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嫡女妖娆

正文第二章 首挫黑心舅母

[更新时间] 2013-11-01 17:46:44 [字数] 3142

拿过枕边的帕子擦了擦眼泪,抬起有些苍白的脸,乌黑的眸子深幽莫名,落在墨竹脸上,剜人一般,幽幽的让人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寒悚,墨竹被她看的一哆嗦,下意识的收回手,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讨喜的话压在喉咙口,愣是不敢往外冒。?~@?!首发www.zongheng.com~~&^#

许妈妈上前两步挤开她,不满的瞪了一眼墨竹,替墨雪瞳身后垫上厚厚的耦荷色绣花大抱枕,小心的扶她靠着。?~@?!首发www.zongheng.com~~&^#

“瞳儿身子不好,怎么还让她靠着,赶紧的,还是躺着好,可不要因此伤了身子,真正的,没娘的孩子就是可怜,连身边服侍的人都是不尽心的,过两天舅母再给你配上两个丫环,把屋子里服侍的人换掉几个,也省得总出些不做事的刁奴。”玉氏见许妈妈竟然敢违逆自己的话,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眸色一厉冷笑着呵斥道。?~@?!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本来落水昏迷才醒,这会子脸色苍白,神情憔悴,显得楚楚可怜,掩去眸底的冷洌后,虚弱的抬起苍白的小脸,一脸感激的道:“舅母,瞳儿不想睡,再睡可就醒不来了!大夫也说落水醒来,不易多睡,瞳儿多谢舅母的好意,许妈妈她们服侍瞳儿很尽心,她们几个都是母亲留给瞳儿的,瞳儿可不敢随便换人。”?~@?!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是软钉子拒绝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的笑容微微一僵,细细去瞧,只见那张娇怯怯的脸上,俱是亲昵温柔的笑容,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盈动的眸子比平时清亮了些,透着让人深邃的幽黑。?~@?!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话听起来绵里藏针,怎么都不象那个懦弱胆小的墨雪瞳该说的话,照以往墨雪瞳就算反对也不敢这么当面顶她,难道说这丫头掉湖里这么一遭,发现了什么?玉氏看着墨雪瞳的目光不由又狐疑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竹,还不给舅母奉茶。”墨雪瞳假装看不到玉氏怀疑的目光,回首朝墨竹的呵斥道,眼底藏着无尽的荫翳,如针刺一般冷冰的落在墨竹身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竹听墨雪瞳说话,仿佛受了惊一般抬头,看到墨雪瞳身子靠在大抱枕上斜睨着她,一双眼深幽莫名!?~@?!首发www.zongheng.com~~&^#

那种仿佛穿透人心一样的感觉又让墨竹心一惊,不自觉瑟缩了一下,再不敢说什么,急急回身端过茶来,仓皇间脸色苍白递给玉氏,收到玉氏一个冷静的眼神才稍稍安定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索性垂首落肩的站在玉氏身后,真把自己当玉氏的丫环了,暗暗告诫自己,有夫人在,不怕!?~@?!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这时候注意力全在墨雪瞳身上,哪里关心一个丫环的心思,根本没注意墨竹送完茶后不合规矩的站到了自己身后,墨雪瞳不动声色的斜睨了墨竹一眼,也没让她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接过茶随意的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自然而然的拉过墨雪瞳的手,和蔼的拍了拍温和的笑道:“既然你不愿意,舅母自然也不能代你作了主,看看才两天不见,就虚弱成这样了,一会舅母让人给你送个人参来补补身子,可千万不能伤了本源,小女孩家家的,伤了本源可怎么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人参吗?墨雪瞳低垂下头,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眸底的郁寒冷洌!?~@?!首发www.zongheng.com~~&^#

上一世,玉氏拿来的可是一只发霉坏掉的人参,许妈妈看着根本不能用,就拿出了自己带来防备不测的一只百年人参,只不知道后来怎么被玉氏知道了,贪心想要那只人参,于是故意闹起病了,说要用好参调理身子,而府里最好的那只参又送给了她。?~@?!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不但落了个好名声,还吞了她的人参,名利双收,却是一样不拉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多谢舅母的好意,只是瞳儿自来是个福薄,那能用得起这样的好东西,只有大福气的人才能用来延年益寿的,舅母若是有心,就替瞳儿送了姨祖母吧,姨祖母的身子好了,瞳儿自然高兴,身子就会好起来,可不敢真个在这里出了事。”墨雪瞳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捏了捏自己手上的帕子,娇憨而没有机心的怯怯笑道,容色怯懦哀凄,一看就知道是个胆小好拿捏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眼角梢柳全是得意的笑,暗付自己还是太多心了,一个被遗弃的小孤女能翻得起什么浪。?~@?!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姐可别说这个,太太对您可好着哪,说这些,让太太听了伤心,小姐怎么会是福薄之人,再怎么说小姐也是辅国公的外孙女,又有谁会看轻了小姐去,真要在这府里出了事,可不得扯得太太都落埋怨。”见玉氏得意,许妈妈忍不下怒气,假借上前劝慰,特意拿辅国公府刺玉氏。?~@?!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闻言不知为何心里竟是咯噔一下,总觉得许妈妈提起辅国公府,竟有几分威慑的意思……莫不是她们真发现了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为了不露痕迹,玉氏越发的装的温和起来,冲着墨雪瞳一脸疼爱的亲热笑道:“瞳儿,怎么会是福缘深厚的人,可不能枉自菲薄了去!有什么想吃的,就关照了下人,有什么不乐意的也一定要告诉舅母,舅母可不能委屈了自己的乖侄女。”?~@?!首发www.zongheng.com~~&^#

