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如花似锦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黑喵警长  |  字数:3239  |  更新时间:2019-04-19 23:05:56 全文阅读

夏天的午后总是格外的明媚,银色的曙光慢慢的倾斜下来,照应在这温馨的小屋子里。倾斜在帷幔上,仿佛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一个身着的穿碧色衣裳美丽女子,慢慢走上前后面跟着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娇俏女子,轻轻地拨开帷幔,温柔轻声说:“小姐,该起了。昨个儿,您不是和大公子约好今天一起去醉月楼的吗?”

  “嗯~,好困~”女子听到声音后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躺着伸了个懒腰。女子睡眼惺忪,声音有些干涩。巧月上前慢慢将女子扶起来,另外一个穿碧色衣裳的女子,将早就倒好的水递给巧月。

  “巧月,碧晚快些给我梳妆。”女子接过巧月手上的水,才喝了一口猛地想起来,自己今天还有出去,于是急忙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整理好一切,云锦初带着两个丫鬟不急不慢的走了出去。

  醉月楼

  大堂里人来人往仿佛匆忙的大街,但他们的衣服装饰却告诉其他人他们和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们不一样,精美华丽的服饰无一不展示他们是大官人家,富裕之家。这也展示了醉月楼的实力和背景。

  “云公子,您来了。还是老规矩吗?”一个衣着华丽的面带笑容的男子走上前来殷切的招呼着面前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中能看出他就是这醉月楼的掌柜。

这那也从侧面看出了云家在这里的地位,看到云浩初他们上来,掌柜上前询问后看到云浩初点了点头的动作。然后对着旁边的小厮说:“把云公子带到墨竹阁去,好生招待。”

  待他们两个进入房间后,身后的丫鬟小厮自动的退出了房间。

  “哥哥,这醉月楼果真不同凡响。”云锦初第一次站在这醉月楼上,看着底下的人来人往,鳞次栉比。太阳的余晖,光顾着这片大地上,照耀在人身上,照耀在房子上面,顿时天地一片金黄,格外的夺目炫烂。

  云锦初侧着脸跟云浩初说着话,午后的阳光照耀在她脸上,愈发显得她眉目如画。她微微笑起来的唇,只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哥哥,爹爹什么时候归来?”云锦初坐在凳子上眼睛仔细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品着茶看似漫不经心的张口。

  云浩初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知道了她说这话的意思,“爹,他可能还有一个月才能回来,母亲那你也别太在意。”

  “呵呵。”云锦初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讽刺的笑。“你先听听她云潇潇做了什么,你再说这话不迟。”

  “她做了什么?”云浩初听到云锦初这样说心中一惊,她仔细想了想,最近也没有听说他这位‘好’妹妹的事迹。

  “她和广城唐家的三公子,竟互送了玉佩。”云锦初唇角的笑仿佛更大了点,“她究竟知不知道,唐家三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唐家三公子早年浪迹在青楼里,近些年是有些收敛。可是她倒好以为是自己让浪子回了头。她心里也没点数,不过是那唐家三少还未有妻子就已经有了庶子。而且那外室又怀了,这个在圈子里都已经传遍了。爹爹走前叮咛我,说当年的事,她是无辜的。”

  “这。”云浩初听了也是邹着眉头,也露出了讽刺的表情。

  “算了,不说了。不然传到她耳朵了,又是我见不得她好,眼红她。”说罢,云锦初不再说话只顾着低头吃着美味的佳肴,只是那抹讽刺的笑容就没有落下过。坐在对面的云浩初听了妹妹用这般嘲讽的语气讲,也不再说话。低头也品尝起了这醉月楼里的酒,这醉月楼中的就可是名不虚传,可惜今日有妹妹在不能畅饮,心中有过一丝不畅快。

  隔间

  年轻气质疏离的男子端坐在位置上,无意间听到隔间云家兄妹之间的对话,眉头微微蹙着。

  旁边的长相英俊的男子看到主子皱着眉头,其实想着这家人的事,都被这风城的人当做饭后八卦,他也听了许多于是便缓缓道来。

“那是城里富商云承德与原配殷慧慧的一双儿女,他的现任夫人是县令的大女儿陈茹。不过这女儿却是一个庶出,当年云承德在县令那里,不知怎地。在第二天竟然发现陈茹在他的床上。而且不知怎地,过了大概半个月的某一天,这则消息居然传到了殷慧慧的耳朵里。可怜那殷慧慧怀孕九个月,当场就晕了,生下了女儿云锦初就撒手人寰了。连句话都没有留给云承德,而那云承德还在赶回去的路上。此后一天,县令让云承德给陈茹负责,也在其他方面给了云承德压力竟然让他在原配夫人死后不到一个月让陈茹入府。可怜的是这府上老太太极力赞成,还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逼迫云承德取了陈茹,最后这云承德就在殷慧慧死后不到一个月内娶了陈茹。此后陈茹怀孕八月生了云承德的小女儿云潇潇。”

