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巫女穿越事件簿 > 正文
星月夜,星月夜,梦幻又迷醉
作者:暖萸  |  字数:4500  |  更新时间:2020-05-23 23:13:19 全文阅读

“要巧克力的,还是香草的?”

“嗯?渺渺?”

“渺渺?”

“啊,我......”苏舜总算把我的魂唤回来,我看着拿着两个雪糕杯的他,感觉自己有些蒙,好一会儿,才冒出几个字“都可以。”

“那巧克力?女生是不是都喜欢吃巧克力。”苏舜把雪糕递给我,还有一个木勺子。

我打开雪糕盖子,在炎热天气里已经开始有点融化了,“这个,喜欢巧克力或者其他什么食物和性别无关吧,不过只是女生爱表达自己对食物的喜好而已,然后因为雪糕和甜品很多都是很漂亮的,要是买来吃,肯定又先要让相机想吃,大概这样就让大家觉得女生都喜欢甜食,尤其巧克力吧。”

我挖了一口雪糕,甜甜的冰霜香味扩散着,“然后很少见男生表达自己的喜好和软弱,嗯...”,巧克力雪糕在我嘴里蔓延开甜甜冰冰的爽快,“不过男生倒是经常表达自己对游戏的爱好,可能是因为要找到同好者一起玩吧。”

我又吃了一口雪糕,甜度在口腔的程度越发剧烈,甚至有点口渴了。“不过男生女生也好,里面也有不喜欢吃巧克力的,里面也有不喜欢打游戏的吧。”

“所以总觉得不该加男生喜欢这个,女生喜欢这个这种类型的标签呢,当然,我本人是很喜欢吃巧克力的。”虽然我一直叽叽喳喳的,但是雪糕还是被我吃了大半杯。

苏舜一口一口尝着雪糕,显然不是我狼吞虎咽的风格,“这样看来,我好像问的问题撞枪口了哈哈哈哈~”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突然有点不知道怎样回答。

“这样啊,那我直接问,渺渺喜欢巧克力吗?会不会更好?”苏舜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深蓝色之中点缀着浩瀚星尘的花纹,很是好看,虽然也有一些英文字符,但是没有任何违和感,“前几天聊了一个新的供应商,是黑巧克力,这是一点样品,想要试试吗?”

“给我的吗?”因为看见那个盒子很好看,然后又听他说要给我,我不自觉兴奋起来,“那盒子也能给我吗?”

“嗯?盒子?”苏舜这个小朋友表示有很多问号。

“因为盒子很好看啊?”我老实地交代着,“我很喜欢好看的盒子的,虽然这是纸盒子,但是这配色太赞了。要是上架出售的话,就算没有吃过的人,可能也会想要买回去试试呢?”

“你这脑回路我倒没想到,来,巧克力给你,盒子也是你的,要是喜欢,回头我买多一点回来。”

“嗯嗯,摆满整个货架肯定很好看,盒子样子都那么赞了,配套的广告物料肯定更好看。”

“小姐,这都还没吃过呢,你就想进货,亏本了怎么办?”苏舜无奈地笑着。

“啊,也是哦,那我们先尝尝。”我观察着盒子,想要找到一个安全打开盒子不破坏外表的方法,这是一个正方体形状,不像是一般盒子那样开,而是顶部中央有着锯齿纹痕迹,是要撕开这条小纸条才能从打开盒子呢。

“要不这个你就先拿回去,等什么时候想吃了再打开。”苏舜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

“可是你不是说要试味道,决定要不要进货的吗?”

“供货商给我的当然不止一盒,店里还有呢,明天可以和小橙大家一起试,这个事情也不急,可以慢慢来。”苏舜耐心地和我解释着。

“那这个就是我的咯。”我开心地笑起来。

苏舜点点头。“好啦,我们既然鬼屋都挑战成功了,下一个要不要试试云霄飞车,还有海盗船,那边好像还有碰碰车呢!”

被小礼物哄上云霄飞车的我,喊得像一个鬼一样,留海也全部被吹起来啦,我也无力顾及,而苏舜却开怀大笑着,似乎很享受。

来不及整理头发,苏舜又拖着我上了海盗船,一开始还缓慢地稍微左右摇摆,然后渐渐地幅度大起来,到了半空中,接下来瞬间往下倒回去,心脏跳得剧烈,我又开始鬼哭狼嚎起来,死死捉着苏舜的手像是捉着救命稻草一样。

