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恋恋不忘:男票很壕很纯情

正文第二章 朋友的背板(更改)

[更新时间] 2018-12-21 21:39:07 [字数] 3030

只看表面就能知道,这个本子是精心挑选的,并且它的主人对待它,爱护有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翻开第一页,娟秀干净的字体排列在页面中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活充满美好,望自己成为更好的人。林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记里记录的大部分都是生活中的小情绪和青葱少女对未来的无限期许,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内心柔软、对生活充满希望和热情的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往后翻,大概都是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有一个名字,吸引了林阳的注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阳阳,出来吃饭了。”黎昕在客厅呼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放下手中的日记本,出去到餐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菜一汤,有荤有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黎昕将一碗刚盛好的粥放在林阳桌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碗里冒出的热气,林阳舀起一勺。和想象中一样的味道,温暖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专业的扮演着,直到晚餐结束,林煜城和黎昕都没有发现女儿的变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收拾好书包,满脸黑线的出了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上起床,林阳惺忪着双眼去卫生间,摸了半天没摸到自己的‘兄弟’。一股寒意从脚后跟窜到头顶,瞬间清醒。尼玛他现在是个女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耐他如何纠结,最终还是败给了尿意。清理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是个猥琐的变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照着记忆,林阳找到自己的班级和座位。但眼前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学校之前,林阳想法一直是好好学习不惹事,保持原主的性格慢慢转变。但是现在,他要是忍他就不是个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该整整齐齐放在桌子里的书全部被扔在地上,甚至还被踩了好几脚。桌子表面全是用颜料写上的骂人的话,桌子里面更不用说,塞满了垃圾,站在半米外都能闻到那股酸臭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从垃圾桶旁找到了已经被砸散架的椅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校园霸凌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如此让人恶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心里充满了怒火。周围的同班同学,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怒不可遏,无需再忍。林阳猛地将桌子踹翻,垃圾从桌子里流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环视整个教室的人,声音冰冷。“欺负人的游戏这么好玩,怎么不敢正大光明的出来玩。仗着未成年干这么恶心的事,真当自己是拯救世界的勇士了?知道傻逼和中二是什么区别吗,回家对着镜子照照自己,别尼玛脑子有病还整天自我感觉良好。脑残是病要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骂完并不解气,今天这事绝对不能简简单单地解决。犯错后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轻描淡写算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环胸站在自己的座位旁,她也不收拾东西,就只是站在那里。班里的学生都将注意力放在她那里,但是谁也不敢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予衡和那些经常欺负‘林阳’的人,此刻内心情绪复杂,震惊、害怕,以及轻视,就像一杯味道怪异的鸡尾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老师抱着教材和往常一样在上课之前走到教室,但是今天她却隐约感到怪异,平常教室不会这样安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走上讲台,刚想让同学们掏出课本。却发现有一个人站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你怎么不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有人竖着耳朵,默不作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该怎么坐?”齐老师疑问地走下讲台。满地书籍和垃圾,走近后桌子上入目全是辱骂的话,愤怒瞬间被激起。齐老师沉声怒喝:“这到底是谁干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在她的怒火之下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发出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承认是吗?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严查,查出来的这个人我一定会严格处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师,林阳的桌子在我们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紧张的气氛下班长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班长坐下之后,齐老师站在讲台上压抑着怒气静默良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在尖子班,学习成绩都很好,但是除了学习,我希望你们知道做人更加重要。如果一个人才学横溢,但是却不是个善良的人,这个世界将会布满危险。作为你们的老师,我希望你们都能成为一个善良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桌子成这样,已经没有办法再坐。林阳收拾好地上的书本,走向新的座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孽缘真的是怎样也逃不掉。如果没有记忆林阳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干干净净、阳光帅气的男孩会是一个喜欢欺负同学的小坏蛋。幸好他没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不然他一定会狠揍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爱哭鬼,你今天的行为很帅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里,不及你的手段厉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小爷我有哪些手段。”刘予衡没有听出林阳反讽,反而以为是在夸奖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瞥了一眼那片狼藉。“那不就是你的手段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予衡迟疑了两秒,突然激动地说。“你不会以为今天的事是我做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没有说话,但是眼神表达不置可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话要有证据,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证据?你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还不算证据吗?欺负别人不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吗,你有做过什么可以让人相信你的事情吗?”林阳突然情绪激动,脑海里的记忆刺激到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无知当有趣、把欺负当做游戏,你不觉得可耻反而当做一种炫耀的资本。刘予衡,如果你想要找存在感,希望你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做一些幼稚的行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将一些更难听的话咽进肚里,毕竟在他眼里这一跟男生还是一个孩子,即使再坏他也是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的话似乎刺激到刘予衡,接下来一节课的时间他都是安安静静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我为以前那些伤害你的行为向你道歉,考试的我会去向老师坦白,但是桌子上那些话和扔书的行为真的不是我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课铃响后 ,刘予衡突然叫住林阳,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真诚。然而林阳并没有相信,有时候孩子是最善于伪装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情是到底是谁做的下课之后就会有结果,至于前面的话原谅我没有办法相信你,如果是真的想道歉,行动会比语言更有说服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林阳不在理会他,和齐老师一起去监控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整个班级里,有一个人此刻内心充满了慌张。楚夕看着眼前的练习题,但是思绪却完全不在在这里。手心因为紧张沁满了汗水手中的笔滑落到地上都没有丝毫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桌捡起地上的笔。“楚夕你今天怎么都心不在焉的,这都一节课过去了练习册还在这一页,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去跟老师说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用……我只是昨天睡得有些晚,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那你休息一会儿。虽然我们现在是初三,学习压力比较大,但是你也一定要注意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我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一节课没有回来,早上的冲击渐渐散去班里气氛也恢复正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有两个人的心思一直没有办法恢复。一个是刘予衡,另一个是,楚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夕,齐老师让你去一趟办公室。”刚从外回来的语文课代表说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中的教室办公室是独立单间,林阳站在办公室,脑海里回想刚才看到的监控视频。没有疑问扔书的那个人被拍的一清二楚,只是这个人的名字令她十分讶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看着楚夕,他十分疑惑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在“林阳”的记忆里,这个女生应该是她初三以来最好的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夕,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为什么叫你过来了吧。”齐老师关上门,面色严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明显,楚夕并不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好的女生。面对齐老师的提问,她紧张地全身发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老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夕,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愿意承认吗?”楚夕的否认气的齐老师提高了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不承认我就要上报校长了。你最好想清楚,像这样严重的行为是会被退学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退学这样严重的话吓到她,楚夕终于承认。“齐老师我错了,我不该丢掉林阳的书,在她的桌子上写一些骂她的话,还把她的椅子给弄坏了。齐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不要上报校长好不好,我不想被退学,那样我爸妈会把我打死的。”楚夕说着,眼里的泪像决堤的水不停地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待班里的学生齐老师就像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面对楚夕这样她真的是既心疼有生气。“你该道歉的不是我,你该道歉的是林阳。林阳到底做了什么你要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阳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楚夕,他也想知道身为朋友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林阳,是我做错的了,我不该偷偷地把你的书扔在地上,也不该把你的椅子给弄坏,更不该在你的桌子上写一些骂你的话。我真的知道错了,希望你原谅我。”楚夕泣不成声的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有木有觉得,每天早上起来,戴上耳机放首歌,就瞬间清醒(哈哈哈~)
码字有些慢,抱歉~
我会努力更文的,目前暂时会是一天一更~
谢谢支持~(。>∀<。)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