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星际男神求抱抱

正文第二十章:礼物

[更新时间] 2019-02-11 14:04:04 [字数] 3000

女子嘶声尖叫:“放开,我是他的女人!你们竟敢,竟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还能听到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她捂着耳朵,紧紧的闭着眼睛一点点蹲了下来。不停地告诉着自己那不是西琉,不是西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睁开眼刺眼的光让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在二楼的窗台上睡着了,不知过去了多久,楼下那把黑色的伞还在远处,他还在等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直到走下楼看到了风辰尚。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因为他的脸颊上多了几块被灼烂了的皮肤。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是隔着玻璃都感觉到其中的痛苦,尤其是手臂上,那么大的一块伤痕简直触目惊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伞只是挡住一部分光线而已,站在阳光下的风辰尚的脸更白了,见到月恹恹下来后,总算扯出了一丝微笑。为了不吓到她,他已经很努力的保护自己的脸了,才会将手臂灼了那么大一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到底要做什么啊。”看着他这个样子,月恹恹毫不怀疑,要是再晒一会,她下来后怕是只能见到伞了。他是傻子吗,明明害怕阳光,趴在墙上看什么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月恹恹疑惑的时候,风辰尚伸出伤的深可见骨的右手,摊开后手心处竟然安放着一对精致的银蓝色耳钉,十分漂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的?”看着风辰尚,月恹恹指了指自己。他暗红色的眼睛一亮,然后点点头,又将手往前递了递。几乎要贴到玻璃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别过脸不去看他,“哼,一对耳钉就想把我拐出去。你可是吸血鬼啊。”想到风辰尚受伤等自己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指了指月恹恹身后的门,然后撑着伞走了过去。月恹恹反应过来后拍着窗户叫住他:“喂!不..别..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咚!”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正门口的阳光更烈,月恹恹挣扎了一会还是迈着脚,艰难的走过去,速度类似乌龟那种生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头顶位置传来动静,一个小小的门被拉开,月恹恹才发现门上有个小正方形的暗格, 打开后白的没有血色的手伸了进来,他的手形状很好看,握紧的拳头像是惊喜一样的伸开,手心静静的躺着之前见到的两颗银蓝色的宝石耳钉,灼灼生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他没了其他的动作,月恹恹伸出手碰到了风辰尚的手,冰凉的触感使她下意识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好看是好看,都可以去做模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的手也太冰了吧。吸血鬼的手,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凉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用了两根手指将耳钉拿了过来。 耳钉在手心里凉凉的,月恹恹捏起来靠近眼睛。纯粹的银蓝色的蓝宝石反射出太阳的光线,漂亮的移不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情不自禁的,按照他的提示打开了门。一下午的谨慎的相处,还平安活着并且安然无恙的月恹恹对风辰尚放下了戒备。月恹恹看向后面的玻璃墙上,就看到他撑着黑色的伞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别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真的不是被漂亮的耳钉收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睡了好久,西琉没有那么赖床过的,怎么都睡到晚上了还不醒。床上闭着眼睛的男人,有着最完美的英俊的脸,他沐浴着夜幕,也透着几分世外缥缈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张脸渐渐和梦里的西琉重叠,月恹恹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西琉的眉毛突然蹙起,像是做了什么噩梦。月恹恹碰到了他的被子,手上却摸到了黏黏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被子翻开后,白色的被子内侧已经被鲜血染红,新鲜的未干涸的血液不断从西琉腰的位置流出来,触目惊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西琉!”月恹恹慌了,如果不是他脸上细微的痛苦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找到药箱,因为经常用所以没有上锁,里面的东西她唯一认识的就是纱布“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跑到了208号别墅,敲响了风辰尚的门。“你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敲了两三分钟,门才被打开。风尘尚拦住了要往房间冲的月恹恹。他说的是这个星球的语言,“怎么了?”月恹恹发现自己竟然能听的懂,像是自动转换成了普通话一样,语言的信息在脑海闪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拉住风辰尚冰凉的手臂,顾不得那寒意:“西琉受伤了,你救救他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当然知道西琉受伤了,他可以嗅出几公里内的血腥味,只要是血液,无论被怎样稀释,都逃不过血族的嗅觉。