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生死局

第一卷第五局 故人相识,将失挚友

[更新时间] 2018-12-17 13:55:12 [字数] 3258

“你们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弦安和清羽甫一进门,便看到原先躺在床上的男子,端坐在圆凳上,双手握拳放在石桌上,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弦安跨过门槛,伸手拦住原本跟在自己身后,现在却要跑到自己前面,怒气冲冲的清羽,慢悠悠地走到桌前,仿若没有看到男子突然戒备起来的动作一样,施施然地坐在了男子对面。清羽看到弦安就那样坐了下来,便也气鼓鼓地走过去,坐在了弦安的旁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是一局,不才正是这镖局的店主。”弦安淡淡的说道,并用眼神示意清羽不要插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传闻说,没有你们送不到的镖,可是真的?”男子有些急切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前的镖的确如此,但自不才接手这镖局后,还未接过镖,所以不才并不能百分百保证。”弦安缓缓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有多大的把握?”男子皱眉,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弦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阁下如若不透露隐情,不才也只好当作普通的肉镖处理,不一定能百分百完成阁下的生意啊。”弦安不疾不徐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闻一局的镖师,无所不能,没有他们到不了的地方,今日一见,倒是名不副实啊!”男子冷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人!姐姐都说了,镖会送到,但是,你显然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情也想一并解决了,姐姐才会这样问你的!”清羽愤然地从圆凳上跳起来,一掌拍碎了三人面前的石桌。弦安却依然端坐在圆凳上,不喜不悲,没有一丝波澜,倒是男子在清羽站起身的那一刻便也站起了身,还往旁边退了几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某今天到要看看,二位的能耐了!”男子起身避开掉落的石块,伸手幻化出一条锁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师后人,何时也会了这些武道?”清羽略带诧异的看向弦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弦安不着痕迹地勾唇,却并没有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究竟是谁!”听见清羽的话,男子挥着锁链做出一副攻击的样子,戒备地看着一脸淡然的弦安和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清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剑拔弩张之下,弦安却恍若没有感觉到一样,不疾不徐地站了起来。弦安突然的起身,让男子紧了紧手中的锁链,愈发戒备的盯着弦安和清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弦安却只是站在那里,轻轻笑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一息,男子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突然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瞪大了双眼,满眼的不可置信。“你们是?”男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只是还未说完便被清羽打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没错,我们是你的族人,这下明白姐姐刚才为什么要问你有什么隐情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们族人的份上,我们都不稀得理你!”清羽翻了个白眼,看起来不耐烦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看着眼前一脸不屑的小女娃,一下子失语了,这个时候好像不管说什么,都不太对啊,那干脆就不说了吧,男子暗自点了下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清羽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只见清羽连蹦带跳的走到男子跟前,看着男子的衣服下摆,清羽想了想,从旁边拖过来一条圆凳,吭哧吭哧地爬上去,确定了平衡之后,缓缓地站了起来,带着八卦的表情贼兮兮地问道:“你心里的那个月伢是谁啊?你干嘛总想着他。”说完,还向男子挑了挑眉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男子看了看不远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儿的弦安,又看了看自己跟前跟看热闹一样的清羽,半晌,闷闷地说道:“月伢,是我要保护一生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弦安看着眼前突然陷入悲伤的男子,并没有说什么,依然淡淡的,让人平添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但是却又不突兀,反而觉得本该如此。反观清羽,听见男子的话语后,先是啧啧了几声,再特别做作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声的说道:“真肉麻!”随后,又偷偷瞟了几眼男子,便开始对着男子做起了鬼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看到眼前故意扮丑的清羽,伸手捂住了眼睛:“真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羽出乎意料的没有像以前的性子一般,狠狠地骂回去,只是若有若无的哼哼了几句:“不弄了,不弄了,我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双手抱臂站在圆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点头,松开了自己的手,露出泛着红的眼眶,仔细一看,之前捂着眼睛的手上隐隐还有几处反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未等清羽问出第二个问题,之前的男子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与男子神似,却多了几丝神秘的冷酷少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现在正处于过渡期,不要频繁化形,不然过渡期已过,成年之时,你可能会扛不过去。”