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29章 阴差阳错,造化弄人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2019-01-01 14:39:21 全文阅读

水暮颜不由得笑了:“足够的资格?你指的是什么?除了人品以外的其他?”

“人品?”顾墨云嗤之以鼻,满脸不屑:“能当饭吃?还是可以为你带来什么?”

水暮颜冷哼一声,心想,这人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品这东西顾墨云绝对没有!

“人品就是你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有的东西,它能带给我朋友,而你,只能孤独终老。”水暮颜哼了一声,而后又添了几根柴火,目不斜视的看着顾墨云那冻成霜的面孔。

顾墨云懒得理她,只是心里在盘算着如何才能让水暮颜拜师,如果朝夕相处,就算短时间内水暮颜不能为他所用,但起码白兰找不到她。

想到这里顾墨云不由得弯起唇角,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够讨得水暮颜的欢心,让水暮颜为他所用。就像在临安,初遇时,他们便一见如故。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带着水暮颜站在白兰面前,无情嘲笑白兰的那一幕。

水暮颜看着对面神经病一样笑着的人,心里满是嫌弃。

她仔细看了看顾墨云那刚毅的轮廓,还有那奸诈深邃的眼眸,妖冶的妆容和一身的邪气,忍不住摇头叹息。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鸟叫,水暮颜抬头望去,一只灰色信鸽在头顶盘旋。

顾墨云也抬头看了一眼信鸽,而后水暮颜当着他的面伸出手去将那只信鸽召回,从信鸽身上取下纸条,看了一眼以后烧成灰烬。

顾墨云看见她眉宇深锁,一张脸写着讽刺和无奈。

于是很是好奇水暮颜究竟收到了什么信息,但是他感到不安,因为如果那个信鸽是某个人给水暮颜交代了事情,就意味着水暮颜极有可能已经归属谁了。

一想到这里顾墨云便再也坐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看向水暮颜,质问道:“谁给你旳信?你的上级?”

水暮颜朝他走去,嘴角尽是嘲讽,满脸不屑地说道:“我就是自己的上级。”

而后不再理会顾墨云,踏着夜色又往崆峒山上去。

刚才那信里不知道写了什么,但顾墨云心中确信,一定有人让她拜师崆峒山。

他皱着眉头望着那堆熊熊燃烧的大火,片刻后转身跟着水暮颜往崆峒山去。

顾墨云追上了她,轻声问道:“你想通了?要拜师父?”

水暮颜停下脚步,冷眼看向他,讽刺道:“顾墨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讨厌,就像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你!”顾墨云第一次被人这样怼,怒火中烧,抬起手险些打下去。

水暮颜看了看他抬起的手,又对上顾墨云那一双阴冷深邃的双眸,还有那写满了愤怒的脸。

她不由得想起了无忧宫那日,顾墨云满眼嚣张怼白兰的模样,一瞬间水暮颜很想打他这个目中无人的讨厌鬼。

“顾墨云,很想打我?是不是缺乏足够的理由?”水暮颜挑衅的看着他,又往前迈了一步,与顾墨云近在咫尺。

顾墨云看着眼前突然变得恶意的水暮颜,想不通怎么突然就这样,重点是!他从来没有被谁如此怼过!他才不是狗皮膏药!要不是因为五万年前水暮颜从他手里溜走了,现在它用得着讨好水暮颜?

水暮颜趁着他愣神,抬手狠狠一巴掌打过去!

顾墨云这下彻底怒了,冲上来一把捏住那只打他的手,却发现眼前的人异常的淡定,那张脸上除了强忍住的疼痛之外,丝毫不惧。

水暮颜却不卑不亢,冷冷给了句:“你在别人眼前放肆时,是否也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被极度不尊重?”

水暮颜的话让他感到心虚,这话从何说起?难道自己嚣张放肆的模样曾被水暮颜看到过?那水暮颜究竟在何处见过他?

顾墨云感觉自己心态要爆炸了,他厉声吼过去:“从里没有人敢对我动手!”

“哦。”水暮颜淡淡回答,而后还是以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他说道:“那你现在是要杀了我?”

顾墨云手上的力道又中了几分,眼里要喷出火来,水暮颜和他一样放肆!

对峙无果,他无可奈何的看着水暮颜,而后猛然放开,皱眉道:“好男不跟女斗!”

水暮颜看着他气呼呼走在前头的身影,长舒一口气,心里窃喜:“幸好没动手!吓死我了!哼,让你欺负白兰,这一巴掌就当作是回礼!”

当水暮颜跟着木左逸回到机缘殿时,正好看见鹤影仙人坐前有一把红色的琴,鲜红妖冶的彼岸花雕刻在琴身上,她一眼便喜欢上了,两眼直勾勾看着那赤子鸢。

鹤影仙人知道她来了,却依旧不动声色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水暮颜与木左逸站在殿上,似乎都在等着鹤影仙人醒来,可鹤影仙人醒不来,他也在等着什么。

终于,水暮颜没有耐性等下去了,上前两步,尴尬的看了木左逸一眼,而后扯着嗓门大喊:“失火了失火了!快救火啊!”

鹤影仙人被她震天响的喊声吓得一哆嗦,从软榻上跌下来身子骨差点散架。他狼狈的爬起来,正了正衣冠,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水暮颜。

水暮颜先发制人,随口说道:“听说你想清楚了,非要收我?”

这是什么话?鹤影仙人气得又站起身子来,指着她吼道:“谁说的!胡说!”

