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灵镜龛世 > 一、金府捉鬼
第1章 一镜观世
作者:盛君荼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12-29 21:29:31 全文阅读

“传说上古时期有一面可以穿越时间、纵览四海的宝镜,此镜可以观测世间万物,大到历史长河,小到昆虫蝼蚁,皆可通过镜子看个清楚。更有玄奇之说,言这观世镜可以使人起死回生,不知真假。

  然,世间窥探宝镜者数不胜数,得到的却寥寥无几。爱财者欲拿到宝镜窥探日后金钱交易走向;爱美者欲用宝镜得到美容驻颜秘方;更有甚者,意图破坏宝镜,将之毁灭。

  而宝镜无罪,人欲有罪。这可以观破天下事的‘观世镜’渐渐在历史的洪流中销声匿迹,只有小部分人还在口口相传此镜的玄妙之处,却无一得以见到此镜真容,实乃可惜。

  可最近在某处又隐约有这面宝镜的消息,不少能人异士皆出发北上,欲夺宝镜,而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安县富商金老爷的嫡子金奇峰……”

  “啪”,窗户不知为何从旁边关上,说书人的声音被夹在了窗缝里,透过窗纸嗡嗡地传进来。

  “你又使坏不让我听书。”窗户边站了位姿色秀丽的女子,风姿绰约,娉娉袅袅。此时她正皱着细眉,一双桃花眼转眸看向身边的始作俑者,佯怒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头。

  被戳的物体是一只长得像小狐狸的小兽,被戳后十分不痛快地摇摇脑袋打了个响鼻。他面上有一只大大的圆眼,耳朵尖细,牙齿锋利。通身雪白,猫脸狐身,长有三尾,个头儿有一只肥猫那么大。

  他哈了哈气趴在窗下的案桌上,眯上眼语气慵懒:“每天都讲一样的,有什么好听的。”

  “你不好奇吗?说书人只讲开头,都没听过后面的事情。”

  那兽儿半睁一只眼:“还有你灵华好奇的事?真若是想知道,何必听说书人讲,自己看看不就好了?”

  灵华撇撇嘴:“恒古啊,你可真是无聊。”

  她说着,从宝匣里拿出几块碎铜镜,小心翼翼地将碎块拼起来。这几块碎块牢牢地吸附在一起,形成一个不完整的残镜。

  残镜中的裂痕像海水褪去般消失,模糊不清的镜面忽然发出一道光,铜镜的朦胧消散,残镜上映出了一片漆黑的深洞。

  “怎么还是这样?”猫脸狐身的恒古跳到镜边,瞪着一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不是又找到一块了吗?怎么还乌漆嘛黑的?”

  灵华叹了口气:“‘鉴心镜’不全,灵法自然也不完整。再说它们分散各处多年,不知如今都是何模样了……此时还能靠残留的灵力勉强一用,不知以后会如何……我们要加紧脚步寻到其他镜块才行。”

  恒古乖巧点头:“嗯……你想看金奇峰的事也是为了追查残镜吗?”

  灵华摸狗一样摸了摸恒古的脑袋:“你变聪明了。”

  “少这么摸我!我可是百年辟邪灵兽!”恒古伸爪子拍掉灵华的手。

  “可在我看来你还是个小孩子。”

  灵华双手交叠覆在镜面上,再打开时,镜子上显示出了清晰的图像——

  安县,金家。

  金老爷正在门厅内焦急地踱步,他一会儿向门口张望,一会儿又打发人上县门口瞧瞧。

  不多时,下人一边叫着“少爷回来啦”,一边领着位风尘仆仆的少年郎走来。

  金老爷看着儿子回来乐开了花,而金奇峰一脸愁苦地走进门厅,背着空得所剩无几的行囊,“噗通”一声跪在金老爷面前,声音颤抖:“爹,儿子无能,没找到‘观世镜’,救不了妹妹的命了……”

  金老爷闻言并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哀嚎,反而喜气洋洋地把儿子扶起来:“好娃儿不必自责,苑儿已经醒了!”

  “等等!”一只爪子盖在残镜上,镜中的影像也跟着停了下来。

  “金奇峰没找到镜子,你的感应这次失灵了。”

  灵华摇头:“你还是性急。我感觉到‘鉴心’就在金家附近,即使不在金奇峰身上,也可能在他身边人身上。稍安勿躁。”

  恒古的爪子从残镜上拿开,镜中人又动了起来。

  听到好消息的金奇峰眼里又有了光彩,顾不得休息便随着金老爷前去看望妹妹。

  金奇苑似是重病缠身,杨柳细腰、面容枯槁,眼下泛着乌青,此时正在一名茜衣女子的搀扶下慢慢走路。

  金奇峰和金老爷看到她可以走路,皆是喜上眉梢,走到她旁边嘘寒问暖。

  而金奇苑对于她父亲和哥哥看起来颇为冷淡,只是用轻飘飘的声音问:“他怎么样了?”

