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忆魂珠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250  |  更新时间:2021-10-03 06:17:34 全文阅读

祁愿和应归晚往右边这条道走着,沿路做下几人约定好的标记。

禁地的深处有一个高大的男人,身着黑衣,脸上戴着银白色的鸢尾花面具。他看着血池内的琉璃罩,罩内的青黑色的樽上赫然长着一株血红色的双生花。血池内画着繁复的符文阵法,正往樽内源源不断的输送银白色的物质。

那个男人看着洞穴正上方即将迎来的满月,呢喃道:“九千年了,九千年了,我终于可以再看到你了。”

说着竟有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

“来人,派人引他们去水牢,决不能让他们到这里打扰仙骨双生花的大成。”黑衣人说着,又拿出两个颜色幻彩的珠子,“把这俩个忆魂珠分别打进咱们的安宁小公主和祁愿大殿下的识海,对了,查查祁愿身边那个女子什么来路。”

“是。”那个黑影正要离去的时候,黑衣人又叫住他,“对了,把天界那些人引到水牢去。让他们狗咬狗。”

“是。”那个黑影点头时,隐约可以看到是一个女子模样。

……

邱离正走着就看到一个人影,两人对上,谨慎地互相观察着。

邱离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魔族气息,看对方怡然自得,心想,难道魔界也掺和在这件事中了吗?于是便先下手为强,与对方纠缠打了起来,却没想到突然听见安宁的一声惨叫,邱离赶忙抽身往那个方向赶去。

“别去,那边是水牢。”邱离见对方突然出手拦住他,而手上还有镣铐拷过的痕迹。

心下了然,“你是半夏?”

“正是,阁下认得我?”经过半夏的一搅和,邱离才发现蛊铃并没有动过的迹象,如若安宁出现问题,蛊铃必然第一个通知。

“我是鹤荼的哥哥,鹤荼委托我们救你,你们之间的事稍后再说,快告诉水牢内是何情况?”

半夏稳定心神之后,如实告知,“里面突然增多了很多守卫,我就先逃出来了,不然我怕会有一番苦战。”

“行,你若要离开,你可跟着我刚刚做过的标记顺利出去,多谢告知。”说着,便往水牢那边赶。

半夏拉住他,“你疯了吗?为何还往那边赶?”

邱离松开他的手,神色不明,“你不懂,我不能让她有一丝可能陷入危险,万一有人用秘术控制住了蛊铃,我不能不去。”说着,便风一样地冲过去了。

半夏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是鹤荼那个书呆子的哥哥。又蠢又笨又重情义”虽然嘴上嫌弃,但还是跟了过去。

……

安宁和鹤荼这边也遇到一个人。

安宁伸手将鹤荼护到身后,一手拿出本命剑指着黑衣人。却听到一阵笑声响起,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咱们冠宠六界的安宁小公主,别紧张嘛,咱们就聊聊天。聊聊你为什么常年待在天界,却不敢回妖界,聊聊你为什么找不到任何你爹娘的过往,聊聊为什么你的爹娘不要你了。”

安宁被她左一句话右一句话戳中内心最深处的伤痛,大怒,“你闭嘴!我的事不要你管!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把你杀了!”

黑衣人又笑了起来,可她越笑,安宁就越气,于是便冲过去与她打斗起来,那个女人打斗间竟还在气安宁。

一招致住安宁,还挑衅地说,“这还是你父亲当年擒拿我的招式,哈哈哈!”

“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想干什么!”安宁也看出这个女人无意与他们打斗。

“你的天赋极高,你可知为何?你的天赋高,灵力境界却始终无法精进,你可知又为何?这里有颗忆魂珠,里面有你父亲和你母亲的过往。还有一刻钟,它便没了里面的内容,你自己想清楚要不要看吧。”说完,一枚珠子被掷了过来,再一回头那女人就不见了。

鹤荼担心地说:“安宁姐,不要,万一是挑拨离间,或者这里面有什么咒力。”

安宁摇摇头,说,“你不懂,即使人人羡慕我,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多想知道我的父母究竟怎么了,但无论在哪一界,他们的痕迹都被抹去了,哪怕是他们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我也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说着便捏碎了忆魂珠。

……

祁愿与应归晚这边也遇到事了,他们正走着,只见一枚暗器打向应归晚,应归晚躲闪不及,就见祁愿挡在了她的身前。

不消一刻,祁愿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吓得应归晚摸着他的前胸后背,以为是怎么极其阴毒的暗器,她只知道大概的故事,对于故事主角们其中经历的痛苦磨难却是不知的。

就在应归晚慌神之际,祁愿一把抱住她,“晚晚放心,不是什么暗器,只是忆魂珠。他是料定了我会替你挡下。”

应归晚听到忆魂珠,便知道他这是已经知道他父母亲的过往了,便轻拍着他的背,说,“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了我的母神,她是花神穆青,她是被天后所害。我的父帝负了她……负了她。我答应晚晚不隐瞒的,只是晚晚你别骗我,我不想像我母神那样,被骗的死死的,最后气极恨极,不愿醒来。”

“我不骗你,我不骗你”应归晚叹了口气,还不等她说什么,就听见蛊铃响动。祁愿深深地看了眼应归晚,便拉住应归晚往蛊铃指引的方向去。

赶到时,只见安宁与邱离正在与一群人奋战,而一个少年掩护负伤的鹤荼往边上退。俩人加入战斗,“他们挟持着人质,不好动手,束手束脚。”邱离对赶来的祁愿说,“先看看再说。”

鹤荼这时给应归晚两个解离罩,“我素爱收集稀奇玩意儿,这是我收集的毒瘴和章鱼藤的汁液,晚晚,这一点你应该可以炼化,让它对没有灵力的人没有那么大的伤害,靠你了。”

应归晚点头,看着对方手中毫无还手之力的人质,立马对邱离和祁愿说,“师父,你们帮忙拖住一点时间。”

邱离和祁愿点头,收了剑,混战起来。

不一会,随着应归晚大喝一声,“出招!”立马收了灵力。

对方以为“出招”会有大攻击,立马释放出所有灵力进行抵抗和防御。却没想到,应归晚只是丢出一个球,可随之爆发出的烟雾,马上让他们手脚无力、头晕目眩。

他们意识到再无招架之力,竟不约而同地自爆而亡。

几人阻止不及,只能先救出牢内的人。

邱离决定自己和祁愿继续探探,没想到有两个人一反常态,安宁竟然愿意留下善后,不像之前那般好斗。

没想到的是,应归晚也一反常态,要求要跟着祁愿,没办法,邱离只好让应归晚跟着,

交代好之后,各自出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