只是他不仅知道他受伤了,还知道他死了,月恹恹就是他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已经没有办法了,她隐隐猜出那对耳钉应该是翻译器,她知道风辰尚可以听得懂,继续道:“你救救他好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察觉到月恹恹抓着自己的手臂上的手渐渐冷却,隐河,他现在的身份名字事叫风辰尚。拨开了那只手“我为什么要救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为什么啊,可以是为了她吗?她觉得还没说完就会被他给掐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低下头,平复着气息,组织了一会语言:“你不是吸血鬼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血族。”吸血鬼太难听了,风辰尚有些不满,这名字最开始谁取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鼓起勇气,又仿佛一下没了底气。最后软软的颤音低低的响起,一字一句说的无比认真,似是诱惑道:“你知道吗,这世上有一种血液,是非常美味的。因为特别特别珍贵,所以我保证你一定没有喝过,只要你能救他,我、我就给你。”月恹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气势是很没底气的。不管她的血液对真人版吸血鬼有没有电影里演的那样诱惑,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横竖怎么好像都是被吸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笑了,“这个世界上所公认的最美味的血是未成年雌性人鱼血,这是整个将渊星所认证的美味......好吧,我答应你。”看她说的一板一眼的,一副很没见识的样子,风辰尚竟然完全狠不下心拒绝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救他就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她哭着跑了,就算是最新鲜的人鱼血摆在他面前,也会失了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他同意了,月恹恹惊喜的抬起头,她的脸色看起来苍白了许多,笑起来却依旧好看:“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撑开一把新的黑色的伞,月恹恹和风辰尚来到了207号别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等一下下,我马上就回来。”不等他回答月恹恹就关上了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面无表情,让一个血族站在月光下等人,其实一点毛病也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一进门就拿出厕所里的清洁剂对着房间一阵狂喷,她以前看过关于吸血鬼的小说,他们对血的味道非常敏感,很难克制自己,一些较为重的味道可以混淆他们的嗅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再次被打开,扑面而来的厕所清洁剂特有的清香袭来,风辰尚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走了进去。苦笑道:“你是把清洁剂当香水喷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因为西琉他流了太多血,我怕你克制不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他又不是那些低等血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上了三楼,见到西琉的情况,风辰尚很自然的打开床上药箱里的止血药剂,滴到他的伤口上,没两分钟,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凝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看到了西琉的伤口,狭长的凤眼眯了眯,这个一看就是被单面环刀生生割开的,环刀带刺所以伤口很难恢复。看着风辰尚行云流水的上药,包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最好小心些,别太信任这个人。”月恹恹楞了半天才明白是跟自己说话。可是她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辰尚的手顿了顿,不过他也不是小平民,除去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他所做的很多事比‘黑道’狠多了,所以这种他还不放在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西琉的身份多少知道了一些,风辰尚可谓是淡定的很,包扎好后,想捏捏月恹恹软软的脸蛋,举到一半的手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放了下来。“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楼,风辰尚一脸戏谑的看着睁大眼睛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月恹恹,他率先打破了沉默“好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从口袋里拿出耳钉“很好用,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颗耳钉一个翻译外来信息所表达的意思传达给大脑,听着就跟转化为家乡话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是翻译自己的语言,每说出一句话,就会自动探测大脑得出那句话的意思以后透过嘴巴自动变成通用语。真正做到任何种族品种沟通无障碍。各星系平民除外,有一些特殊的能够通过十二宫审核来往于各星球的人,对于各族语言都是掌握的很好的,所以:“这是专门为你做的,喜欢就好。还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月恹恹眨眨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让他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解的看向风辰尚:“什么事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宠物和人类的区别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恹恹点头:“我知道啊,你问这个干嘛?”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