刺激的冒险一连接一连,我们已经在碰碰车车场,我紧握着方向盘,暗暗想着要报仇,随着工作人员鸣响空枪,场地里的车摩擦地面的声音,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而我一直往后退,盘算着要撞上苏舜蓝色车尾的轨迹,好的,全速出发,冲鸭。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结果苏舜一个闪避,避开了我的攻击,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接着一个拐弯,撞上了我。

“苏舜,我不会放过你的。”屡败屡战的我又再次出发。

“来鸭,我就在这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十分开心。

几个回合下来各有胜负,撞击的感觉虽然有点痛,但是我们脸上的笑容都灿烂得不行。

或许游乐园会让大人变回小孩子吧。

夕阳开始把天空切换成橙色模式,游乐园璀璨的灯开始亮起,我们坐在纪念品店前的长凳,喝着冰阔落,摇摇可乐杯,冰块碰撞的声音和游乐园的欢笑声特别融洽。

“啊,好累哦,但是好好玩哦。”我用力地吸了一口冰可乐,简直舒服。

“所以呀,我们要多来团建。”苏舜也用力地吸了一口冰可乐。“傍晚的天空特别魔幻呢。”他望着橙色天空的云,夕阳的颜色为他也镀上了柔和的光辉,那种暖色调让他的笑容特别安心。

“好像有个说法,傍晚时候,叫做黄昏晓。这时候各种鬼怪精灵都会开始出来游行,很容易就能看到魔幻的景象呢。”

“听你这么说,感觉更加奇妙了,感觉像是在做梦,所有东西都很好看。”苏舜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我望着他眯着眼看着夕阳的云霞,我也跟随他的目光望去,橙色模式已经开始像紫色模式转换,趋势是蓝黑色的夜景模式,现在是魔幻交接时刻,所有的色彩都奇妙的融合了。

路灯也晕染开温暖的颜色,映衬着璀璨明亮的精品店,旁边的小道几个游人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然后是,

“诶,那边那个是什么?”,我指着小道尽头的紫色帐篷, 帐篷旁还站着一个霓虹灯牌,我抬了抬眼镜调整位置想要看清霓虹灯上的字,但是我的近视似乎又加深了,加之在淡淡夜色里,灯光熏染模糊着。

苏舜望向我指着的方向,“那是占卜的地方哦,叫做妙妙屋,和你倒是很配,渺渺,妙妙,分不清哈哈哈。”

“什么东西嘛,怎么又扯上我了,”我盯着那灯牌,上面字的轮廓好像的确是‘妙妙’字样,玫红色的光芒迷离着,好像磁铁一样,让人想要靠近。“那占卜的地方又是什么意思?”

“妙妙屋里有占卜的游戏,塔罗牌占星什么的,水晶球预知什么的。”

“原来是西方占星术啊!现代人好像很喜欢这种游戏呢,似是而非的,占卜结果似是而非的,怎样解读都行。”恍然间我想起了那个为我占星的女人,一层幽幽的奇异感觉开始涌上心头。

一时我望着那个妙妙屋灯牌失了神。

“渺渺?渺渺?”苏舜的声音让我稍稍抽离了一点,我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感觉他的脸很朦胧,忽远忽近的,我闭上眼轻轻晃头,想把那种迷幻甩去。

“可能玩了一天有点犯累呢。”我扬起了嘴角做出微笑的弧度,像是假人一样,“很多人只知道甲骨文,其实龟甲上记载的最先是占卜,”不知怎的,我开始说起奇怪的话来,苏舜也没有打断我,他安静着,夜风也凝固着。

“以前的人敬畏鬼神,遇到什么事情都想要请示一下上天,是否会下雨,是否去征战,是凶是吉,于是他们拿着牛羊骨头或者龟甲,在背面用凿子凿出圆形的痕迹,然后焚烧这些骨头,烧”。

我仿佛在虚空中看见火焰,火焰里是剧烈收缩的龟甲,我伸出手像是在触碰抚摸那些火焰一样,“烧啊烧,然后这些骨的正面就会裂开,冷却之后会有各异的裂纹,占卜的人开始对这些裂纹做解读,不同的裂纹就是上天给予的不同的指示。”

“那对照说明书是什么?塔罗牌每张牌都有含义,那这些骨头的裂痕也有说明书吗?”

