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他从佛光中走来

正文第十三章 门巴往事其二

[更新时间] 2019-01-12 00:03:53 [字数] 3097

一个月后,我和巴莫在全村人的祝贺之下结了婚,可惜的是那天下了非常大的雨,大到感觉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我们刚在米沃佛下起誓,就看到大殿外突然乌云密布,不一会儿瓢泼大雨就毁了这个本就不受祝福的婚姻。我听见台子底下有好多非议,巴莫似乎看出了我的愤怒,他抓紧了我的手,示意让我放轻松。然后在我耳边低语着“以后的日子还长,你现在跟他们置哪门子气。”我点点头,很想朝他微笑,但我真的是笑不出来了。暴雨的来临,浇灭了所有人对于这个所谓喜事的热情,一切的高兴气息都消失殆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巴莫拉着我进了我们的新房,位于四楼的一个空房间,他告诉我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开始,过去的种种就让他过去吧。他把新房装饰的特别漂亮,红色的窗帘,红色的被子还绣着我从没有见过的花纹。他说这是他托朋友从上海买来的,还有一台只能当摆设的电视机,沙发、床、柜子他都换成了和之前不一样的样式。说不感动是假的,那个时候我和巴莫真的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直到我们的宝贝央金到来之前。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还能拥有一个孩子,我以为佛祖早就剥夺了我作为母亲的权利。没想到啊,我竟然在婚后的第二个月重新要做母亲了。我和巴莫都特别的开心,甚至我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当时他威胁我的样子了。他也跟我保证要当一个好父亲,协助我管理好门巴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提防别人对胎儿的不怀好意,我向来是谨慎到连喝一杯水都要先用藏医针浸过之后看到针没有变色再喝。主要是要提防严之峰。他还在这里不知道做些什么,族里的某些小伙子还对他特别的崇拜。自己曾想过要赶走他,可是很有可能会引起民愤,说到底我现在的地位并不稳固。所以只能放之任之,可令我生气的是连巴莫都跟他关系变得好了,我还问他为什么要跟他这样一个禽兽走得近。他蹲在地上,头轻轻贴着我的肚子,听了听。向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站起来,坐在我旁边手轻轻揽着我跟我说“严之峰还有用处,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点点头“你还是不要跟他走太近,我怕他会伤害到孩子。”说完,我摸了摸她,她竟然动了动,我赶紧让巴莫跟她说话,她又踢了踢我的肚子。我和巴莫相视一笑,那一笑感觉真的太幸福了,我们更加期待了宝贝的到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央金赶在了门巴族每年一次的圣水祭祀仪式前出生了。我开始还在担心挺着大肚子会不会不适合做法事。我越来越爱这个带给我幸福的孩子,甚至某一阶段真的忘记了曾经那个给我带来悔恨和诅咒的孩子。之前我问过莫啦到底是什么依据选出天赐神女,莫啦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你看哪个女子不顺眼便让她代替全族人去见米沃佛,当我听到理由的时候我真的惊呆了,我的莫啦拥有族里独一无二藏医针的莫啦竟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又提醒了我千万不能取消了圣水祭祀不然全族会陷入恐慌,觉母的地位会受到威胁。竟然是这么个意思啊,可笑至极啊。所以我在那一年的圣水祭祀仪式上并没有选出天赐神女,我必须要推翻以前的旧习俗,而是带着我的族人们重新开始。我告诉族人从此以后不会再有这个仪式。几乎所有的族人都在为了我这个决定而高兴,也有许多莫啦那个年代的人提出抗议,但多数总是说的算的那一方,那一年,没有圣水祭祀。要说原因,只是我想为了我的女儿积攒一点稀薄的福报,我自身已经有太多的孽障,现在为了我仅有的女儿,我想哪怕改变一点也好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就在仪式结束的第二天,全村里所有未出阁的和没有生过孩子的女眷全都死了。每家每户把尸体堆在大殿前的小广场上。我让巴莫抱着孩子在屋子里没出来。人就是这样,前一天还在为我做的决定而支持着,现在却要讨伐我。那是全村所有未出阁的女眷啊,最小的甚至刚出生。可是我很奇怪,为什么央金却没事。我拿着火把在所有族人的面前把这些惨死的女眷点燃了,让他们魂归到米沃佛的身边去了。并立誓说一定要找到真正的圣水解救全族人。我坐在殿外的广场上一直等到所有尸体灰飞烟灭之后,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尸体的死相,七窍流血,全身成紫青色状,明显的蛊毒发作。