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棺人,请抱紧我 > 正文
第二章 不眠之夜
作者:小喵星人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2019-06-04 00:43:34 全文阅读

从酷饮走出,已经临近深夜,安雅喝的有些半醉,有些放心不下一直跟着她走到接头,谷宇他们也说有事已经走了,只剩下刚才与我唱歌的韶寻默默的走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

安雅瞟了一眼,便拿起电话打通了她丈夫李奕:“老公,今天夕夕回来,聚会晚了些。”又接着说道:“老公~这里黑乎乎的,还有点冷,你舍得我这么冻着吗?要不,你来夜市这边接我吧!我在这里等你!”

说罢,安雅笑着看了我一眼,在我耳边轻声微语到:“我走了,你们慢慢聊。你可别辜负我。”

看着安雅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她安全的被她老公接走,我才有了些许安心。

我和韶寻有些尴尬的走在路边,身上不禁的也打了一阵寒颤,打了个喷嚏 。

唉!安雅可走了,我怎么办?留这么一个死木头在我身边,还在这里让我吹凉风,没他我现在怕是要都回去了。

忽然,肩头有轻微重物落下,目光轻轻一侧,看到韶寻将他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的身上。

韶寻说道:“有些冷了,天气也有些阴潮,怕是马上要下雨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我连忙摆手说着:“不!不!太麻烦你了,我家不远,我可以自己回去的,你不是说马上要下雨了?”说着,将外套从身上拿下,说着:“外套你快穿上吧,淋湿了会生病的。”

韶寻嘴角轻轻一勾,眼神愈发深邃,不禁让我害羞的低下头去,只见韶寻在说话间,又将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说着:“倘若你生病,又怎么去照顾你的病人呢?还是穿上吧!”

韶寻看着我身侧,指了指,又复说道:“车在那边,等我。”

我刚要拒绝,韶寻便机会也不给的转身。罢了,罢了。总之现在天空零零散散的已经在飘雨了,免费的车,不坐白不坐。他若敢对我作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跳车便是。

看着韶寻的车,总觉得哪里奇奇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车子的颜色不似寻常宝马高贵,却是暗暗的透着些过分的漆黑。

坐在副驾驶座,手紧紧握着安全带,顿时车里的气氛尴尬极了,想一块南极超冷的冰块放在怀里一般,坐也不是,伸手也不是,总之作什么都不合时宜。

韶寻将车子开的愈发的慢了,说是想与我多聊聊。可笑,现在我恨不得立马下车,要不是看在安雅的面子上,外带这里出奇的一辆车都没有,怎么会在你车上做这么久?

韶寻开口说道:“现在可以介绍一下你了吗?”

我回答道:“刚才,不是在酷饮介绍过了吗?怎么?你没听清楚吗?”

韶寻邪魅的一笑,只听得:“哎呀!我还真是没听清楚,所以你就给我......一个人在介绍一下呗?”

听着韶寻说话不着调的语气,下意识的给了他一巴掌,手停在半空中,有些生气的说着:“我......我可是好人家的女孩,像你这种集团总裁,还是别打我这种土丫头的主意了。”

说罢,韶寻猛然的踩了一脚急刹车,有安全带作用,我只是向前倾了一下,韶寻脸色微变,浅浅的深呼吸说道:“你怎么直到我是集团总裁的?”

我微微扶额,轻蔑的看着他嘴角勾了勾,说道:“在我刚才把你的外套从我肩上脱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你的西服外套是阿玛尼最新限量版,鞋也是时下奢饰品中不可多得精品,能有这样的穿戴,不是集团总裁就是暴发户的土二代!”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没有说出口,那就是他的名字:韶寻!韶寻这个名字我记得我在那篇报道上看到过,依稀记得上面是说他是锋云集团的现任总裁,起初还有疑虑,不过现在从他的穿戴,完完全全的打消了我的疑虑。同时,这也是我发自内心排斥他的原因。

韶寻听完后,只是出声大笑了几下,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还是一直让我在此重新介绍自己。

我便看着车窗外,轻声说道:“我叫颜夕夕,今年虚岁二十一,是蓝天医院急诊科的护士,我家就在前面一拐弯,还有要问的吗?”

韶寻话赶话的接着说道:“有!你的电话号码!”

我没有在理他,只是在他的手机上胡乱输了一个号码,便丢到一旁。

雨停下了,车子也到达了目的地,再关上车门的一刹那,韶寻对着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了!左右是他送我回来的,还是要谢一声的。

当我转过身,却发现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才短短的一刹那,韶寻的车子便没了踪影,我才刚刚转过身而已,他就不见了。短短几秒钟连汽车尾灯都看不到,甚至是在不知不觉间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也不见了。

算了,这个人神出鬼没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总之今天之后,在见着他怕是难咯!

“啊!怎么可以!居然停电?我这潮的不得了衣服怎么办?”无限沮丧的关上门,慢慢走着,将包外套一些零散的东西一把扔到沙发上,摸着进了卧室。

因为身上的衣服都潮潮的,便脱了衣服连睡衣都没换就匆匆躺下了。

睡不着啊!睡不着!今天这是怎么了?总觉得有人站在背后似的,阴森森的。不会的!想必是今天精神太紧张的缘故吧!停电了,热水器总该是好得吧?晒了一天了,不信没有半点热水!

于是,我又摸着黑慢慢挪向了卫生间,打开开关,热水顺势从浴头花洒上洒了下来。

咚......

“谁?”连忙一把关了开关,静静听着门外。

听了半响,什么都没听到,才觉得是自己听错了。深呼了一口气,摸着将水龙头打开,这次的水有些粘乎乎的,温度也没有那般的热,那感觉就像是人的体温一样,那水慢慢的从额头滑落到嘴角、鼻尖,一股浓重血腥味直达脑门,带着咸味的嘴角,将胃内所有容物尽数吐在了马桶上。

那种感觉在这一刻更觉得清晰了些,甚至是感觉到我背后有一双手或者一双腿正紧紧挨着我。我的家里怎么会有别人?

此时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催动下,便什么也不管不顾的奔向卧室,用被子蒙着头不敢露出半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