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谋略 > 正文
第十一章 婚事,有秘密
作者:帘霜  |  字数:2230  |  更新时间:2017-02-02 09:51:43 全文阅读

“王大人,月舞这次能死里逃生,多亏了燕国公世子相救,不知道王大人能不能替月舞备份谢礼给燕世子,等回了京城后,月舞请家父一定重谢王大人。”卫月舞颇有深意的恳切问道。

她不经意间提到燕怀泾,当然是特地来点醒这位王大人的。

果然,听到燕国公世子几个字,王大人先是有些茫然,但瞬间眼睛一亮,忧愁尽去,一张大圆脸上再次笑的象朵花,忙不迭声的答应了下来,立既着人准备礼物,跟着卫月舞一起去拜访燕国公世子。

这种情景下,莫华亭就算是想阻拦,也没有立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大人跟着卫月舞离开。

于是,燕怀泾的车队里,多了一辆轻便的马车,这是王大人特地上门托付给燕国公世子,请他一路护送上京的华阳侯府的六小姐。

在马车出发前,卫月舞的一封信,悄无声息的往外祖父家送了过去……

燕公国公府的马车缓缓离开客栈的时候,莫华亭带着几个侍卫在一处高坡上站着,目光远远的落在最后那辆马车上,眉头紧锁,眼眸微微眯起,透着几分阴冷。

袍袖里的手紧紧握着一个不大的盒子,因为用力,掌心己凝结了汗,就是因为这盒子里的物件,这婚,他不能退,卫月舞可以死,但不能由自己出面退婚!

如果,这盒子里的物件所牵扯到的事是真实的,和卫月舞退婚这事,就可能是灭顶之灾,但到现在,他其实一直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可莫华亭向来谨慎,既便只是猜疑,也不敢拿自己的前程来赌。

这一把,赌不起!

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关乎整个王朝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还会影响到自己的秘密!

可是,这会是真的吗……

燕国公府的马车消失在路口后,莫华亭这才急匆匆的带着人回京,抢在了燕国公世子队伍的前面,而后也没有回自己的靖远侯府,直接约了华阳侯府的二小姐卫艳,在外面的一个酒楼里偷偷会了面。

莫华亭和卫艳两个匆匆会了面之后,并没有停留多久,便各自离开了。

“母亲,怎么办?那个贱丫头命这么大,居然平安的进京了。”华阳侯府二房夫人李氏的院子里,长相明丽的卫艳,拧着一块绣着精美图案的大红色帕子,气急败坏的道。

只要一想到卫月舞竟然没死,卫艳就气的想吐血。

“靖远侯怎么说?”李氏眼神稍闪,神色莫辩,半响才皱着眉问道。

“他说那个又丑又贱的丫头,现在跟燕国公世子在一处,一时不便动手,但是进了城必然会分开,如果能趁着这个时候,把那个贱丫头给杀了,别人也查不到我们府里。”卫月舞咬着牙恨声道。

“靖远侯自己为什么不动手?”李氏脸色沉冷,半响才在卫艳不耐烦的催促下缓缓的问道。

“他说他之前己经动过手了,而且那个贱丫头牙尖嘴利的很,竟然让人怀疑到他身上,所以现在他什么也不能做,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母亲,这一次我一定要她死。”卫艳从牙缝里恶狠狠的挤出一句话。

“闭嘴!”李氏突然脸色一沉,眸底冰霜凝结,厉声喝道。

卫艳一愣,她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这么喝斥自己,不由呆呆的望着李氏,一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你可知今日你错在什么地方?”李氏气的脸色铁青,“你是华阳侯府最尊贵的小姐,却去跟个不得宠的丫头硬碰硬,你让母亲怎么跟你讲,靖远侯既然有意思娶你,这事就得他去做,你又何必沾手,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可是华亭他动过手了,又被那个贱丫头引的人怀疑,这时候不便动手。”卫艳不服气的解释道。

“傻丫头,你怎么那么傻啊,他纵然己经引起了那个贱丫头的怀疑又如何?只要他把那个贱丫头给处理干净了,谁也查不到他身上,而且他是男人,动起手来,不比你一个内院闺秀,方便多吗?”

李氏气怒道。

“母亲,可现在我己经答应了华亭了,他那边也在等我的好消息,要是失了这个时机,让那个贱丫头平安进府,女儿就麻烦了,听说那个贱丫头,牙尖嘴利的很,到时候不得跟祖母说什么难听的话。”卫艳急的直跺脚,想起莫华亭对她殷切含情的目光,就觉得必须帮莫华亭把这事办了。

说到这点,李氏也头痛不己,原以为只是一个逃得性命的不起眼的小丫头而己,想不到现在居然要翻起大浪花了。

见李氏不语,卫艳越发的不忿,眼珠子转了转,对李氏下了一剂狠药:“母亲,你要是再不应充,我就去找大姐帮忙。”

她知道母亲固然疼爱自己,但是最在意的还是自家大姐,南安王府的世子妃。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这事别麻烦你大姐,我会跟你舅舅商量的。”李氏终于不再冷静,眉毛往上竖起,气急败坏的道。

那个贱丫头的确是留不得,留来留去终究是个祸害,当初还没想好怎么解决掉她,她就被送走了,现在既然来了,还是早早的处置了,趁着她这会还没到华阳侯府上,出了事,也怪不得自己身上。

京城己经远远在望了,据说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到京城了。

“金铃,替我把这个送给燕世子。”卫月舞慎重从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眸光凝定,仔细看了一下,轻叹一声,然后才递给了金铃。

这是一枚普通的方戒,没有半点出色的地方,但卫月舞清楚的知道,这是一枚精致的私章,戒指正面,有一个正方形的小小的凸起,并没有镶嵌任何宝石,上面有一些细微的条纹,看起来象是一些雕在上面的花纹。

如果把戒指的正面按在红色的印油中,再在白纸上按下,就可以看到字体。

这是卫月舞生母留给她的,因为戴在手上,所以才能够在那场劫杀中保存下来。

这时候取出来,当然因为对燕怀泾有所求!

在卫月舞心中,这不只一枚信物,还是她生母的遗物,但现在再难舍也必须舍出去,京城等着她的是龙潭虎穴……

金铃看卫月舞如此慎重的取下戒指,连忙点头应下,小心的接过卫月舞的戒指,下了马车,往前面的马车送过去。

稍稍过了一会,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卫月舞能感应到外面侍卫的马,整齐划一的停步,而后是一片森严的寂静,就在这片寂静中,听见一个悠然,清朗的声音:“请卫六小姐下马车,休息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