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嫡女妖娆

正文第十章 力挫虚伪庶姐

[更新时间] 2013-11-08 18:23:00 [字数] 3108

看到两边人怀疑的目光,墨雪敏己觉不好,揉着帕子,心莫名一跳,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婆子动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边两个婆子动作飞快,上来拉着车帘,用力一扯,就见蓝蒙布的车帘被重重的拉了下来,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俱瞪大了眼睛,空空如己的车子里,不由轻呼出声,这里面哪有什么杂物,竟是什么也没有,只空落落的一个车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云城远道而来,宁可让其他的丫环婆子挤成一团,却把一辆空车放在最后,大姐是认为我是蠢笨如斯吗?”墨雪瞳一直等待着这一幕,这时候悲愤的道,“还是大姐认为我这次进京,就是为了故意进城撞人,惹事生非来的,所以一过来还未看清就指证妹妹撞人的事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分明是车夫故意陷害墨家这位三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墨家大小姐的举动可就透着不寻常了,其他马车里的小姐们俱竖起耳朵边听边沉思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余众人也不再指责墨雪瞳,反而全看向墨雪敏,许多人眼里多了几分怀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也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空车厢,心里更是暗骂方姨娘蠢笨,随便在里面放几个箱子,扔些杂物也好,怎么可以让车厢空成那样,这不是明摆着让人露馅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妹……”墨雪敏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看着众人的反应,心有不甘的想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嬷嬷,这京城的律法如何?在云城,若是发生这种蒙敝圣听,当街行骗的事,破坏官家小姐名声的,会财产冲公,杖责五十的。”墨兰对沈嬷嬷眨眨眼大声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站在一边被撞伤的老者,忽然脸色紧张起来,眼睛转了两下,向旁边左顾右探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嬷嬷立刻心领神会,同样大声的回答道:“京城的律法自然比云城的更甚,天子脚下,竟然有人敢当着众人的面,行欺瞒之事,杖责五十还不够,应当还得施腐刑的,从此一家老少,只能给人使唤,再无出头之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秦的腐刑就是在脸上刺字,这脸上如果落了字,就是一辈子的罪犯,而且连子孙也落了贱籍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车夫的脸色瞬间变的刷白。另一边,撞伤的老头脸色也青一阵,白一阵,那条伤腿早不由自主的挂落在地上,细看之下,微有些哆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妹说笑了,是姐姐错了,看着象我们家的车子,想不到却是冤枉三妹了。”墨雪敏神色微动,这时候也镇定下来不再空乏的解释,亲热关怀的走过来,握着墨雪瞳的手,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轻柔的道:“三妹才来京,惹上这样的事也着实倒霉,这事闹出来,这人必然得不了好,可三妹上了公堂,别人也会说妹妹闲话,徒惹事非,还会惹父亲不高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得不用上堂,车夫和老者的脸色都稍缓,暗暗对了个眼,各有喜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是吃定自己不敢上公堂,大秦治国百年,还真没听说官家小姐不顾体面上公堂的,墨雪瞳心头冷笑,可惜今天墨雪敏是打错主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撞了人还想逃避责任,是欺大秦无法?还是这京城无刑?”一个清脆的笑声悠然传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月城的注意力在看到那辆华美马车的时候就己经集中在那里,除了方才紧盯着墨雪瞳看了会,实则大部分时间一直疑惑的打量这辆马车,这时候听得声音,脸色顿时一变,脑海中急转,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人,把人抓住送到官府,我看到了全部的过程,就替墨三小姐做个见证又如何,入公堂也算不得什么难事。”没待她反应,车里的人忽尔清越的笑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马车后面立刻出现了两个带刀的侍卫,动作飞快就往车夫和老者身边冲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躲在一边看情况的老者和车夫见势不妙,往人堆里一冲,两个人分左右方向逃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侍卫分别追了下去,但人群实在太多,一时两个人就跑没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老头跟车夫一前一后,狂奔着冲入人群,众人哪还有不明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之前跟人一起冤枉了这位千金,众人顿时义愤填膺起来,目标一致对上帮着老头和车夫的墨雪敏,这话也是越说越难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这时候只能咬牙受着,她素来心机沉深,知道今天落了下乘,这时候绝不能发火,所以仿佛没有听到众人话中的含意,依然