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贱嫁公主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者:洛玫玫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19-10-21 22:32:53 全文阅读

其中一个官差话音刚落,一群蒙面黑衣人就持刀从上面飞了下来,吓得在座的都四处逃窜。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皇甫雅等人也起身躲在了一边。

只见那群黑衣人没几下就解决了那三个官差,然后从官差衣服中拿出一些用粗布包裹着的东西后,就见其中一个黑衣人点了头,黑衣人就将门关了踢上,然后快速的撤离,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未曾发生一般。

“相公觉得他们在找什么?”

南子书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的盯着不远处早已没了气息的官差。皇甫雅轻笑的说道:“或许问一下,就知道了?”说完就看向莫白。

莫白一脸的疑惑,皇甫雅也不说,直接甩手就甩出一根针,然后领着小巧和冬梅回了房间。

经过晚上的事,三更一过,驿站也是异常的安静。

而在皇甫雅等人却精神十足的坐在了皇甫雅的房中的桌旁。

不一会儿,莫白扛着晚膳时的其中一个官差从窗户飞了进来。

只见莫白一进房间,就将尸体扔在了地上,“公子,夫人。”

南子书看了一眼皇甫雅,皇甫雅话不多说的起身查看了一下那官差脖子处出现的针孔,那是皇甫雅刚才甩刺上去的。皇甫雅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按了一下那官差脖子的穴位,从那针孔里就飞出了一根针来。

皇甫雅直接捏住了那根针,弹了一下。那官差就幽幽的转醒。

见到此,南子书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皇甫雅,果然医术惊人。

当然,这些皇甫雅自己是知道的。“问吧!”

南子书对莫白示意了一下,莫白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可是春江县的衙役?”

对陌生的皇甫雅等人,那人先是惊恐,后是闭口不答。

皇甫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怀中拿出一根香点了上去,然后对着那衙役的鼻子扫了扫。那官差本不愿意稳,可奈何皇甫雅够无耻的捏了一下官差的腋窝。疼的官差眼泪直接留了下来,最后还是没忍住的“啊”的喊了出来。这一下子,就吸了不少烟。

不一会儿,官差的眼神变得涣散。

“好了,问他吧!”皇甫雅毫不在意的说着。

南子书和莫白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就见莫白问了刚才的问题,那官差傻乎乎一般的说:“是。”

“那群黑衣人,为什么要杀你们?”

“不知道。”

“公子……”莫白问不出问题的看向南子书,南子书头皮都没抬的问:“柳月山庄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南子书皱了皱眉的看向皇甫雅,“娘子,这烟行不行啊?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他可能就是不知道啊!你,你从柳月山庄拿了什么东西?”

“虎符。”

虎符?南子书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

未明白的皇甫雅皱了皱眉,“相公,怎么了?”

“谁的虎符?”南子书没回复皇甫雅,继续问那官差。

“敬……”未说完,那官差就像蔫了的闭上了眼睛。着急的南子书走了过来,踢了踢那官差,“快说,是谁?”见官差没反应,南子书看向了皇甫雅。

皇甫雅撇了撇嘴,把了一下官差的脉象,摇了摇头,“死了。”

“他刚才不已经死过一次了,你让他说完话再死。”

“那是因为他没死的时候,本公主就刺中他的脖子,让他尚存最后一口气。本公主又不是神仙。他刚不是说什么敬吗?那是谁?”

“若我没有猜错,应该是苏山的。苏山名山,字敬。只是苏山的虎符怎么会出现在这。”

“是啊。这可是离帝都最近的一家驿站了。”莫白担忧的说道。

“可是不对啊。若是虎符,刚才黑衣人可是每个官差都搜身了,而且都搜出一块同款粗布包裹的东西。”

南子书看了一眼皇甫雅,“看来只有到了春江县才能知道真相了。”

于是几人各怀心事的各自回房休息了。

由于皇甫雅不喜欢房中有死人,便选择与南子书换房休息。

一回到房中的皇甫雅,怎么都没法入眠,察觉到自家公主无法入眠的小巧开口道:“公……小姐,是在想那官差的事吗?”

“小姐,这跟我们又没关系。小姐可以安心睡会儿吧!”

皇甫雅看了一眼沉沉睡着的冬梅,对小巧说道:“倒不是我睡不着,我怕子书定会插手虎符的事。我总觉得并不是好事。”

“小姐,这虎符到底是什么啊?”

“虎符是作为元帅调兵遣将的调令。没有虎符,是没办法调兵的。同样的,若拥有虎符,不管是谁都会拥有调兵遣将的权利。这虎符呢总有六个,父皇手中有两个,一个是龙虎符,也就是六个虎符之首。有这个,可以调令所有北杨国的兵马。一个是凤虎符,可以调令帝都的暗卫。还有四个虎符是东西南北虎符,分别对应在镇守东西南北边疆的元帅手中。春江县位于我国的南部,也就是苏山镇守的地方。若仅仅只是丢了虎符这么简单,找回来,也就罢了。最怕的是……”

“奴婢明白了。小姐是觉得这苏山怕是要造反?他要寻东西南北的虎符?”

“差不多是。我总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第二天,天蒙蒙亮。南子书为了尽快的到达春江县,就不顾皇甫雅还没睡醒,几乎是半拖半抱的将皇甫雅弄上了刚修好的马车上。

所以,皇甫雅哪怕到了第二个驿站,都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

毕竟一路上马车颠簸的厉害,幸得盘缠和干粮带的齐全,不然皇甫雅该不是饿死就是颠死,亦或者困死。

“相公,这第二个驿站你都不安排休息一下,直接这么急的赶路,我们人尚可受得了,马呢?”

南子书头也没抬的看着手中的书答道:“我竟不知道,公主也会关心马啊?”

不想跟南子书拌嘴的皇甫雅直接闭上了嘴巴。这南子书心情好的时候,怎么说他都是温温柔柔的,一句重话都不曾多说。但若是心情不悦的时候,嘴巴却是毒的很。

………………

这两天工作更换好了之后,会为了这几天的断更,进行补更和多更。感谢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