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55章 年少轻狂,误入歧途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677  |  更新时间:2019-01-01 15:46:38 全文阅读

顾墨云猜到水暮颜是怕他,心里微微有些无奈,可水暮颜不回去他怎么向鹤影仙人交差?

“呵,师父前些年重伤,现如今气数快尽了你知不知道?”顾墨云一脸奸笑,而后瞥了一眼她,丢下一句话便走了:“信不信由你。”

水暮颜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中恐慌,鹤影仙人真的出事了?!顾墨云就这么想让她回去?目的何在?

“既然你师父身体抱恙,你便先回去吧。”卫翎霄提醒道。

“是,告辞了,卫大人。”她又看了一眼千霏,心里多少有些不舍。

她又站在那里愣了愣,而后说道:“千霏,回头我再来找你玩。”

两人目送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卫翎霄扭头打趣道:“四谷主,她似乎盯上你了。”

“罢了,不过是个小鬼,没什么要紧。”千霏一脸无所谓。

“人也送走了,麻烦也省了,走,喝茶去。”卫翎霄微微一笑,起身离了夜微殿。

话分两头,顾墨云让她回山的确是鹤影仙人的命令,两个人很快便回来了。

崆峒山。

鹤影仙人闲得发困,正在打盹儿,她悄无声息的靠近,仔细观察那张似乎熟睡的容颜,而后轻声喊道:“师父,师父?”

鹤影仙人仍旧是没反应,她刚直起身准备退下,便听到顾墨云一声大喊:“弟子顾墨云见过师父。”

“啊哟!”她被这一声喊吓得慌了神,抬手间将鹤影仙人案牍上的紫砂壶打落,碎了一地。

“哗啦——”

“完了!”她捂住嘴,抬眼正对上鹤影仙人猛然惊醒的双眸。

“我的紫砂壶……”鹤影仙人白眉一挑,满脸愁苦,那双手刚伸出去就被她紧紧握住。

“师父呐——”她假装心疼,而后扭头看了一眼顾墨云,赶忙推卸责任,继续说道:“大师兄他不是故意的啊!”

“……”顾墨云一脸懵,抬头的一瞬间便对上鹤影仙人叹息的脸。

“孽徒!这可是你师娘最爱的紫砂壶,你把它打碎了,你师娘会把我打碎的呀!”鹤影仙人忙不迭下了榻,伸手去拾碎片。

“这紫砂壶怎么这么眼熟啊师父?好像是我以前做给师娘的那一把?”她假惺惺擦着泪,而后弯腰去拾碎片。

鹤影仙人点点头,略带责备口吻说道:“可不就是嘛!你这一走就是千年,你师娘想你了就看着茶壶,现在茶壶碎了,她看着碎片就会找我算账的。”

她一听这茶壶不是贵重的,便也舒了口气,而后轻松笑道:“茶壶是大师兄打碎的,打他咯,反正师娘又不是乱怪人的主。”

鹤影仙人又看了一眼顾墨云,他让顾墨云将水暮颜带回来是因为有要事告诉。如今水暮颜回来,第一句话便暴露出她早已不是当初单纯的人,鹤影仙人不免痛心,而后苦着脸对她说道:“怎么千年不见你倒学会冤枉人了?谁教你的?”

“啊!”她见鹤影仙人突然说这话,顿时尴尬了,而后轻声咳嗽了两声,翻了个白眼说道:“谁让他上次把我打成重伤的?!身为大师兄,一点气量都没有,和我一个小女子动手也就罢了,还不懂得怜香惜玉!我躺了两个月都没见他给过我好脸色,冤枉他一次怎么了?他自己拉仇恨的,怪我呀?”

“算了,不和你计较。墨云,你去叫上左逸,一会儿一起吃个饭。”鹤影仙人瞥了一眼她,而后揪了揪耳朵,说道:“不学好,等会儿收拾你。”

“哼……”她继续收拾碎片,而后看着顾墨云退出去,又瞪了一眼。

鹤影仙人正襟危坐,看着那一堆碎片,说道:“别又割了手,不然你师娘又饶不了我。”

她坐下后叹息一声,而后试探着说道:“师父,这次是他主动来找我回来的还是你让他来的?”

鹤影仙人瞪了她一眼,心中不免恼怒,带着愠怒说道:“他不去叫你回来你就不知道回来看看你师父我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父?”

“徒儿知错。”她微微叹息,的确是自己不对,若非鹤影仙人办生辰逼她回来,想必她是不会回来的。

她心中自然有这个师父的,只是鹤影仙人太过于正直,一身正气掩饰不住,因此她和顾墨云一样,对鹤影仙人是敬而远之。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鹤影仙人早已在无形中将水暮颜当初那孤傲的性子暖化,水暮颜是比较服从他管教的。

想到这里水暮颜低眉顺眼,又恭恭敬敬的过去给鹤影仙人捶背。

“你呀,就会哄我开心,要真的眼里有我这个师父,你就不会和我作对了。”鹤影仙人又是叹息,想着如何开口,当今江湖上千君客名声大噪,就快要和顾墨云旗鼓相当了。千人指万人骂,可她丝毫不在意,因此鹤影仙人才觉得很有必要将她召回,管教一番。

鹤影仙人顿了顿声,思量再三后问道:“阿颜,你下山前答应师父什么你还记得吗?”

她顿时皱眉,心中大喊不妙,她心里岂会不知鹤影仙人所想,而后她赶忙跪下道:“师父,暮颜……暮颜有违师父教训,还请师父责罚。”

鹤影仙人长叹一声,看着水暮颜惶恐的模样,他却是不信的。水暮颜只是怕他生气,可内心却从未惧怕其他,若非如此,她为何变本加厉?

