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仙魔神域 > 正文
第八章 地道攻略(一)
作者:忆苦行  |  字数:3593  |  更新时间:2019-09-19 17:32:42 全文阅读

夜刑的头颅被两柄深红匕首左右回旋绞成碎肉,脑髓四溢尽溅於喝酒醉的脸庞上,浓淍的血髓把喝酒眼眶染成血目。视野一片通红的他,却依旧凝视着丶审视着已经彻底死去的夜刑,「大仙,他走了吧?」

「大仙,你可确认他是真的死去了??」

夜刑乃得道魔尊丶会各种神通法术,亦经常来回地府幽冥。喝酒对他的死亡抱有怀疑,十分谨慎。

於一旁运功疗伤的天泽战歌,脸容一片青绿。她忙於清理身上的怨魂尸毒,对喝酒的疑问,只淡然说道:「他的法身已毁,神识亦然离开,漂游於百里之外。代入尘世的说法,他算是死去了。」

得到天泽的肯定,喝酒心下一宽,一双锋利匕首从夜刑的头颅拔出,然後使劲一蹬,把尸身狠狠踢开。本来跪死喝酒跟前的夜刑,终於彻底的倒卧下来,「死得好,大仙,贼子这就立刻为你搜出他的仙魔秘册!」

天泽微微一笑,又是淡然的回答,「不用搜,他的法身就是秘册。」

「本仙一会还有功夫忙着,剖尸烹煮,练丹制药。」

天泽话中似有吃掉夜刑之意,喝酒听着也是心中有数,没有被赫着,「大仙,咱们多年前吞下的金丹,也是大仙的血肉是吧?」

天泽运功良久,吐出一口恶臭的青黑异毒,脸色渐见恢复红润光泽,「大千世界,法则离不开弱肉强食。这,合乎天道。」

「本仙还要取下千鹤,她虽受重创,奈何亦能翱翔於天际之间。要逮着她,必以仙魔女娃诱之。这方面,就有劳贼子你。」

喝酒听着,身躯已然徐徐融入四周环境之中,隐没於天泽跟前,「漂龙那边,耀龙一定把村中大小带到地道之下避险。地道乃咱们鬼盗的领域,大仙放心,贼子这就立刻动身,为大仙备妥一切。」

天泽仰首长空,对空气喊话,「取下千鹤,本仙一定为你救出父亲。请你紧记,我们都有要救的人,切莫心软。」

隐没於虚空的喝酒,听着天泽的喊话,眼神流露出鲜有的懦弱。懦弱源自思念,源自他孤独的童年,

「父亲呀,这麽多年,儿子仍然想念着你。」

————————————————————————

四十年前的漂龙村,年幼的喝酒自小丧母,与父亲笑翻云於漂龙村相依为命,

「 父亲你回来啦!快来抱抱儿子!儿子想你啦!」

裂碑手.笑翻云:「 哈哈,儿啊,你快十岁啦,还这麽娇气。」

笑翻云疼爱这唯一的儿子,每当看到儿子的脸蛋,便忆起死去多年的爱妻,「哈哈,儿啊,你又重了,父亲快抱不动。」

「来,父亲这次回家,想看看你的裂碑手练得怎麽样?」

「给父亲看看你的成绩!」

小喝酒立刻提气运功,在父亲面前大展身手,「好!」

「裂山诀,劈碑手!」「嘿!哈!」

「你看!这两式掌法,小翻江已经得心应手!」「嘿!」

翻云看着,摇头叹息,「不行,虚的,有形无实。儿啊,你看看阿耀,他父亲刀狂,严父高徒。阿耀年纪跟你差不多,刀法已经有看头。」

「父亲太疼你,怕宠坏你,害着你。」喝酒从小丧母,笑翻云心存愧疚,对教育喝酒缺乏自信。

小喝酒忌恨仇耀,大声抱怨,「父亲又拿我能跟阿耀比,不爽!」

不爽之後,小喝酒好像记起甚麽事儿来,又向父亲撤娇,「啊!父亲,难得你今天回家,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觉吧?」

笑翻云听着,眉梢一紧,像已略略清楚,「怎麽啦,又来了?」

他深深的长叹一口,「儿啊,你到底害怕甚麽了?」

小喝酒惶恐,脸转铁青,「儿子怕黑,昨天到山里玩,又...,又看到几个白衣鬼往岩洞口里钻。他们争先恐後,十分赫人。而且,那窄小的岩洞根本不可能爬进去。阿桌丶米强,他们都说看不到,也不相信我。」

「舍白衣鬼,胡说八道。就叫你不要到山上玩,听那鬼道讲故事!」笑翻云不信鬼神,只觉得儿子胆小,不成大器。

两天後,翻云出门。他经常出入石南镇工作,好不容易在家待上几天,跟喝酒这一别又是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夜月色绯血,笑翻云从石南镇连夜匆匆赶回漂龙。他好像得到甚麽坏消息,脸色惊惶,「找到翻江了吗?」

蛟龙的父亲汀原,「还没有消息,大伙还往山里找。你快去看看!」

「多谢,我立刻去!」

山路崎岖,月色昏暗难辨方向,却无碍笑翻云一身卓越轻功,不消片刻,已经找上村里的人。他气急败坏,而败不在体格,坏在心里,看到人就怒吼,「阿强,你们到哪里玩了?翻江怎会不见了?」