温和亲切的对墨雪瞳道:“原来真的是有人冤枉三妹,今天都是姐姐的不是,害三妹受委屈了,三妹若是还生气,就尽管朝我发吧,我绝无怨怼,也不会跟父亲说,因为这是我该受的,咱们姐妹可不能因此生了嫌隙,一定要和睦相处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说的实诚,不但自暴缺点,还虚心认错,很能让人产生好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眼角盈盈的亲切温和笑容带了几分愧疚,怎么看都是因为自己的误会害了妹妹的好姐姐形象,一些本来暗指墨雪敏暗害自家妹子的声音低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果然不好对付,但是费心演了这么一大出戏,墨雪瞳怎么放过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姐这话,真让妹妹惭愧,是妹妹不好,也不知惹了什么人的嫉恨,竟然才进城就给妹妹下套,反误了大姐一片疼爱妹妹的心意,让大姐担心了。”墨雪敏做出这样的姿态,墨雪瞳当然也不会落后,半是委屈,半是羞愧的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姿态比墨雪敏放的更低,样子也更柔弱,加之之前的事也更让人同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群中诸人虽然不说什么,那些世家小姐,公子却是看得更清楚,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己,怎么可能惹到其他人,用相似的车子冒充,等她入城的时候撞了人又推在她车上,再想之前这个做姐姐的口口声声说帮妹妹处理事情,却没有替自家妹妹解释,分明是故意为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家还没有后院那档子事,只是想不到这个所谓才貌双全的墨家大小姐,竟然也是个表里不一,心机深沉的女子,与她一直表现在外面的温婉大方,实是不相类,一些于墨雪敏交往的小姐俱各心生警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家姐妹说那么客气做什么,三妹还是跟姐姐先回府去吧,这里人多,不是讲话的地方,在这里碰到三妹,我自然也不出去了,容大姐跟几位公子小姐告辞一下,姐姐跟三妹一起回去,父亲在家可早就等着三妹归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半是为自己开脱,又说的情真意切,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发自真心的味道,又一些路人的想法动摇起来,只觉得这位温柔的大小姐恐怕也是不知情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群中说墨雪敏事非的也有,为她辩解的人也多了起来,墨雪敏松了口气,虽然今天输了一局,但还不算太坏,等回了府再收捡这个小贱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敏说完,回身去跟几位公子小姐温和得体的一一道别,相较于之前的热情,这些世家小姐,公子俱脸色不冷不热起来,跟墨雪敏说话也有一句没一句,冷淡的很,有一些小姐甚至放下车帘,挂下车窗,爱理不理的答了一声,再不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这全是墨雪瞳之前的话引起他们的怀疑,墨雪敏嫉恨的暗中咬碎钢牙,但还是含笑有礼的一一别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围观的人见没什么可看的了,也散了开去,大路顿时通畅起来,华丽的马车前,车夫轻扬着马=鞭,似乎想开动,尤月城忽然上前两步,冲着华彩的车马拱手问道:“车里面的可是太子殿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是我,外面可是明国公世子?不知世子拦住我,有何见教?”车里的人低低而笑,清雅温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教不敢当,但殿下此次前来可是为了太后生辰?在下有些见解不知道能不能跟殿下细说?”尤月城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天色不早,待来日,我休息完后,定请世子过府一叙,此时就先免了。”马车里的人清笑声如冰玉相击,极清极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月城这次没有坚持,退后两步,拱手为礼:“那来日一定登门拜访殿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世子不必多礼,在此唤我公子既可。”马车启动,清朗温润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悠扬的琴声,琴声飘荡,仿佛是山间流泉,又若行云,说不出的高远与悠然,听到的人无不用倾慕的眼神看着渐去的马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墨雪瞳趁着墨雪敏走开,扶着墨兰的手上了马车,从车后面的小型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墨兰,墨兰掩于袖中,下了车,借着车马与旁边的马车交错之间,那本书就传进了车厢,车厢里一只女子的纤纤玉手,接住,拿起随意的翻了翻放入边上一个精美的盒子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车宽大的车厢内,一张洁净的榻上斜靠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少年,声音清润雅致,笑声如冰玉相击,极清极俊,双眼墨如点漆,正含笑拿起桌上的案卷翻看,眉宇之间自有一种悠然之态,气质仿佛天空万年不变的白云,映着初升的阳光万般瑰丽,却又仿佛古朴的水,自有一番定静和亲和,一袭月华白袍翩翩秀丽,俊颜白皙,如月皎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琴音嘎然而止,一位娇美的侍女跪着,头顶着一个精美盒子,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接过去,翻了翻,俊美无瑕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