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生死局

第一卷第九局 真假难辨,身陷迷局

[更新时间] 2018-12-21 21:37:49 [字数] 3053

清羽看见了小书房内的那一幕,顿时气冲冲地跑了进去,硬生生地从弦安身上掰开了乔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这个登徒子!”清羽将弦安护在身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可真是,乔某人对弦安绝无任何非分之想。只是将弦安当作了自己的亲兄弟啊。”乔木带着一丝委屈看着清羽背后的弦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心中的不安被乔木打消了,虽然弦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不安,不过对于这种感情上的问题,弦安从来都是得过且过,只要不影响大局,就从来不去在意,因此,倒也没有去细想自己的不安究竟是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尔,为兄问你,平常为兄可与你也是这般相处的?”乔木看见弦安眼中的防备终于卸下,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尔楞楞地站在书房门外“兄长觉得是就是,小弟不敢妄自议论兄长。”说完,乔尔神色紧张的看着乔木,好似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一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这弟弟啊,平时读太多书,人都读傻了,在外人面前总是这般紧张。还请弦安和清羽莫要嫌弃。”乔木说着说着,慢慢踱步到了门口,将弦安和清羽和乔尔用自己的身躯隔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完乔木的话语,清羽突然一下子生气了起来,弦安暗暗拉住了清羽的手,摇了摇,示意清羽先不要冲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兄说笑了,乔兄是弦安的恩人,弦安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跟乔兄置气啊。令弟看起来身体有些不适,不如乔兄先带令弟寻间房暂时休憩片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真是善解人意,那乔某人就不再耽搁,这边带着我这不成才的弟弟去随意寻间房休息去了。”乔木温柔地看着弦安,眼眸中透露出些许不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倒是弦安招待不周了,乔兄且慢,弦安还未将这镖局跟你好生介绍一番。”说罢,弦安松开握住清羽的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二位请进。清羽,去喊非成上来一起听。”与此同时,弦安展开了自己的内心【清羽,莫要在这两个人面前动用术法,走下去】并且强硬地开启了清羽的读心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清羽知、道、了。”清羽重重的说道,听起来像是有些不耐烦。但是,她却趁着乔木看着弦安的时候悄咪咪的对着弦安眨了一下眼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到书房门口,清羽狠狠地瞪了一眼乔木,随后往大门外面左边的楼梯下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清羽这是怎么了?”乔木疑惑地看着弦安,依然站在书房外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无碍,清羽只是在耍小性子。之前清羽莽撞,冲撞了乔兄,还望乔兄不要介意才好。”弦安扯出一抹笑容,不过一瞬,便又收了回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这是何意,乔某人岂是斤斤计较之人,清羽这般活泼,乔某人羡慕还来不及呢。唉,说来惭愧,乔某人这弟弟啊,还比不上清羽半根手指呢!”乔木无限可惜的说道“乔某人真希望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妹妹啊!”乔木说完这句话,眼神变的越来越温柔,带着一丝傻气,笑眯眯地看着弦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兄说笑了。二位快请进。”弦安一脸淡淡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乔木微微低头,半合上了眼,将眼中的无奈隐藏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当时心里冷笑,呵,乔木啊乔木,你也有无奈的时候,等着吧,等着看我以后如何抢走你手上的一切,再得到你得不到的东西,到时候,我还要将你的脸狠狠踩在地上,让你为我的一切喝彩。想到激动之处,乔尔低下了头,突然跪倒在地,如果有人仔细去瞧一眼乔尔的双目,就会看见其中无尽的疯狂和嗜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见自己身后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乔木抱歉地看了眼弦安,转身,将跪在地上的乔尔提溜了起来“乔尔,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乔木关心地问着乔尔,乔尔依然低着头,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兄长对不起,愚弟错了,愚弟不应该给兄长丢脸的,可是愚弟真的受不住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皱了皱眉,怎么这般胆小,以后可怎么办,以后一定要好好磨练才行,天天看书,把人都看傻了,以后还要多限制他看书才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尔,为兄何时怪罪过你,你且把头抬起来,如此畏畏缩缩的,成何体统!”乔木带着一丝生气,强硬的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兄长……”乔尔嗫嚅着,头愈发地向下低了,整个人也在发着抖,像是在惧怕着自己面前的乔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气极了,怎可如此胆小!