  金老爷与金奇峰闻言热情消失了大半,缄默不语。一旁的婢女瞥了眼茜衣女子,安抚道:“小姐,今日少爷回来,您的身体又有起色,不如我们先坐下喝杯茶吧。”

  金小姐看似瘦弱,实则力气不算小,她猛地把杯子摔在地上:“我问你他怎么样了!回答我!”

  屋内众人大气不敢喘,生怕自己行差踏错引得金小姐更加生气。

  屋外伺候的家丁婢女也被突如其来的摔杯声吓了一跳,一个家丁用胳膊肘撞了撞旁边同样看热闹的人,压低声音嚼起舌根:“咱们小姐这脾气越发古怪了。”

  “谁说不是呢!”被撞的婢女接了话茬,也说起悄悄话来,“看你是新来的我才告诉你,咱们小姐曾经被鬼附身过。”

  “啊?怎会摊上这种事?”家丁瑟瑟发抖。

  “我哪知道啊!我在这干了三年,金家这几年可真是怪事连连。小姐一年前的一天夜里突然性情大变,从此成天到晚的就愿意往铁匠铺跑。当时我就说她被鬼附身,可没一个人信。那时老爷也是花了重金,给小姐做了三天三夜水陆道场,结果呢?还是变成现在这样了。”

  “那那那……那现在我们看见的,岂不是……”家丁打着哆嗦,龇牙咧嘴。

  “嘘——它还在不在,我也不确定,但最近小姐说经常看见鬼,说不定是它又回来了!”婢女故意说得一惊一乍。

  家丁果然被吓得直打颤:“姐姐,这院子是不是风水不好啊?金小姐还有的救吗?”

  “看把你给吓得!老爷找了清游门的道长们来做法,听说他们是最厉害的驱鬼大师,斩妖除魔全都会呢!肯定会除干净,放一万个心赶快干活吧,被主子看见偷懒第一个没救的就是你。”

  婢女说完一扭身走了,留下不放心的家丁一个人扒着窗户偷看。

  屋子里的金小姐喘着粗气,身边的婢女不敢言又不得不言:“李先生他……他重伤未愈,死了,已经好几个月了……小姐节哀。”

  “死了?死了……死了好啊。”婢女看到金小姐的嘴角居然有了一抹似是而非的微笑,这抹微笑一闪而过,却看得围观者周身一凉。

  家丁看到金小姐诡异的样子更是觉得被鬼附身的传言是真,他嘟囔道:“听闻这金小姐是安县有名的文雅才女,怎生变成这般样子了?”

  这名家丁挤开人群,急忙跑到清游门道长的住处,请道长去看看金奇苑的情况。

  道长居然不是长须冉冉的老头,而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他身姿挺拔,剑眉星目,嘴边还有一对酒窝,为严肃的脸上平添了几分亲切。

  “杨道长,小姐突然阴森森笑起来了,煞是吓人,煞是吓人啊!”家丁一边引杨道长过去,一边添油加醋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道长走进金小姐的闺房,查看了一下情况,将其他人都请出屋外,吩咐金小姐躺下。茜衣女子在屋内布置了一些道符在墙上,又在地上放了一碗鸡血,二人对视一眼开始一场小法事。

  只见杨道长把鸡血点在金奇苑额头,从手中金钱剑上取下一枚铜钱型玉佩。那玉佩像在手上栓了线一般,跟在手心之下一寸不离。道长的手放在金小姐身体上空,从脚到头感知了一遍,期间玉佩一直在不断颤动,似是在警告什么。当玉佩移到金奇苑额头处时,更是发出了嗡鸣,而一团黑影凝结在了金小姐的额头上,久久不散。

  与此同时,镜子前的灵华在这团黑影里看到了隐约闪烁的金色菱花印记——

  “是‘鉴心’的印记!残片果然就在她身上!”恒古惊讶出声。

  “是的,‘鉴心’在安县金家。如此便确定了。”灵华看起来并不高兴,反而皱紧了眉头。

  恒古却是兴奋不已:“没想到这么快又找到一块碎片,看来你恢复法力指日可待了!咱们何时动身啊?现在便走?”

  “等等,事情有些奇怪。金小姐额上的黑影是什么?她身份有异,我们还是看清点为妙。”

  灵华在残镜上一抹,镜子上模糊了片刻,便显现出了当天夜晚的事——

  夜色渐浓,清游门弟子四人在金小姐的厢房庭院中勉强找了块大空地。空地的中间支上祭桌,摆上蜡烛、木鱼、金刚铃等驱鬼物品,暗黄的符纸贴了两旁屋子一圈。金小姐站在祭桌面前,手里握着一个上点朱砂的捉鬼法器。清游门的人则站成一个阵法,每人手中执一把金钱剑,围绕在金小姐的四周。

  咒文声起,两旁屋子贴上的黄色符纸隐隐发出光亮,随着咒文声音越来越大,霎时狂风骤起,吹得众人头发和衣角都飞扬起来,金奇苑在阵法中间闭紧了眼,卷起的砂石打在脸上,生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