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智慧
作者:晨疏影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18-03-23 22:13:10 全文阅读

  伙计这才松了一口气,“掌柜的,这就是女侠说的坏人吗?”

  “应该是,错不了,我提起女侠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明明是认识的,不少人还面露仇恨的样子,依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他们肯定是仇人,咱们拖住他们逃走,肯定没错。”

  “掌柜的你太神了,咱们的特制的神水,这下派上大用处了。”

  掌柜的自得的摸着胡子,“还用银针试探,用鼻子闻,他们能闻出我的配方?”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我看他们的样子,肯定是往东边逃跑的,咱们往西边却,就能躲过他们,掌柜的我呀,带你去城里住几天。”

  两人开开心心的往西去了,可怜店里的人,吃完了面,还没吃太饱,到厨房一看,两个人都不见了,大惊失色,众人找了一圈,发现骡子车也不见了,直觉他们跑了。

  几个护卫正要追上去杀人灭口,崔月阻止了,“不用去了,咱们已经耽搁了一些时间,说不定后面的人就快追上了,就算他们俩命大吧,咱们只要再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就能回去了。”

  护卫默默收起刀,也顾不得出气的问题了,护送公子赶路要紧。

  正欲出发的时候,护卫却突然肚子疼,不说还好,一说都疼起来了,争先恐后的跑向茅房,只有崔月有心事,又吃不下这样粗糙的食物,吃的少些,尚能忍住。

  哪里还不知道现在是被人算计了,没想到没有毒药,没有蒙汗药,却是泻药,看着人仰马翻的众人,崔月恨道,“谢姊颜,肯定是你教唆的,若是我崔月能回国,他日一定要带人踏平楚国,踏平谢家。”

  却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先侵犯了谁。

  众人想赶快赶路,人尚且能忍,那畜牲却不能忍,哪里料到,连马都拉肚子了。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一行人,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马上就要看到希望,居然栽在了两个小人物手里。

  大护卫迅速冷静下来,“公子,事已至此,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我们就在此等待后面的人,为你阻挡一时,你独自一人,也是好事,能躲避追查和埋伏。”

  “是啊,公子,你走吧,我们为你拖延。”

  崔月双手紧握,不肯说话。

  先前劝他让自己等人修整的护卫站出来,跪在他面前,“公子,是我的错,不改劝你停留,你走吧,您让我们吃了最后一顿饱饭,我们为您出生入死,是应该的,不要辜负了张义大人安排的那么多牺牲的人啊。”

  崔月向众人抱拳一礼,忍着腹中丝丝痛意,转身离去,眼中含着泪水,谢姊颜,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拉肚子最狠的就是脱水无力,大护卫带着他们,从井里打出井水,没人和一肚子水,快些将毒素排出,就能有多一丝力气,一群人,默默喝着碗中的凉水,然后不停的跑茅房。

  明知是死,还是这么没有尊严的,因为拉肚子而死,却没有一丝害怕,只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终将是英雄。

  大护卫端着水,喝的豪气干云,“兄弟们,生死关头了,可惜没有酒,我以水代酒,敬各位赤胆忠心,视死如归。”

  伴随着阵阵肚子咕噜噜的叫声“赤胆忠心,视死如归。”

  掌柜的两人,坐着骡子车,壮实的年轻骡子,就是跑的快,都有普通的马儿快了。

  两人突然听到大批的马蹄声,远处一队人马快速奔驰而来。待近了,二人才认出是和女侠一起的少侠带着人,想必是来追那一伙儿人的。

  连忙叫住他们,天沉二人也认出他们,“掌柜的,怎么了?”

  “少侠可是在追一群人?”

  “你们见过?”

  伙计得意道“见过,我和掌柜的,还把他们都撂倒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一老一少,怎么撂倒一群穷凶极恶的恶人“你们俩怎么会撂倒他们。”

  掌柜的开口解释道“我看他们一队人,里面有人说话,虽然是我大楚的官话,语气到像是我以前听过的商国来的商人的,而且气质不凡,却装作普通人,就怀疑这一伙人是女侠说过的坏人,后来我拿女侠一行人来过的事试探他们,发现他们很多人脸色变了,一副愤恨的样子,我就确定了。”

  说到这里,颇有些自得“女侠提醒过我们之后,我就把存着的上好的巴豆,和酱汁一起,熬成浓汁,效果非常好,我这里偏僻,遇到的人不一定都是好人,所以一直准备着这个独家秘方,毒药能试,蒙汗药能闻,我这个可闻不出来,他们现在估计手忙脚乱,跑不了的。”