乖侄女吗?墨雪瞳心底冷笑,笑容却越发嫣然,娇柔的小脸很是为难的抬起,咬着唇怯生生的问道:“舅母,真的有什么不乐意的都可以说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墨雪瞳咬了咬唇,颇为为难的样子,欲说还休。?~@?!首发www.zongheng.com~~&^#

“瞳儿,告诉舅母,是不是有人欺负瞳儿了,舅母一定为你做主。”玉氏再一次保证。?~@?!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竹,跪下!”听玉氏这么一说,墨雪瞳忽然猛的坐直,指着站着一边的墨竹,怒道!“舅母把墨竹带走吧,瞳儿受不起她的服侍。”?~@?!首发www.zongheng.com~~&^#

想不到她突然发难,墨竹被吓了一跳,但是仗着玉氏就在身边,也不跪下,直着脖子不服气的道:“小姐为什么让奴婢跪下,又说不要奴婢服侍,小姐落水,又关奴婢什么事,何苦拿奴婢一个不相干的丫环出气,难道以为奴婢是下人就可以这么作贱人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完捂着脸唔唔咽咽的哭了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墨雪瞳心中冷笑,环视屋内诸人,眼看着墨竹哭闹,除了许妈妈紧张的卫护着她,这屋子里的其他人竟没有一个人上前喝止!?~@?!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背主谋主,难道还不该把你送走……”墨雪瞳话未说完忽尔剧烈的咳嗽起来,捂着胸口只咳的仿佛要晕厥过去一般。?~@?!首发www.zongheng.com~~&^#

屋里一阵慌乱,谁也顾不得墨竹,独玉氏狠狠的瞪了一眼墨竹,墨竹才恍过神来,扑通一声跪在墨雪瞳面前,一直守候在大夫忙进来替她诊脉,一番折腾下来,才好容易缓过来,只是脸色比之刚才更是虚白,整个人看起来进气少,出气多,整个虚弱无比。?~@?!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夫走后,墨雪瞳就着许妈妈手中的青花瓷杯喝了一口,挣扎着冲玉氏含泪愧疚道:“劳舅母挂心,实在是落水后,身子不争气。”?~@?!首发www.zongheng.com~~&^#

喘了口气,目光转向跪在地上再不敢多吭气的墨竹,也不知哪来的气劲,忽的抓起放许妈妈手中的青花瓷杯,向墨竹砸了过去,因为气弱,青花瓷杯在墨竹前面两三步远的地方落地,摔了个粉碎。?~@?!首发www.zongheng.com~~&^#

清脆的破碎声把众人都吓了一跳。?~@?!首发www.zongheng.com~~&^#

“舅母,墨竹实是个背主谋主之……瞳儿落水就是被她所推,舅母若不信可找轩表哥一问便知……瞳儿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丫环,竟然……想置瞳儿与死地……”?~@?!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完又忍不住咳嗽起来,她百之百的相信,只要自己这么说,轩表哥一定站在自己这边!上辈子轩表哥就曾经跟自己说过这样的怀疑!?~@?!首发www.zongheng.com~~&^#

见墨雪瞳咳成这样,急的玉氏一边替她轻拍她缓气,一边厉目怒瞪向被墨雪瞳的话吓得呆滞掉的墨竹:“你个贱人,竟然敢谋害主子,来人,把她拉出去重打四十杖!”?~@?!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这是被墨雪瞳逼的,眼看得墨雪瞳气成这样,况且言语之间还特意点明墨竹谋主之事被秦玉轩看到了,事实摆在眼前,玉氏哪敢维护墨竹,这事若做的不当,就会引火烧身,一个丫环哪有胆子敢谋害主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竹见墨雪瞳咳的似是喘不过气来,又见玉氏狠厉的目光凝过来,才惊觉此事生了变,立刻慌了神,冲着玉氏哭喊着磕头!?~@?!首发www.zongheng.com~~&^#

“把嘴堵起来,拉下去。”玉氏冷厉的道,瞬间己下定决心,既然秦玉轩看到了,这个祸根她今天是怎么也不可能留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墨雪瞳半伏在绣花靠枕上,抚着咳的发疼的胸口,看着墨竹象被拖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眼底没有半丝温软,这世重生,血债血还,喉咙口血腥气涌上,仿佛前世火光冲天,鲜血披面的那个日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竹没熬过三十杖就断气了,玉氏让人把她拖了出去,又安抚了墨雪瞳两句,见她神色疲弱,却眼含热泪感激的看着自己,才放心带着人回了自己的院子,临行还关照许妈妈,墨雪瞳需要什么,就去跟她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玉氏的人一离开,墨雪瞳微合无力的眸子重新睁开,挣扎着想坐起。?~@?!首发www.zongheng.com~~&^#

“妈妈,你扶我起来,我现在必须写一封信。”墨雪瞳抬起没有半丝血色的苍白小脸道。?~@?!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城在偏远的地方,一般没什么重要的事,驿站的送信的车马,五天走一次,今天正巧是走驿马的时间,若今天没赶上,她就必须再等五天,而方姨娘派出的人算日子就快上路了,再一个五天,她等不起!?~@?!首发www.zongheng.com~~&^#

她一定要想办法尽快回京!?~@?!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