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昏迷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362  |  更新时间:2021-09-28 11:52:50 全文阅读

应归晚看到落满灰尘、堆满灰尘的偏殿,想着该从何动手。

祁愿听着隔壁屋里的咣啷叮当的声音,一时不知作何感想。明玥宫好久没这样别的声音了。

应归晚把一些木板搬出庭院,弄得灰头土脸的。应归晚不想用法术搬动,只想体验一下用力和出汗的感觉。一回头忽然见到一张桌子竟然慢慢飘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通体雪白,呆萌的不行的小老虎,不对,应该叫驺吾。“不过,大殿下的驺吾怎么在这帮我搬东西呢?”应归晚心想。

“你好呀,小老虎,哦,不对,驺吾。你把这个放下,我来吧!”应归晚把角上的桌子卸下,摸摸他的头。驺吾显然对应归晚的触碰很开心,闭着眼睛,斜着脑袋,享受地呜呜叫。

“好啦,小老虎,你就这样看着看着我哈,等我搬完来,再带你去玩。”

驺吾开心的点头,又蹭了蹭应归晚的掌心。

……

一个时辰后。

混元老君殿内出现一个灰扑扑的女子和她灰扑扑的宠物。

“父亲!我又来了。”

混元老君显然又被震惊了一回。

……

祁愿迷迷糊糊醒来,刚才听着外面应归晚走动间铃铛的声音,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会儿,外面又安静极了,似乎之前的的声音都是他一个人的错觉。

祁愿起身,走到门前犹豫一会,缓缓推开。瞳孔一缩,额上青筋隐隐跳动,“应归晚!”

只见庭院之间摆满了木块和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石头,而且殿前的驺吾石像她也搬走一个,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搬走的,但驺吾石像一旦二去其一就会破坏了流云殿的守护阵法,想着这些,祁愿只觉得又气又好笑,最后只好无奈笑笑。

他啊,是一个像玉一样的人儿,温润没有锋芒,应归晚是他自己收下的,他愿意去包容,除了开始的无所适从,现在就剩下去慢慢适应的心思。

“诶!殿下叫我呢!哦,不对,是师父。”应归晚和驺吾出现在宫门前,一路跑着,奔向祁愿,清脆的铃声又响起来了,和那笑靥如花的面庞。

“师父,你猜我从父亲那里寻到了什么。”应归晚行至跟前,一脸献宝的表情望着祁愿。祁愿高她一个头有余,她踮起脚才勉强及他肩膀。

“晚晚,你不应该先交代一下,你何故将这里弄成这般模样?还有你从何处弄的这只驺吾?”

“嘿嘿,师父,我要说的正是这件事,你的驺吾太招人喜爱了,到处跟着我。”

“哦?我的,你确定?”看着蹭着自己向自己撒娇的小驺吾,想到殿前消失的那只驺吾石像,心下有了计较。说罢,手一挥,便放出自己那只还在酣睡的驺吾。

应归晚看着跟着自己的这只,又看看眼前这只,也疑惑得很。蹭着祁愿的小驺吾好奇地嗅嗅那只还在睡的驺吾。它似乎感受到有人在注视他,缓缓转醒,看到一只漂亮娇小的驺吾正在看着自己,竟不自觉得害起羞来了。

“师父这是有两只驺吾吗?”应归晚问。

“我的驺吾虽不止这一只,但这只不一样。”祁愿摇摇头,“晚晚,你像之前那样去触碰一下那只驺吾石像。”看着祁愿所指的方向,应归晚自然也看到那少了一座的石像,心下明白了祁愿的意思。

可即便这次应归晚使劲按,石像也丝毫不见变化。

“算了,也许是凑巧。过来吧!”祁愿看着眼前看着自己的手的应归晚,摸了摸她的头,说:“晚晚,这六界之内,具有点化生灵能力的人屈指可数,而他们即使点化了,点化之物无不缺乏灵智,需要它自行修炼。像这样……”祁愿看着俩只玩得正开心的驺吾,眼里露出担忧。“反正,你务必切记:当你的能力还不足以保护自己的时候,一定不要在人前展现这样的技能好吗?”

应归晚虽然听不太懂什么意思,但看着眼前这个认识不到三日的男人,她也不明白他怎么就对自己这么好。其实应归晚不知道的是祁愿此时也很难以置信,自己天煞孤星般的宿命,对谁都是客气有加,但自己心里明白他并不想招惹那些不必要的人,只想一个人独自守着自己的明玥宫,怎的对一个仅认识两日的人就如此……

应归晚才不管这么多呢,她知道自己的心里暖暖的,就感觉好快乐、好开心,与自己平日里的那么多开心不一样。想到祁愿最后的结局,亲族尽灭,太上忘情,永世孤独。心里突然又很难受。

应归晚丢下手里的经卷,用力地一把抱住祁愿,抱得紧紧的。哽咽着说,“师父,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我会让你找到自己的亲人的,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感受着腰间的力量,祁愿显然不是很适应,正要条件反射地推开她,就听见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下传来嗡嗡的声音。“……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好好保护你的……好好修炼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他的神力早到了一定的境界,方圆几里的声音,哪怕是鸟雀低语,他都可以听得清楚,可为何,应归晚她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他都听到了,却好似那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听得模糊,想让人再听一遍。

“好,你会保护我,我知道了。还有瞧你说的什么糊涂话,我的亲人都在啊,快把你的偏殿收拾一下吧!”祁愿的语气温柔,近乎宠溺。他轻轻拍了拍应归晚的头,安抚着她。

“哦!对,师父,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应归晚一把推开祁愿,捡起地上从混元老君处寻得的《长物志》。边看边走向宫殿中央,左手揩取自己的一滴泪,放置胸前,闭眼施法,嘴里念念有词。随着“去!”的一声,宫殿声波所致,皆摧枯拉朽,一瞬间化为灰烬。不一会又拔地而起,似乎与之前的布置别无二致。

祁愿正惊叹应归晚所施术法之强,但又看到宫殿什么变化都没有,甚至连杂物都没有变化。正疑惑时,就看见应归晚失去意识,正要往地上摔去。祁愿一把冲上去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应归晚。

“晚晚!晚晚醒醒!”祁愿看着应归晚泛白的嘴唇,眼角流下血泪,顿时懊恼不已。赶紧把应归晚抱起。往偏殿走,一挥手把偏殿恢复如初,他懊恼自己为何要多此一举,叫应归晚自己收拾。他把应归晚放在床上,试图给她输入灵力,但她此时就像一个死物,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反应。祁愿捡起《长物志》,并无发现有何不妥。他决定去找天界的岐黄医官。

刚一出门,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许久之后,他轻轻地把门关上。

回到屋内给应归晚盖好被子,看着床上忽然恢复生机,正在无意识吸纳天地灵气的应归晚,绽放出一个悲哀凄美的笑容,“应归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