水暮颜立刻伸手指着木左逸,一脸无辜的说道:“你最最最宝贝的二徒弟,左逸。”

木左逸哑巴吃黄连,连忙摆手,又发现摆手也不是,不摆手也不是,那双手举在胸前不知所措。

鹤影仙人看着水暮颜那张傲娇的脸,再看向木左逸吃亏的表情,便知道她是拉不下面子。

他不也是?!

“咳咳,老夫这是言而有信,你既然过了尘缘镜,那老夫便要兑现诺言,收你为徒。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鹤影仙人的关门弟子了。”鹤影仙人说话时颇有几分命令语气,让她感到很不舒服,这样一个摆架子的人做她师父?

水暮颜连连皱眉,愣在那里沉思。

鹤影仙人见她这样,又是一声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夫收你,你还有什么意见?”

水暮颜想起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心下一沉,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一把赤子鸢而违背自己的意愿?她素来最是讨厌没有人品的人,眼下鹤影仙人给她的印象就是老顽固!难道自己要拜这样一个人为师?

水暮颜微微摇头,她也害怕寒毒发作,那种噬心的痛苦实在太煎熬。

她看着那一把赤子鸢发呆,不知道如何抉择,身子一动不动愣在那里。

鹤影仙人看了看她的表情,捋了捋胡须,庄严的说道:“敬我一杯拜师茶,你便是我鹤影仙人的弟子了,茶已经备好。”

木左逸知趣的捧上来一杯茶,递给水暮颜。可她却仿佛看到了深渊一般,吓得皱眉倒退,一双眸子写满了犹豫和厌烦。

木左逸又将茶往她手里送,她却仿佛被烙伤一般,失手打碎了茶盏,一瞬间气氛凝结。

水暮颜皱着眉头和鹤影仙人对视,她看到那双眸子里满是冰冷,她做得有些过分了。她又低下头扫了一眼赤子鸢,满脸不舍,却在下一秒叹息。

而后潇洒转身,笑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师父可不能乱选,可能,你并不适合做我师父,我还是另寻高明。”

“你先别走,老夫倒是很想听听你挑师父的标准为何,不知老夫能达标几个?”鹤影仙人万万没想到她会拒绝得如此干脆,而理由还那般一本正经。于是他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叫住水暮颜。

水暮颜回首一望,此时鹤影一本正经的模样倒像极了传闻的那样:仙风道骨,不问俗尘,高风亮节,正人君子。

可回想之前鹤影仙人死活不收她时的高傲和怠慢,水暮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满,可人家既然问了,自己临走之前答一答也无所谓。

于是她一脸认真回道:“一,必须是正人君子。二,重情重义。三,不爱名利。四,心怀天下苍生,慈悲为怀。”

“哈哈,你说的这些条件若是同时达到,此人便是做我师父也不为过,如此完美之人何处寻?可见你这一生是不会有师父了。”鹤影仙人感到好笑,便也没止住笑声,这笑声中略带几分打趣之意,倒让水暮颜有几分尴尬。

水暮颜没接话,转身就走,刚出几步路却听得木左逸在身后喊出一段话:“虽不是正人君子却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虽是重情重义却只心系几人,不爱名利却偶尔也通通人情,不是慈悲为怀却是锄强扶弱,教化育人。不知这样的人能不能做你师父?”

水暮颜停下脚步,怀疑的目光看着鹤影仙人,却见鹤影仙人也是一副打量她的目光,和她一般无二。两个人像是在较量什么,眼里是只有他们才看得懂的意味。

木左逸在一边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忽然听见水暮颜前进两步跪下的声音:“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鹤影仙人这才满意了,示意木左逸再递给她一杯茶,而后她在鹤影仙人满意的表情里拜了师,并且拿到了赤子鸢。

鹤影仙人给了她一把钥匙,却什么也没说,她跟着木左逸来到了自己的住处——岚烟池。

水暮颜看着那烟波浩渺的湖面,四周由于天色太暗而显得冷清,野草长得生猛,这岚烟池竟然像个世外桃源!

木左逸看着那湖面上的月光,扭头看着一脸惊诧的她,温柔笑道:“喜欢吗?师父专门留给你的。”

水暮颜一脸难以抑制的兴奋,眼睛贪婪的搜寻着岚烟池的每一处风景,那双脚霎时离地,整个身子像一道风一样穿梭在烟雾飘渺的湖面上。

月色皎洁,倒影在水中泛起波光粼粼,四周的丛林和木屋在月色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清幽。

水暮颜飘荡了好一会儿才又回到了岸上,一副满足的模样说道:“早知道岚烟池这么好看我早就来拜师了!师父怎么建造得这么清幽?竟然像是浑然天成!”

木左逸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肩头说:“早些睡吧,明日的风景更好看,对了,师父每日早晨都要讲课,不要迟到了。”

“哦,好的。”她目送了木左逸离去,又兴奋的幻化出一条船,往湖面中心去。

话分两头,此时崆峒山墨仙宫另一头住着的顾墨云刚得知水暮颜拜师成功的消息,正在庭院里深思,似乎想得出神,所以木左逸来了他也不知道。

木左逸拍了拍他的肩头,他下意识回头,却见木左逸一脸笑意。

顾墨云为他倒了一杯茶,笑道:“那只信鸽是你的。”

木左逸疑惑的看着他,而后抿了一口茶,眸中带着狡黠地说道:“信鸽都一样的,辩不出来是谁的。”

顾墨云目光沉沉,心里凉透了!那信鸽就是木左逸的!而水暮颜看了纸条之后竟然乖乖来拜师,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水暮颜和木左逸都是无忧宫的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