给孙子玩的,

前段日子宋丫头的丈夫出事,她去了一趟西北,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关老头给的。”

“如果是这样,也许人家对武器研究,那也有可能有所涉猎,研究所若是研究武器那迟早都会拿出成果,

爷爷你看我们去将那弹弓先借来上手试试怎么样,这玩意儿也许我们自己也能做小东西大作用呢!”一副心痒难耐的样子。

“你自己去借呗,跟我说干嘛?”

聂老自然是明白,孙子想让他去说就不接茬,翻了他一个白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