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贴身护卫:将军请自重 > 作品相关
永结同心
作者:执葵  |  字数:2005  |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5:23 全文阅读

茂密的树林,一条马蹄践过的黄泥路,或许刚下完雨,路上潮湿,白色球鞋已经染的看不出颜色,黄泥越来越厚,像是踩了一双高高的厚底鞋。

将自己从牢房带出的帅公子却骑着骏马,盛气凌人的走在前面,不带自己也算了,居然还绑着自己双手,跟上刑场有何区别?

“哎,我走不动了!”岑淼喊道。

“吁,”崔言拉住马,停下来。

“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一个大男人骑着马,让我一个弱女子跟马屁股后面?”

崔言回过头。“弱女子?不是想上战场吗?哪弱了?”

“你•••”岑淼咬牙。

“还有一里路就到了,忍着!”崔言冷漠。

“我真走不动了,已经好久没吃过东西了,走一里路,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崔言看着岑淼,跳下马。“真麻烦!”

看着崔言慢慢走近自己,岑淼松了口气,总算是良心发现。

崔言掏出胸口匕首,隔断岑淼绳子。“走吧!”

“什么?”岑淼仿佛听错。

“你自由了,饿了自己找东西吃,前面就是长安城。”崔言说完转身。

“哎等等,你呢?”

“无可奉告!”崔言漠然看了一眼岑淼,跳上马,扬长而去。

“哎,我说!”岑淼一个踉跄摔倒黄泥中,抬头再看他,他却走远。

“草泥马!把我扔这,让我怎么办?”

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岑淼慌了神,这荒郊野岭的可不会有什么山贼土匪?

“得快点走到长安城•••”顺着他指的方向,岑淼一路前行,时不时的看着后面,也许武侠剧看多了,就怕别人从后面袭击。

忽然 ,一阵阵马蹄声,岑淼吃惊回过头,只见几个黑衣蒙面人冲向自己,他们衣服一致,手里的剑举在半空明晃晃泛着光。

“妈呀!”岑淼撒腿就跑,怕什么来什么!

拖着厚厚的泥球鞋,一步一个踉跄,再次摔倒。

“什么人?!”黑衣人追上岑淼,将她围了起。

看着一把把长剑指着自己,岑淼欲哭无泪。

“她是和崔言一起的女子,说,崔言呢?!”其中一人厉声。

“大哥们,我现在无依无靠已经够可怜了,你们就不要欺负我了好不?”

带头的人一个翻转跳下马,等岑淼反应,剑已经指向她喉咙。“说不说!”

“说什么啊!”

“刚刚和你同行的男子,腰间配着一把短剑。”

岑淼这才反应过来,那死家伙,原来这么多仇家•••

“你不说,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男子危言。

“他往那边去了!”岑淼脱口而出。

“追!”男子跳上马,带领黑衣人飞跃而去。

岑淼瘫软在原地。“吓死我了•••原来,他叫崔言?历史上好像没有这个人啊?”

正当岑淼沉思之时,面前忽然飞来一人,这轻功,落地那么稳?让她害怕的是,他的穿着和那群黑衣人一模一样。

“又来?”岑淼吃惊。

此人的眼神很冷,他一步步逼近,让岑淼不寒而栗。

“你别过来,我会武功的啊!”岑淼发抖,虽然有些底子,真正遇到强敌,难免变成花拳绣腿。

男子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打过来,岑淼一个闪躲,避开了。

“你来真的啊!”岑淼喊道。

“废话少说!”男子再次发起进攻。

运用以往所说的跆拳道,除了躲避他的进攻,岑淼的出招完全被他限制,就连一个优美的后旋踢,都被他挡住,说难听一点,除了勉强自保,岑淼根本近不了他身。

十几个回合下来,男子终于停下。

“大哥啊,你干脆一刀杀了我算了,这样跟调戏人家有何区别?”岑淼喘着粗气。

“如此花拳绣腿还敢上阵杀敌?不堪一击!”面前男子冷冷说道。

越看越觉得怀疑,这个人莫不是那个被追杀的崔言?

“只知道防守,不知道防守的同时要进攻?你这样,一上战场便没命!”

“我•••”岑淼小声。“人家又不是真的想上战场,还不是为了保命•••”

“想脱颖而出,再练个几年吧!”男子说完,冷漠转身。

“哎,等等,你又把我抛下?”

崔言拽下面巾,漠然回头。“在敌人面前泄露我的行踪,没一刀杀了你便是我的仁慈!”

岑淼呆住,这鼻梁真可高,多么完美的侧脸,他果然就是崔言,看不出来他还是个高手,在这个古代人生地不熟,能依靠的只有他。

“不要走!!”岑淼忽然抱住他双腿,哭起来。

“放肆!”崔言一下慌了神。

此时,一农夫担着担路过,看到这一幕,停下来。

“你不可以这样抛弃我,你们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你要对我负责!”岑淼不松手。

农夫摇了摇头。“小伙子,做人可不能忘本!”

“你•••”崔言拿起腰间的短刀。“放开!”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可以和那个女人成双成对,反正我和孩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崔言愤怒,这样僵持下去,自己的名声岂不是全砸在这女人手里。

“你到底想要什么?”崔言咬牙。

“我要你带我回家,我无依无靠,只有你。”岑淼恳求。

一旁农夫看不下去。“小伙子,就收了她吧,孤儿寡母的流落在外多不好••••”

崔言忍着怒火答应。“行,带你回家!”

岑淼喜笑颜开。“大丈夫一言九鼎,驷马难追!不许反悔!”

“不反悔,可以放开了吗?”崔言低声。

“好。老爷爷,谢谢你哦!”

“祝你们夫妻永结同心!”农夫说完,笑着担起单子离开。

一阵凉风刮过,崔言一把揪起岑淼衣服。“永结同心!!”

“呃,我这衣服经不起你折腾,曝光了•••”

崔言低头看到岑淼花白的胸部,连忙松开她。

“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是你刚刚都答应带我回家了,不会反悔吧!”

崔言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岂能反悔!”

岑淼松了口气,还好,至少,以后能有个容身之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