刚想狠狠地教训一顿乔尔,却想到弦安正在一旁,便生生地憋住了自己的怒火,只是提溜着乔尔的手却越来越用劲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尔埋着头,详细地想好了许多种报复乔木的计划,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像是淬了毒的暗器一般,使看到的人不寒而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但是,因为他埋着头,弦安和乔木就无从知晓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兄?”弦安疑惑的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的眼神暗了暗,松开提溜住乔尔的手,在乔尔快要重新跪倒地上的时候,伸手,架住了乔尔的臂膀“舍弟实在是没出过远门,这一时间,有些害怕了。”乔木搀着乔尔走进了书房,在乔木架住乔尔臂膀的时候,乔尔异常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乔木只得加重了力道,将乔尔梏的死死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没有回话,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弦安走向乔木和乔尔,伸手想要扶着乔尔的另一边,却被乔木巧妙地避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我来就好了,我这弟弟啊,重得很,莫累坏了弦安。”乔木依然笑眯眯地看着弦安,脚上加快了步伐,几个跨步就把乔尔放到了石桌旁饿圆凳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收回了自己的手,奇怪,乔木明明知道我的力气比他还大,怎么可能会搬不动他弟弟呢?弦安暗暗记下这个疑问,脸上却依然十分的淡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放下乔尔之后,走到弦安面前“弦安,非成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非成是我们接的第一镖,我觉得他的武功不错,所以打算将他招揽进镖局里做个镖师。”弦安淡淡的说着,边说边走到石桌旁,想了想,伸手一挥,小书房就完全变样了,完全就是楼下议事厅的模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弦安这本事倒是越发精进了,找机会,乔某人可要向弦安好好讨教讨教啊。”乔木一脸惊喜地看着弦安,眼里全是满满的欣赏。不愧是弦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兄抬举了,不过是在师父先前教过的法术上面,稍加改动罢了。”弦安对乔木的话没什么反应,悠悠地坐到了议事厅的主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乔木先是看了一眼面容憔悴的乔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坐到了弦安左侧下首的第一个位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三人,相顾无言,乔尔自顾自难受着,乔木则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弦安,弦安双目半合,静静地看着地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大郎任朱铁柱拉着自己往院子深处走去,没有半分反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脑子里一直回响着朱铁柱刚才说的话:“可是,离你太远了,我会不开心,我今天早上,心里可难受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想让他难过。李大郎楞楞地想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但是,可惜的是,直到他俩停在了一处幽静的小院子面前,李大郎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爷!阿爷!我回来了!”朱铁柱喊了几声,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回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朱铁柱搔搔头,放开了李大郎的手“大郎,你且在外面等着我,我进去找找阿爷在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大郎傻傻地点点头,还伸出手挥了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朱铁柱笑了笑,想到什么,收住了笑容,踏着古怪的步伐走进了院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朱铁柱脚下几番变换着步伐,不多时,眼前的景色竟然与外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此时憨傻的朱铁柱也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祖父?”朱铁柱焦急地喊着,脚下却不敢乱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一只蝴蝶却停在了朱铁柱的鼻尖,定睛一看,这蝴蝶竟然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柱儿,族中出事了,祖父将这套玄铁筑先传给你,若是三天之后,还未看见祖父归来,便将这玄铁筑仔细收好,好好地在这里待着,哪都不要去,到了时间,你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前一秒还在扇动着翅膀的木质蝴蝶,在最后一个字音结束后,便成了灰烬,悬浮在空中,朱铁柱轻轻一吹,将灰烬吹落在地,神色凝重的从身上取出一把琉璃刀,褪去上衣,在自己的左臂肱三头肌长头处,狠狠地割开一道口子,奇怪的是,并没有鲜血流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绵绵的白光争先恐后的从那道口子里跑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些白光,不一会儿便将整个空间包围了起来,朱铁柱见状,轻轻地喊了一句“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大郎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院子突然消失,朱铁柱一个人半跪在地上,不过一会儿,自己站着的地方也变成了荒草丛生的破神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了,朱铁柱家里正是之前的破寺庙啊,李大郎猛然想起小时候经常经过的那间阴森森的神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