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爱妃,朕饿了

正文第一章穿越

[更新时间] 2019-01-29 17:11:54 [字数] 2436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一边拉着林清浅的袖子,素素一边呜呜的哭了起来,梨花带雨,好不可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刚刚转醒,发现身旁有一位古装打扮的女子啜泣,抬头一看,粉色的纱幔,木制的桌椅和绘满山水的屏风,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这里我明明未曾来过,却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地方,是梦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悄悄掐了自己一把 坐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好痛,看来不是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不成我就这样穿越了?清浅怎么也不愿相信,就睡个觉的功夫,自己就回到了古代,更不敢相信,穿越这种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只记得,昨夜梦到一位身着古装的女子,神色冰冷,面无表情,竟然有这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她飘渺的声音带着三分冷意,如同早春里尚未消融的冰雪:“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如今我不得不走了,以后,你将要代替我,活下去。”说完,只留下白雾茫茫,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没发出半点声息,鬼魅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这些都是真的?我穿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我好不容易摆脱了“拖油瓶”的称呼,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时候,我竟然,穿越了?林清浅有些接受无力,身子一软,又躺了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怎么一直自言自语,难道是落水着了风寒发烧烧糊涂了吗?”素素摸了摸清浅的头,“奇怪,没发烧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素素的低语打乱了清浅的思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无事,许是伤到了头,我失去了记忆。想问问你,现在是什么年月,什么朝代,我是谁,你又是谁?”素素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只好拿失忆来掩饰自己的处境。不管怎么样,大致了解一下情况,不要让眼前的人拿自己当怪物一般打出去才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是泰元五年,大盛朝,你是林御女,我是你的贴身丫鬟素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女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女是皇上的妾,为正七品。除皇后以外,位分最高的分别是一品贵妃、德妃、淑妃、贤妃四妃。在这之下又有二品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九嫔,再下边配有三品婕妤、四品美人、五品才人各九人,六品宝林、七品御女、八品采女各二十七人。而小姐您正是御女林清浅,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素素茫然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那皇帝又是何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上名为颜墨,是先帝的次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我又是怎么受伤的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不小心掉入了莲池之中,幸得被路过的五王爷颜锦所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失足落水?好端端怎么会掉进河里,只怕是有心人想让我“失足落水”,此事不简单,看来是挡了某些人的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落水时,你可曾看清楚当时的状况吗?”清浅觉得此事蹊跷的很,便向素素询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落水时,我没在您身边,不清楚当时的状况。”素素的眼圈微红,“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小姐,怎么就没在你周围照看。奴婢的命都是小姐给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无颜苟活人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摇摇头“傻丫头,不怪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饿了没,你都昏睡了一天一夜了,先喝点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看着素素碗里的粥,微微皱眉,一碗米汤加上少的可怜的米粒,这也称得上是粥吗?不禁让人想起古人作的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薄粥稀稀水面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鼻风吹起浪波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好似西湖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少渔翁下钓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以说是十分形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原主在宫中过得并不快活,还有人想她死,以后要小心些了。清浅叹了口气,“你刚才说,我跌入了莲池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素素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现在莲池里有荷花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是七月,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小姐你问这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事,待我喝完粥,给你弄点新鲜吃食尝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浅把粥喝完,填一填肚子,便让素素带路去往莲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莲池边。朵朵莲叶间,俏皮的莲花时不时露出娇羞的脸,微风浮动,满池的荷叶跳起了舞,真是美不胜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莲池真的有好吃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把那荷花采过来,便有了。”看到岸边停靠着小船,清浅利落的上了船,也招呼素素赶紧上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要被皇上知道了,怕是要怪罪的呀。”素素有些犹豫,不知如何是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这里,半个人都没有,安心的去摘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别可是了,你也不想饿肚子吧,再磨蹭下去,就真的有人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素素认命的上了清浅的贼船,用力摇动着船桨,向莲池之中的荷花靠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船荡起圈圈涟漪,惊吓到了湖中的游鱼,鱼儿摆摆尾巴,慌忙逃向水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忙个不停,小心避开梗上的刺,折着新鲜的荷花荷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莲花池中清风微动,暗香萦绕,清浅忍不住哼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夕阳斜 晚风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来唱采莲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红花艳 白花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扑面清风暑气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划桨 我撑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欸乃一声过小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船行快 歌声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采得莲花乐陶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荷花酥了。生活在古代也是有好处的,没有污染,到处都是新鲜的空气和干净的水。这样的生活,真的是生活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人难以想象的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清浅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也没能游历过祖国的大好河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于清浅来说,小时候,世界就是孤儿院小小的一方天地,没有山高水远,没有秀色无边,只有破败的墙垣和陈旧的房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长大一点,学校就是清浅的整个天地,除了学习,再也没有什么可做的事。养父母对于清浅并不苛刻,但也不算亲厚,终究是有些尴尬和陌生的人罢了。和父母一起出去旅游,是清浅从没有过得经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长大以后,清浅在一家高级的酒店做厨师,工作填充了她所有的时间。哪里能够像现在一样安闲自在的在莲池中游玩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尝试一下古人清风明月的日子,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女粉色的衣裙在朵朵莲叶的衬托下,煞是好看,如玉的皮肤,清秀的眉眼,微微一笑,梨涡浅浅,像是花中仙子流落在人世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素素不禁有些看呆了,这么美的小姐,皇帝怎的不喜欢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里,林清浅躺在古朴的木制大床上,左摸摸,右摸摸,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身在古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漆黑的夜,独处异乡的脆弱使她白天做的心里建设化为了乌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多希望,明早一睁开眼,自己还在出租屋里,要去店里上班,做糕点。而不是在这里当什么劳什子的御女,成为皇上莺莺燕燕中的一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就好比你用了小半辈子爬出了一口深井,刚准备坐在井边歇口气,就掉进了隔壁的一口更深的井,可她能怎么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究还是困意战胜了理智,林清浅在埋怨老天不公中睡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更烦心的事还在后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写文,望大家海涵。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