米强被赫哭,「翻云叔,我们就像平常在这儿附近玩,忽然听到翻江的叫喊,转头就找不着。呜呜...对不起啊,呜呜...。」

「就在这小洞口附近...。他最近经常说,看到白衣鬼往洞里爬。」

翻云看着这奇岩怪壁,漂龙隐居二十多年,却从没发现有这一处地方,「洞口这麽窄小,他不会也爬进去吧?」

「邪门,你们继续找,我回去收拾行装,下去探一探。」

村人纷纷议论着,一人出言劝阻,正是漂龙村的活道人,「翻云,此乃一劫。你这一去,就回不来,一命换一命之局。下局之人,"天外飞仙"。」

笑翻云跟活道人交情甚笃,对熟人出闷气,「胡说八道,村里我最讨厌你这臭道!」

其他人也禁不住出言相劝,「翻云你别鲁莽,等高手到齐,再下去。」

「你们是肯定小翻江在洞里了?是不是?」

「是不是??」翻云心疼爱儿,心中早下决定。

寅时,搜索的人已逐渐散去,大伙决定天亮出发好救人。唯笑翻云却独断一人一身夜行黑甲,悄悄的回到这奇岩怪壁。

「劈山劲.念佛手。」笑翻云双手合什,看似轻轻碰上岩壁,手尖却暗藏雄厚内劲,掌劲摧枯拉朽,闷响一声立把洞口碎开。被碎开的洞口,赫然露出一条奇形怪状丶深不见底的坑道,「我的天,别有洞天,翻江一定掉到里面!」

空穴来风,却隠隠传来小喝酒的叫喊,「有没有人,救我啊。救我啊。」

翻云一听,喜上心头。没加细想,立刻纵身跃下深不见底的坑洞里。

坑道深长,不知翻云滑了多久丶跌得多深,好不容易,终放找着小喝酒,「儿啊!你怎会跑到这里来!」

「啧,不用怕!父亲这就把你带上去!」

小喝酒似受惊赫,不能动弹,「父亲,这里好窄,儿子被岩壁卡着,好害怕啊,呜呜...。」

「不怕不怕,闭上眼睛,父亲把这顽石碎开。」翻云双手轻按两边夹紧喝酒的岩壁,暗暗运上手劲,「裂!!勒!」

「轰!!!!!!!!!!!!!!!!!!」岩壁环环双扣,翻云一个失误,引起一阵岩裂山崩。父子双双掉到更深的地底,

「哇!!父亲!!!」

「别怕!抱紧我...。抱紧我...。」

————————————————————————

无尽的黑暗,小喝酒从漆黑中苏醒,隐约发见父亲的背影,「父亲,我们...没有摔死吧?这里...是甚麽地方?」

「那边...好大一堵门...。还有,还有好多...白衣鬼...,你...看到吗?」

「我早说了,小翻江没有...说谎,没有骗你。」

笑翻云实在听着,然而他的背影跄踉。他一手紧按腹部要害,半跪於地下苦苦支撑,似曾展开激烈拼斗,而且身受重伤。他背对着儿子说道:「儿啊,父亲...看到了。父亲应该早早相信你,父亲错了...。」

翻云气若游丝,喝酒很快便察觉,他的父亲身负重伤。而且,立於父亲跟前,还有一位昂藏七尺的黑衣人,黑衣人背上挂有一柄散发诡异邪光的巨镰,小喝酒被赫着,「父亲,他是谁?你没事吧?是...他伤害你吗?」

笑翻云扭身一掌,重重把小喝酒推开:「快跑,不要管我!快跑呀!」

魔引者.黑氁:「漂龙村的笑翻云,裂碑手劈石开山。可惜对上我这法身,没门。」「法身一日修成,刀剑难伤,水火不侵,绝非人间血肉凡躯能比。」

笑翻云苦笑,「强胜弱败,作为武者,我...求...你,放过我的儿子。」

小喝酒一惊,死命拉动父亲。「不要管他!父亲,我们一起跑!回家!回家!」

黑氁巨臂交叉,义正严词道,「俗世凡夫,但曾窥视幽冥丶靠近怨灵之门者,都得带走,这是"规距"。」

「不过......」

「你儿寿缘未尽,天眼无故开启,似有仙人逆乱天机。本魔尊替你把他送回人间,作为咱们调查的引子,」

「笑翻云,这样,你满意吧?」

闭目低首,翻云露出满意笑容,「多谢...。」

「儿,你要好好活着,父亲这就替你去探望母亲。」

「父亲!我不走!我们回家!回家!!!」

黑氁转身步向大门方向呐喊,「门里的,男人带走,小的给我送回去。」

「父亲!!!!!!!!!!!!!」

————————————————————————

喝酒与父亲一别後,二十八岁那一年,不知用上哪门手段,得到一批偌大的银子。利用这些银子,他回到当年漂龙村的奇岩怪壁下,暗中聘用大量工人,替他挖掘地洞,「挖,用力挖!差不多,这里眼熟,这里眼熟。」

「是这里,没错!!」

鬼盗米强,「酒鬼,没有找到你说的大门。」

鬼盗首领喝酒醉,「这里明明有一堵大门!!!」

「也摆,挖道的人,都砍了。钱省着,下一次往这边挖,记号留下。」

「我这漂龙地道四通八达,可作为咱们鬼盗日後逃遁的生财工具,亦可替我找出黑衣巨人,查出父亲的下落。而只要有银子,就有人挖地道,银子多了,哪怕找不回我的父亲呀!阿强,你说对不对?」

鬼盗米强,「对,有银子就是对!」

————————————————————————

「翻山越岭,喝酒只为再见父亲一眼,今天,即便砍掉全村的人,无妨!」

「阻.我.者.死。」

喝酒正深深陷入旧日的回忆与自我思绪之中。不防就近於咫尺的天泽战歌,似能看穿已然隐匿於虚空中的他。她的嘴角正悄悄泛起一丝丝诡异笑意。

仙魔神域 第八章完

下一章 地道攻略(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