弦安慢慢走近少年,依然淡淡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年点点头,敬畏地看着眼前从刚才起就变得威严的弦安,他能感觉出来,弦安的身上有一种很霸道的力量,但,除此之外,当面对弦安之时,少年还能感受到一股来自血脉里深深的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属下明白。”少年低头应是,简单的行了个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师非成!”清羽却在这时突然说道“你为什么不利用占卜一术去占卜此事吉凶与否?成功与否?代价几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清羽喊出姓名的,名唤非成的少年,异常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娃,又不确定的看了一眼弦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羽与生俱来的是读心之术,莫要惊慌。不过,她这读心之术,一言难尽。”弦安安抚地看向惊愕的非成,随后又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非成,你现在能否明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非成叹了口气,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深深呼吸了几次以后,带着弦安和清羽,陷入了自己的回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年前,属下由于贪玩,跟族人迁徙的队伍走失了。属下仅凭树上的野果,独自在森林过活了数月。其实一个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真的挺好的。但是,遇到月伢以后,属下的想法变了。”非成看着听的很认真的清羽,和一脸淡然的弦安,苦笑了一下“属下和月伢之间的情感,从未向外人提起。属下有数不清的话想说,但是,现在真的不是诉说的时候,属下现在只想救回月伢,旁的,等月伢被救回,属下再细细禀报上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我心急了,无妨。”弦安淡然地点点头,将几丝茫然若无其事的压制在双眸中,依然不喜不悲,缓缓地走过去,牵起在圆凳上不停晃腿的清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跨过门槛,弦安才回头看着非成“莫急,明日,我们定能救回席凉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属下,多谢上君!”非成正要行礼,却又听到弦安说:“我从不在意此等繁文缛节,非成心中敬重即可,口头上无需再说属下,上君等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属……,非成知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忙碌的一天总算过去了,李大郎盖好被子,闭上眼睛,满足的笑了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可是赚了好几十个铜板呢,再攒一段时间的钱,就可以给阿娘置办一套漂亮的新衣裳了呢,想到这里,李大郎的笑容加深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李大郎一想到自己阿娘讲的关于“一局”的事情,顿时睡意全无,睁开双眼,打量着四周,随后又用被子蒙住了头,不一会儿又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反复折腾了几次,李大郎,终于用被子半掩着脑袋睡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晚上睡得不好,李大郎也和平时一样,按时起了床,洗漱好,便背上昨晚解在庭院中间的货架,轻手轻脚的推开大门,蹑手蹑脚地跨过门槛,轻轻关上木门,小心翼翼的上了锁以后,便急匆匆地往进城的方向赶路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在四更的时候,农田旁,两个背着货架的汉子相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诶诶诶!李大郎!咱俩结伴走吧。”一名壮实的汉子揽过比自己瘦小的李大郎,重重地拍了几下他的肩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昨晚回去问了我娘了,我娘跟我说,那家镖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直在那里了,古怪的紧呢。还有啊,那个镖局接镖的规定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人就都知道了。你说那位店主,明明都没有开门营业,怎么这接镖的规定就人尽皆知了呢!”瘦弱的李大郎挣脱开了雄壮汉子的大掌,急急地往前迈一步,回头,异常激动的说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家不是从外地迁徙过来的吗,我昨天问了,我们之前待着的地方,也有人提过这家镖局,你说奇怪不奇怪。”壮实汉子挠挠早晨没刮净的胡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大郎没有回复壮实汉子,转回去,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壮实汉子见状,赶忙跟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就这样保持着沉默和距离,不发一语地走到了城门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咱俩今天不去那家镖局旁边摆摊了?”过了城门以后,壮实汉子停了下来,拉住自己身边还在往前走的李大郎“诶,我说,那里那么恐怖,你还去那里摆摊干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朱铁柱,你觉得除了那块地盘,我们还能抢到那块地盘?”李大郎用力挣脱开朱铁柱的手“就算恐怖,又能怎么样,我只想赚钱,不管它怎么恐怖,只要它不影响我的进账,我都不在乎。”李大郎看上去很淡定的说着,只是双手紧紧地攥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朱铁柱看着眼前透露一幅无可奈何和恐惧的李大郎,莫名的,心里有一丝酸涩和心疼,朱铁柱挠挠胡茬,傻傻地看着李大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傻站在这里干嘛?走啊!”李大郎奇怪的看了一眼眼前一直站在的朱铁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朱铁柱突然缓过神来,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李大郎,自己一个人径直的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大郎看着朱铁柱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阵的失落,却也没说什么,使劲的晃晃脑袋,往着一局的方向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