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死人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002  |  更新时间:2019-07-15 11:12:05 全文阅读

  春柔好好的突然没了,整个院子人心惶惶,尤其是春书与春柔自小长大的情意,怕是日日夜不能寐。

  苏柔儿叹了口气,将春书唤到身旁,放轻了语气,“你这几日精神不大好,如若真的不能安心伺候,我可放你休息几日?”

  春书一听这话就慌了,她知道自己这几日突闻噩耗,不能专心伺候。但若是真放她几日休息,她手里的活被旁人接过去,以后就没有这样的体面了!

  “苏姐姐,这原是我不好,你饶我这一次!从明天开始,我就收心,安安心心伺候小郡主。”春书说话间眼泪都出来了,也是知道害怕了。

  苏柔儿见春书如此慌张,也不紧逼,她原本就是想敲打一下春书,并未真的想发作她,“你今天说了,我也再信你一次。这两日我要告两天假,我也就将这些事交与你了。”

  “我……我一定不会辜负苏姐姐。”春书擦干眼泪,也不敢懈怠,忙去小郡主身边侯着。

  苏柔儿这会才放心了许多,她这几日的心思都在晋王身上,小郡主这里再安排不好,若是出了差错,她就难逃其咎了。

  顾远峥此刻已经调了一味药了,正在一旁记着刚才配药的分量。

  书房的门被推开,顾远峥抬头,自然是苏柔儿来试药了!

  顾远峥将药端起来,放在桌前,“这药喝了之后,一盏茶内会发作,疼痛先是从小腹处蔓延开,或许还会发作到别的地方,然后我会给你扎针把脉,看药效如何。”

  苏柔儿也没说旁的,只上前将药一饮而尽,极其豪爽!

  顾远峥看了眼苏柔儿,给身后的两个小丫头吩咐着,“你们去搬个软榻来,服侍苏姑娘躺着,一会有的折腾了。”

  苏柔儿闭着眼慢慢感受身体内的药性,紧握着双手,满脑门的汗水,也是紧张的不行!

  刚才未喝药的时候,苏柔儿还未觉得什么。但此刻药在体内发作,那种恐慌感却慢慢浮上来。

  顾远峥一看紧绷着的苏柔儿,自然也是清楚苏柔儿此刻的恐慌,忍不住开口提醒,“苏姑娘放松一些,若是太过于紧张,会在药效发挥过程中不易查看。”

  苏柔儿听里顾远峥的声音,长长出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放空,不被恐慌支配。

  顾远峥上前给苏柔儿把脉,脉象也越发平缓了,心下满意了许多。

  一盏茶很快就过去了,苏柔儿只觉得小腹处麻麻痒痒的,然后就是一丝疼痛蔓延开,慢慢的扩大!

  苏柔儿的手紧紧拽着衣服,手指青白,顾远峥面前摆着齐齐的一套银针,见苏柔儿这个样子,立马提起银针插在苏柔儿的手腕。

  苏柔儿觉得痛意立马被阻断一般,手下意识的松开,顾远峥的声音也传来,“除了小腹的疼痛,可还有哪不适?”

  “胸口沉闷……呼吸好困难……”苏柔儿这句话一说完,猛烈的疼痛立马袭来,感觉自己的肠子都搅到一起了,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嘶……”

  顾远峥给苏柔儿把脉,仔细的看症状,也是一脸沉重。

  这种法子本来就极其不人道,虽然事出有因,苏柔儿是自愿试药,顾远峥也觉得有些不适。

  这次的疼痛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苏柔儿的脸色苍白,整个人也都蜷缩了起来。顾远峥强忍着不适,等着药效挥发干净,如果中途制止,那这试药也白瞎了!

  “啊……”苏柔儿撕心裂肺的喊出最后一嗓子,实在支撑不住晕过去了。

  床榻上晋王的眉头轻皱,似乎也被这声惨叫惊扰了。

  顾远峥见苏柔儿这般痛苦,怕是药效也挥发的差不多了,赶紧施针稳住苏柔儿心神,未免让她伤了底子。

  顾远峥看着药渣叹了口气,这个药性太重了,得再轻一些,怕还得试个两三次!

  苏柔儿迷迷糊糊的,她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梦里有晋王、有轩儿,轩儿还脆生生的唤晋王‘父王’。

  “苏姑娘……苏姑娘……”苏柔儿被人从梦境中呼唤出来,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只见是晋王身边伺候的两个小丫头。

  羊毫、书毫两个小丫头见苏柔儿醒里,也放心了许多。刚才苏柔儿叫的惨烈,她们可是被吓的不轻。

  羊毫端着一碗汤药给苏柔儿喂,“顾谋士离开的时候吩咐了,姑娘一醒来就要把这汤药喝完,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苏柔儿点头,自然是不反驳,只是乖乖的任由羊毫服侍。

  刚才的疼痛实在是厉害,苏柔儿现在想起来都心悸。

  苏柔儿喝了药发现一个问题,羊毫书毫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以前她们虽然恭敬,但面上都冷冷的,今天却比平日多了几分人气。

  苏柔儿任由着羊毫给她紧了紧被子,也没有力气道谢了,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忍不住又睡过去了,只是依稀听见羊毫的声音,却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

    羊毫书毫见苏柔儿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眼底有了几分怜惜与敬佩。

  羊毫更是忍不住开口:“苏姑娘平日看起来就那样文文静静的,真遇到事情还真能豁的出去!”

  书豪点了点头,脸上还有些怕怕的,“刚才苏姑娘叫的那样厉害,我真是吓到了。顾谋士说,还得试几次呢……”

  羊毫听完书毫说的话,脸上也有些不好了。

  苏柔儿一直昏昏沉沉的,一直在第二天早晨才有了知觉,她只觉得自己嘴巴干干的,下意识的呼出声音,“水……水……”

  苏柔儿的软榻就摆在晋王床边,就紧挨着,所以苏柔儿微弱的呼唤声没有唤来丫头,反而将晋王给叫醒了。

  晋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床顶有些不知所云,又看看身侧躺的苏柔儿,眼睛里浮出一丝疑惑。

  苏柔儿怎么在他床边?他这是睡了多久!

晋王只觉得事情蹊跷的很,脑海里晕倒前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出来,他刚想挣扎着爬起来,一股眩晕感袭来,立刻没了意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