“说明书也是人做出来的,掌握天命的人希望怎样解读,制作的说明书就会怎样,好像说夏代有五种火灼卜骨的兆像,都是很基本的天气预报,怎样的裂痕是要下雨,是要停雨,是要天晴,是要有雾,是要有雷电。”

我看着我的手掌,总像握拥着那些裂痕一般,那些裂痕散发的灼烧的气味似有似无,“会出现坼纹吗?出现多少了呢?长短纵横是怎样的呢,这些就是兆象,对照着说明书来解读这些兆象,然后根据这些就去决定事情的可能性呢。

“最后要把占卜文字收藏起来,留待验证,验证过后又要记录一番。如此循环仿佛,说明书越来越完善,这个游戏也越来越精确了。”

“卜骨术出现与于原始社会晚期,夏代不断发展,到了商代,从考古出土的卜骨数量来看,这一时期卜骨数量很多,而且骨料选材广泛,甚至占卜的骨料也是整治过的,可以看出他们似乎遇事必卜呢。”

我望着我空空如也的手掌,刚刚的火焰幻象似乎随着我的话毕而消失了,像是做了一场梦,又开始了,这种感觉。

“感觉好奇妙,虽然我们不能卜骨了,但是去妙妙屋里看看也不错,要去吗?”苏舜在安静中捡起了话头。

我望着那个妙妙屋,无法拒绝,点了点头。

苏舜为我掀开了帐篷的紫色幕布,丝绒一般的质感,沉稳中似乎还能漫反射霓虹灯的光芒,冰冷的空调吹拂着我的脸,一个穿着女巫经典黑裙的女人抬起了头,我愣住了。

“好久不见。”她的口红颜色是复古正红,在美式吊灯照射下,诡异微妙,那是雨天夜晚经常到店里喝咖啡的女人。

“好久不见。”身边的苏舜礼貌地回应。

我一时愣住了,半晌,才发出了声音“你们认识?”

“葵月女士是我们店的老会员。”

“难怪,我说怎么你也有这个app。”

葵月只是优雅地笑着,笑容里似乎就回答了许多,但又好像有很多秘密。

葵月并不是社会标准审美的女性,但是她的眉梢眼角,她的嘴唇弧度,她的语气,她的动作,仿佛练了千万次一般地让人觉得典雅沉稳,比起美丽,这种感觉透入灵魂,更加动人心魄。

“倒是巧了,今天能遇上,免费占一次吧。不过。”葵月停顿了一下,手轻轻抚了下水晶球,里面似乎有蓝色微弱闪电窜动,“你们已经分别占过了呢。”

冷气吹得我脖子发冷,墙上挂着的时钟滴答滴答着,钟的形状是一只黑猫,钟摆是猫尾巴,不停的摇摆着,我被吸引着,总觉得这只猫会回过头来喵一下。

“那就为你们二人而占一次。”她露出了略显调皮的笑容,好像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诶?什么意思。我们?”我目光从猫尾巴钟摆处流转回她的如夜色般的眼睛。

“挺好玩的,渺渺要试一下吗?”苏舜的眼光流转到我这里,我回应上,他的眼里闪烁着我疑惑的样子,这个屋子的灯光为何如此奇妙,真妙妙屋了。

渺渺,妙妙,分不清呢,苏舜眼里的人是谁呢?

我半天没有出声。

“等你想好了可以来找我,不过仅限周末,平时不是我。”说着葵月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小本子,撕下来一张,“来,这是占卜券。欢迎届时兑换。”

苏舜接下了那种紫色的券,上面便是和外面灯牌的字样,霓虹闪烁‘妙妙屋’。‘世界真细小小小,世界确是妙妙妙。’

我趴在我白色的书桌上,看着蓝色的巧克力盒子发呆,真是好看呢。

我吃了一口樱花味薯片,开始刷起be with you 里像微信朋友圈一样的社交界面‘我的世界’

小橙:‘小学生快去做作业,别妨碍爷开黑。’配了一个熊猫头。

TAMAMA :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做什么?’配图一张灯火珊阑的集市,那光影拍摄得让我忍不住点了一个赞,这是通过佛系匹配功能匹配到的沙雕网友,估计是因为我们昵称一样才匹配到的吧。虽然佛系匹配后从来没有说过话,但点赞这种社交礼仪,还是比较稳妥的。

葵月;‘营业中’,配图妙妙屋里面那只猫的时钟。我点了一个赞。

KERORO: ‘CHEERS’,配图共同举杯在魔幻夕阳云霞下的两杯冰阔落,云霞下的精品店点缀着温暖的光亮。标准点赞,脸上笑容满满

我:‘星月夜,星月夜,梦幻又迷醉。’加上一张在摩天轮上拍摄的月亮和游乐园。

发送成功之后,我打开相册,看着另外一张照片,那是我趁着苏舜在看外面夜景的时候,举起手机装模作样拍摄外面,其实却是调到了自拍模式的前置镜头。然后偷拍的照片。

我调整角度和表情,我的头似乎就轻轻靠在他肩膀一样,我的笑容又是那么的甜。

咔嚓,这一刻永久保存。

留住温柔和生命的温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