  众人不得不佩服,哪怕一个普通人,总有他的一套法子,轻易就能破了别人的千般防备。

  天沉虽然心情沉重,听了这个,也不由得笑了,掏出一千两银票,递给掌柜的,掌柜的不要,天沉道“你们二位是捉拿奸细的功臣这是你们应得的,他们可能还有同伙你们不要张扬此事,小心报复,带着银子,好好的躲些日子。”

  掌柜的才小心的接了银子,收好,又从包袱里掏出一包油纸包的牛肉干,“少侠帮我把这个带给女侠,我看她心里难过,希望她能快些振作起来,等你去找她了,告诉她,我们一直守在这儿,让她以后有机会,再来吃面。”

  天沉接过肉干,谢过掌柜。

  贺州见气氛有些不对,就插科打诨道,“掌柜的,你这不会也是加了料的吧,要是这样,小言肯定会回来找你的,哈哈。”

  “怎么会,少侠保重,我们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往我们店里去就好。”

  两方别过,天沉嘱咐大家不要宣扬此时免得给掌柜二人带来灾祸。

  一行人赶到客店,只见那些人,严阵以待,天沉身后的人,仔细打量一番,走到进前说道“没有那个头儿,他们可能想拼死阻拦我们,让那人逃走。”

  天沉点点头,侧过身,让贺州带上人去追,一定要追到。

  见这些人正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要不是知道他们想要侵吞楚国的计划,恐怕都要为他们而感动了。

  废话不多说,双方人马缠斗一起,不对,应该是护卫那边单方面拼死反抗,若不是想抓活口,这些人哪里还要动手的机会。

  天沉站在战局外观察着,见一个重伤的护卫想要咬破嘴里的毒囊,身形一闪,一脚踢碎他的下巴,毒囊飞出,其它人趁机,制住他,这样制住了有一半的人,见差不多了,便下令,直接除了这些人。

  天沉亲自制住大护卫,将他们捆住,天沉问道,“刺杀谢渊,是不是你们策划的。”

  “是又如何,那药无药可解,就算他现在没死,再过几天还是要死的,就等着给谢渊收尸吧,哈哈哈”

  天沉冷笑,目光如刀,恨不能把这些人千刀万剐,伸手搭在那人肩膀上,内力涌出 那人痛苦大叫,“很好,你就笑吧,很快你们就笑不出来了,你们拼死保护不过是笑话,你以为那个人逃的掉?”

  这么久相处以来,众人从未见过天沉发狠的样子,现在见了,总算知道他们江湖上的名头是哪来的了,据说还和小姐一起,屠了个几百匪徒的匪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像他们平时看到的那样无害。

  待天沉松手之后,那人的胳膊,已经像是软面团一样了,筋骨尽碎。

  饶是一些汉子,看了也不禁恶寒。

  有个将士小声说道“听说小姐也是这样捏碎了刺杀她父亲的人的胳膊。”

  果然是天生一对啊,不得不说,这位暮少侠,有的地方真的和小姐很像啊。

  贺州带人一路向东追去,路上没什么遮挡物,崔月又没有骑马,身体又不适,自然跑不快,众人分散出去搜,往东渐渐有几颗树了,渐渐的有些繁茂。

  贺州打马慢跑,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走过一棵树下,突然右手拔刀向后挡住,只见崔月手握一只匕首,从路旁的枝叶繁茂的大树上冲下,她本来想先躲着,可是看到他们分开行动,就动了抢一匹马的心思。

  贺州路过时就感觉到了崔月的气息,感受到淡淡的杀气,就猜到崔月的想法,只是按捺不动,待他出手。

  谁知路过的却是贺州,贺州武功虽稍稍不如谢暮二人,也算是少有敌手了,饶是崔月不弱,也没在贺州单刀的情况下走过十招。

  见情况不对,崔月反手甩出袖中的毒针,贺州左手也拔出刀,只听叮叮几声,尽数挡下,贺州手持双刀,崔月难敌,一个恍惚,贺州右手的短刀,已经刺入她的左肩,双腿蓄力,狠狠两腿鞭去,崔月不堪内力,口吐鲜血,制住崔月,取来绳子,将他帮助,这才发现,她居然是个女人,不过小言的仇人,就是自己的仇人,反正也是要死的,管它男女呢。

  掰开她的下巴,取出毒囊“小爷我要是不是看着你还有用,早就结果了你了。”

  崔月不甘的瞪着贺州,眼中满是仇恨,咬牙切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