而后鹤影仙人厉声说道:“阿颜,你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你这样会害死你的!”

“师父——徒儿……徒儿知错,可我没有办法,我也是身为臣子,听人差遣。”她低头认错,而后又给鹤影仙人磕了头,连声道:“徒儿不知如何才能顺师父心意,师父教诲徒儿从不敢忘。可徒儿觉得有些事只能用特殊方式处理,师父,这个世道很黑暗,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她这样急于辩解?鹤影仙人更是生气!

“所以你就为虎作伥,作恶多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鹤影仙人看了一眼不成器的她,幻化出神龙鞭,皱眉道:“你下山八千年,竟然学得这样坏!我今天不好好教教你什么叫人间正道我就不是你师父!”

水暮颜顿时眼里满是恐惧,她知道鹤影仙人真的动怒了,她惧怕神龙鞭,现在的身子骨更是受不住。

鹤影仙人见她知道怕了,似乎微微心软,转为怒目而视,问道:“为什么要做杀人劫财的勾当?!”

“我们只杀该杀之人,再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本就是一个杀手该做的事情。”

“你将他们救回来训练成杀手,就是为了私利!你以为你是正义的吗?该杀之人?什么又是该杀之人?!”

“为祸苍生,扰乱天下者,该杀!”

“你滥杀无辜就不是扰乱天下了吗?你听信谗言,不辨是非,扭曲事实,谋私谋利,该不该杀?!”

“徒儿该杀!总有一天会有人来取我性命!”水暮颜不知是执迷不悟还是倔强,竟然毫无悔意,那眸光更是凌厉几分。

“孽徒!”鹤影仙人气得不行,狠狠一鞭子打下去,水暮颜顿时吐了血。

鹤影仙人手抖个不停,看着她不禁打的身子,料想她必然在外又受了伤。一时他急血攻心,头有些晕了。

水暮颜抬头发现情况不对,连忙去扶,鹤影仙人却狠狠皱眉说道:“今日你不醒悟,为师便罚你去无涯海受天雷之苦!”

她淡淡一笑,眉目间尽是悲戚,她跟随白兰数万年,还不知自己一切都是错。那如果错了,她又错在哪里?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看了看鹤影仙人,而后鹤影仙人似乎下了决心一般说道:“跟我去无涯海!”

“是,师父。”她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跟在身后。

刚推门出去便对上师娘和木左逸还有顾墨云,三人正往这边来。鹤影仙人微微皱眉,而后看了一眼师娘,说道:“我要好好教她道理,你就不要管了。”

师娘看见水暮颜脸色苍白,又深知鹤影仙人的脾性,于是也只得吩咐一声:“那,早些回来。”

她向师娘点点头也算是行过礼了,而后尾随鹤影仙人去了无涯海。

师娘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疼的皱眉道:“阿颜这回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诶!”

木左逸叹息一声,自然是不放心,而后说道:“我跟去看看吧,刚才看师妹脸色很难看,万一师父气着了罚得重了,我还是拦着点。”

顾墨云思考片刻,按照鹤影仙人的脾气,她不受些苦如何能逃过一劫?于是他也说道:“师娘,我也去看看。”

无涯海。

面对悬崖峭壁和一片弱水汪洋,水暮颜无所畏惧。她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承受接下来的痛苦,她脑海里满是自己做过的错事,可对错是相对的,她又能错到哪里去?

鹤影仙人走在她前头,眉宇深锁,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管教。打骂是下策,可水暮颜身在江湖,受到很多影响,那思想必然根深蒂固,如何劝解?教不严师之惰!此话不假!

“师父,今日徒儿若不认错,是不是您就要将徒儿推下海?”她试探着问,呼吸沉重,最差不过跳下无涯海,散尽修为。

鹤影仙人一个转身,横眉冷对,他庆幸水暮颜心底还是保持了一份宁伤己勿伤人的心。而后他开口道:“教不严师之惰!今日若不能教你改邪归正,为师就跳进这无涯海。”

水暮颜长叹一声,鹤影仙人这是拿她无法,可她又岂是容易改的人?她正苦恼,却听闻身后一个沉稳的声音:“师父,师妹做的许多错事都是受人指使,您别罚得太重。”

鹤影仙人看了一眼顾墨云,而后又见木左逸也尾随而至,是来求情的?这种时候还能纵容水暮颜?鹤影仙人顿时又生气,于是责问道:“都来为她求情?谁也求不了这个情!”

水暮颜淡淡一笑,唇角上扬,一脸不屑,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于是淡淡说道:“求什么情,师父罚我自有他的道理,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认罚。”

鹤影仙人看了一眼倔强又不知悔改的她,而后说道:“跪下。”

水暮颜跪下,面无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在江湖上的名声有多臭?为师都丢不起这个人!赤血楼楼主千君客,杀人如麻,烧杀抢掠什么不会!”

水暮颜抬头见他吹胡子瞪眼,气得抖成筛子,自己心里也是不满,不是为了钱为了生存,谁会去杀人放火?

“师父,赤血楼皆是亡命之徒,我们不去杀人放火,难道去耕作从商?谁给机会?是魔帝还是您?整个魔界天下就没人正眼瞧一下这些曾经十恶不赦之人。我们不聚起来互为后盾,就会很容易被人杀个干干净净。难道这就是师父眼里的报应?抑或是罪有应得?”

鹤影仙人狠狠皱眉,哪里来的这些歪理?

而后反问:“那他们作恶多端的时候就没想过今日?!自作孽不可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