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逆臣竟是我自己 > 正文
第一章:启程
作者:世间卿  |  字数:2042  |  更新时间:2022-03-08 09:55:03 全文阅读

红鸾飘起十仗菱,漫漫耀眼星空之下羽陆夜晚灯火阑珊,九重城正街上人声鼎沸,叫卖喝彩声层出不穷。一道道白光划过流彩的夜空,人们并不惊奇,那是整个九重城的守护神,护城羽兵们在巡逻。

有娇俏的女孩儿拉了花姐儿的手,倚上春阑,欢快的笑着:“姐姐,看十二部的大哥哥们,好生俊俏。”

花姐儿眉眼皆是情,道:“好儿郎嘛,都是俊俏的。可惜呀,明日,最俊俏那个就要离城了。”花姐儿她脸上几分失落,眉头轻轻一拧,直把阑下的看客看得捂着心肝儿叫心疼。

女孩儿望向九重宫的方向,在浓浓夜色中看到了那位神话,她眼中几盼:“秦将军会回来的嘛…”她开心的转过头,笑弯了眉眼:“回来之时,便该许女儿了。”

花姐儿笑起来,“那般人物,谁才配得上啊…”

九重宫内羽皇执书卧于星灯之下,顾铭挥了挥手,裕安轻步上前来,卧耳尊听,他抬手奉迎。

“秦将军与太子殿下远行的行李早已备好,十二部交接的人也已经选好,明日秦将军会将兵符与批红令一共上交御内。”

裕安谨慎的瞥了瞥顾铭紧皱的眉头,低下头:“近日太子殿下在猎院的各项指标都已达高级羽兵,防守与攻备皆是优尖,中级及已下之人根本无法近他的身。”

顾铭揉了揉眉头,没有搭话,静静的俯视苍空,许久后叹了口气:“罢了,随他去吧。”

裕安躬身站在他背后,安慰道:“羽皇安心,有秦将军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顾铭沾着墨花描字:“秦钦我自是相信的。”

他草草勾勒几笔,宣纸之上便是风华,又道:“只是山高路远,难免有照看不到的地方,天下分奇百态,善恶并生,阿林长到这么大,孤与秦钦从未让他出过远门,想着先朝乱子尚未平息,一直让他留与宫内,如今一行便是百千里…罢了,男儿当顶天立地,他该走出去。”

裕安轻轻放下手,动情的拭了拭眼角不存在的泪,扯着音:“羽皇爱后辈之心真切,天佑我羽陆,太子殿下定会安然归来。”

顾铭放下了笔:“他们几时动身?”

“回羽皇,卯时一刻。”

顾铭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安排列送队。裕安立刻喜笑着一声应下,刚才那点悲伤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裕安出了门,立即有小羽人来接下他的手扶,恭敬的将暖婆子奉上。

小羽人叫阿贵,羽圣节前才被裕安提上来的,他有张讨喜的脸。

阿贵扶着裕安的手,缓缓的伴着,轻声:“祖宗前几天尝着徐州的鲜鱼味美,徐州掌贡物的管事是个有心的,专门从上等品里分了些顶鲜来。小的不才,擅自替祖宗做了主,让张厨子烧了,等着祖宗呢。”

昨日徐州管事出了膳御司,东京大头街就逢着阿贵,阿贵眯着眼,喜乐乐的迎上来。

裕安自个儿心里有数,徐州管事有心,多半是阿贵在邀功,他也不追究,只是慢悠悠道:“鱼再鲜,也得先紧羽皇,咱们这些御前做事的,凡事要有个分寸底线。皇上都没享用着的东西,岂是我们这些下属能动的。”

阿贵忙“哎哟”一声,“小的再驽钝,这些还是懂的,毕竟小的的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不能丢了祖宗的脸。”

膳御司的副管事是他的远房舅舅,阿贵面上恭敬,心里不屑。

他扶着裕安进了羽丝车,裕安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车檐,说;“秦钦是走了,他的十二部还在,军里的事还得由他拿大头,真是…人走茶还续。”阿贵低着头,车外寂静如肃杀。

裕安眯着眼细细的思量,军部掌管着关卡,他有批货在南水,那地方不好走旱路,得走水路,如果走水路,就得过南水关。

本来想着秦钦走了,羽皇会把他掌十二部的权力收了,哪知竟只收了兵符,万里传音都还挂在秦钦身上,接手的人也是秦钦的亲信,这和他在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哼”裕安冷笑一声:“刘封来了没有?”

阿贵答:“回祖宗,来了,偏殿等着呢。”

裕安放下手炉:“让他收拾好,卯时三刻,本官见他。”

“是。”

在急风中加快了车速,风儿卷着车上的流苏,飒飒的飘在夜空下。

今夜西风起,将盛世吹了个褶皱。

东宫里星火染着夜色,宫内却空无一人。遥遥地疾风里,顾北林看着他小叔的闭目养神脸,有些不安的回望了下九重城的方向:“我们这样真的好吗?不给皇舅打声招呼就走了,他会不会怪我们?”

秦钦懒懒而不情愿的睁开眼瞥这没出息的小子一眼,“怪又怎么样,还能追过来不成。”

顾北林有些舍不得,留恋地回头望了一眼,盛满星光的眼里流转着岁月的静好和对未来的期盼。

他正多愁善感着,突然被他那畜生变的小叔一脚踢得分不清今夕是何年。秦钦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瞅,瞅媳妇呢?给你的书你看完了吗?真以为带你出来观光赏月游山玩水的呢,仗剑走天涯这几个字不是那么好写的。以后要面对的妖魔鬼怪多的是,绝对比你以前那赏花玩扇的日子有意思得多。”

他说着看了看顾北林,问:“困不困?”

顾北林眼里有点提防,轻轻的摇了摇头。

秦钦乐上心头,大爷似的张开手臂:“过来,宽衣,你小叔我要安寝。”顾北林没说什么,只有眼里有点幽怨,他再解秦钦的腰带,离得近。秦钦一向流氓惯了,对着那白皙的脖颈就吹了口气,眼睁睁看着顾北林浑身一僵,不自然的别开,却没有推开秦钦。秦钦道:“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吹口气都要红脖子。”

他理直气壮地把顾北林推到车帘外,自己拱进蚕丝被里;“今晚守夜,练练阳刚气,用天栖第三套功法,打坐运气。”

夹杂着星光的风卷起羽车的四角流苏,异世大陆的美在夜晚展示得淋漓尽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