说着脸上还有类似惋惜的神情。“在陈茹掌家的情况下,这云浩初竟是没有长歪而且还在城中颇有名气,才华横溢,文武双全。人也长得俊朗。不过却没有云家大小姐的怎么样。云家大小姐从不参加什么宴席就连花会都不参加,有人猜测是太过平庸不出名罢了,不过兄长长得那么玉树临风,妹妹也不应该差到哪里。”

    男子的手指摩挲着身上的玉佩,仔细想着。摆了摆手让他推出去,自己也起身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面容俊逸的男子上来却没有看到另外一个男子,嘴里嘀咕道言语间带着信誓旦旦的坚决:“这顾砚珩怎么回事,怎么见不到人?居然放我鸽子,看我下次怎么弄色他。”

  明月山庄

  “儿子啊!你再看看这些画像呢?这可是方圆十里最好的女子了,你就没有一个看上的?”一位穿着华贵的美丽妇人推开门,身后跟着几个下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摞子的画像。说着妇人指着桌子让他们将这画像放到桌子上面,眼神中带着期许顾砚珩。

 顾砚珩静静地看着手上的书,仿佛感觉不到这书房有人进来了仿佛习以为常。直到妇人把他手上的书抽了出来,发泄似的扔到面前的桌子上面。

“你看看你大伯的儿子,去年娶了妻子。今年就抱了大胖小子,你可是家里的长子居然还没有子嗣。”妇人拿着画像,小声嘀咕好似在自言自语。“这城南居家的二女儿,温柔贤惠,才智过人。还有这城东张家的小女儿,聪明机智,冰雪可爱。还有”还没等她说完,顾砚珩不厌烦了起身直接从桌子上众多画像找中随机抽出一幅画。

“就这个。”顾砚珩神情冷漠,把画递到妇人的手上。随后又去案桌上看公文了。

  “哎,好的,娘这就替你张罗去了。”妇人一看儿子有了选择,看了这画像上的人是出自那家的,眉开眼笑道,脚下就像带来阵风一样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她的行动好似怕顾砚珩会反悔似的。

  待妇人离开之后,由于妇人丢下画像的力道有些许大,画像自己打开了,上面的女子美丽非常。旁注云家大小姐,云锦初。

顾砚珩认真看公文的动作有片刻顿住了,眼神似乎朝这边飘过。但是仔细看去,只看见他在认真看着公文。

城南

风吹过柳树,柳枝慢慢飘动。湖水轻颤,仿佛是在迎合男子的话。

“潇潇妹妹,今日愈发的美丽了。”穿着白色衣裳的男子,在这柳树下更像是一幅画。男子温柔如同是在和最亲密的人说着情话,声音能让人沉溺其中。

“三哥哥惯爱打趣我。”云潇潇说着脸颊却是慢慢的红了,声音仿佛是在和人撒娇。格外的甜腻,眉开眼笑。

“怎么是打趣妹妹呢,妹妹的容颜在这风城中都是数得上的,我说句实话怎么了。”唐桓看着面前女子娇嗔的样子,虽说不是那么动人但是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吃清粥也别有一般风味。说着手上打开扇子扇了起来,愈发显得他英俊潇洒。

“哥哥真是的。”云潇潇被这话说的羞红了脸,眼神娇嗔似的瞥了唐桓看了几眼,只觉得唐桓愈发英俊起来。

唐桓看着面前女子这娇羞的模样,虽说云潇潇长得不错,但是却总感觉缺少了些韵味。想到自己在外面养的那个外室,心中一惊,想起家中对自己的约束。内心又是一阵不爽,想到这里来的目的。这风城的排的上名号的闺秀似乎都在躲着自己,不过还好有一个闺秀上钩了。虽然这姑娘家世虽然差了点,容颜差了点但是还是勉强够得上他来风城的的目标。

“三哥哥,这是我为你绣的荷包。”云潇潇想起来这次见唐桓的目的,她特意要自家绣娘交自己绣了一个荷包,好让三哥哥看到自己对他的心意。

“这荷包看上去格外的精致,还要谢谢妹妹了。”唐桓上前一步,与云潇潇之间的距离更短了。而且还抓到了云潇潇的手,慢慢递到了唇边慢慢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云潇潇这么大还没有这样过,顿时羞红了连。手上慢慢推搡了几下,没有摆脱得了唐桓,心中更是一喜,怕是娘跟她说的那件事情要尘埃落定了。

唐桓慢慢把云潇潇抱在怀里,云潇潇半推半就的就在唐桓的怀里了。两个人虽说靠的近了,但是却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