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得蛊毒而死。忽然,严之峰站在广场的另一边带着狠毒的笑看着我。我立即转身回到屋里查看央金的情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和严之峰绝对脱不了关系。我回去后,央金安静的被巴莫抱在怀里。巴莫却对我很淡漠“你为什么没有举行圣水祭祀仪式?”我被问的一头露水,想要接过央金的手被他闪掉了。“巴莫,你怎么了?”“我问你,为什么没有举行圣水祭祀!”“举行圣水祭祀需要牺牲掉一个无辜的女眷,我想为我们央金积点福报。”“你杀的人还少吗?这一个两个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巴莫的改变让我觉得既奇怪又愤怒。“是不是跟严之峰有关系,为什么央金没事?”巴莫白了我一眼“你还想我们央金出事吗?”我摇摇头“不是的,我只不过问问。”“我已经给央金服过药了。”我的心瞬时咯噔了一下“什么药?”“让蛊虫在体内沉睡的药。”“巴莫,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巴莫却反问我道“你难道不知道?”我被问懵了,觉得头有点晕,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巴莫“你告诉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一切简单来说都是你的阿爸和莫啦造成的,至于我们的央金。”我突然变得慌张起来“央金…央金怎么了。”“央金她,被严之峰投喂了母蛊。”“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让她离开过我的视线啊。”“这不是你能主宰的,你这个觉母只是个傀儡,当的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要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问严之峰吧。至于央金,我只能告诉你她死了全村的人就能活了。所以圣水祭祀仪式不能断,断了的话我们的央金就没命了。”巴莫放下了央金,亲吻了她的额头。从此以后我很少再看见巴莫。后来他告诉我他去为了央金,研究牵制母蛊的解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并没有去找严之峰,我怕知道真相后真的再也承受不住,央金还小,她需要母亲。可是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我的担忧也一天天增多。由于母蛊的牵制,央金发病的次数却来越频繁,看到她像被虫蚁啃噬般的痛苦,我的痛苦也在日益增加。央金渴望上学,但是巴莫不同意,所以只能找了很多旧版的学习材料给她,让她自学。但是自从那年之后,我没让圣水祭祀少过,虽然仍然有很多人惨死,但至少我的央金她还活着。我明白了央金是母蛊,村子里其余人身体里都带着子蛊,所谓的圣水也并不是圣水,只不过是掺杂了能使蛊虫沉睡的药而已。至于真正的解药,没有人研究出来,巴莫在那个山洞里几乎呆了一辈子都没有研制出蛊毒的解药。至于他和严之峰两个人的勾当我不再管,尽管到了最后我真的成为了一个傀儡,而严之峰带着所有人驻扎了下来,村子里开始进了大量设备甚至还有我从来没见过的车和武器,后来严之峰走了,我自那以后再也没见过他。听说是他家里的侄子接管了这些,继续让巴莫帮他做研究。我也懒得再管,一心只想着我的央金能够活着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我看到骆非和张宁夭的时候,我莫名就对骆非充满着希望,我感觉到只有骆非可以解了蛊毒救我的女儿。所以我带走了那个孩子来牵制住骆非,希望他能完成我最后的夙愿。班丹缓缓睁开了眼睛,她还和之前一样坐在椅子上,窗外天已经开始慢慢变亮,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原来一个人的一辈子可以如此短暂啊。回想着自己从17岁那年到现在,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错事。最终还是报应在自己身上,报应在央金身上。做了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她不得知,只不过可能这辈子她都要活在深深的愧疚和悔恨中了,她突然又想起那个孩子,长的真的跟严之峰太像了,可是明知道她也是自己的骨肉却一点想要疼爱她的心都没有。是害怕直视她吗?觉得心里有愧吗?还是根本不敢让她当自己的女儿,她明明是那么的优秀,而自己作为她的生母抛弃了她,甚至喂给了她失心蛊,想要毁了她。自己终究是不配当她的生母,好在还有骆非,有骆非代替自己来爱她,保护她,给她温暖和所有的爱……可是她还是好想跟张宁夭说,阿妈错了,阿妈对不起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