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帝休夫又失败了

正文第四十五章 志向

[更新时间] 2019-07-26 11:56:00 [字数] 3209

文砚与文筱告别没过多久,他就遇上了来传唤的小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少爷,二老爷家的三姑娘请二少爷三少爷过府一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老爷家的三姑娘,这指的便是文听书了。文砚朝小厮点点头,道:“你去唤二哥,我在大门处等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很快便来了,见到文砚,他笑道:“你说,三妹妹找我们有什么事儿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摇摇头,道:“不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道:“一同走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到半途,文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情绪变得有些落寞,闷闷道:“再过几年,我们怕是不能这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心想:“是啊,三妹妹今年十四了,至多再过两年,她的亲事怎么着都该定下了。到了那时,自己与哥哥就不能像现在这样亲近了,亲兄妹太过亲近都恐落人口舌,何况是表兄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也面露失落之意,不过随后,一旁的文墨又朗笑出声,他道:“我竟想象不出来,日后该是怎样优秀的一个好儿郎才配得上我那个犹如仙子般清灵雅丽的妹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样的人都配不上的。文砚在心中暗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到了文府,立刻就被小厮引去了小花园。走着走着,文墨不禁心中有些感叹:小时候他们俩还可随意出入三妹妹的院子,长大了却都晓得避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请两位少爷稍候片刻。”小厮对二人道,他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婢子送上了糕点茶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未动那些吃食,他凭栏赏景,与文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近处站着的好几名婢子都在拿眼偷偷打量他,文砚现在可是个“香饽饽”,他学问造得好,人竟也这般俊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对这些都不予理会,只顾赏着花园的景色。突然,一抹月白色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隔着远了,他瞧不清她在做什么,只是觉得那身姿十分灵动欢快。府里就这么几位姑娘,文砚略微一想,便晓得是文听蝉无疑了。文听晗的行为处事虽然张扬了些,但现在因着她是待嫁之身,性子已经尽量变得稳重了许多,文渲他也是晓得的,聪慧不足,瞧人眼色的本事倒是使得利索,她们二人都不会在院子里这般玩乐,如此来看,便只有那位“新来”的四妹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听蝉……”文砚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儿,文砚说不清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情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次他帮她只是因为她那无助又不肯妥协的模样像极了他自己,心里颇有些感同身受罢了,这才会施以援手。接着看着文听蝉痛失生母,他倒是真有几分怜惜她的,只是遭遇于氏说亲后,他对于氏积久的厌恶冲淡了那一点点怜惜,他又是不耐烦见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瞧见文听蝉欢快的模样,文砚不由得心里嗤笑,想着:“原以为她与我一样难做,殊不知却是自己想多了,也对,王夫人是什么人,她怎能与于氏相提并论,纵是王夫人再不待见文听蝉也不会亏待了她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被垂花门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吸引,他转过身去,紧接着便听到清澈澄明的声音从垂花门后头传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位哥哥来了。”人还未瞧见声音却到了,当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珠帘被婢子拂开,文听书的盈盈笑脸露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妹妹。”文墨文砚笑着向文听书打招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宴里未曾好好瞧过三妹妹,哪里晓得自己不过离家一年,三妹妹长得这样快,模样真是越发出尘了。”文墨一见她便由衷地赞叹道。文砚也跟着点点头,文听书明眸皓齿,顾盼流光,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听书抿唇轻笑,眼里满是柔光,她道:“二哥哥也愈发俊俏了,想来不久之后便可高中,到那时,二哥哥可要护着点儿书儿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自然。”文墨毫不犹豫地应道,“男儿发奋全为护佑身边之人,你乃是我的妹妹,护佑你是应当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先别应那么快嘛,到那时有了嫂子,还不晓得会怎样呢!”文听书笑眯眯地道,眼里却颇有些触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丫头!”文墨笑骂道,“自个儿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怎好意思来提嫂子,也不怕羞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听书毫不在意地道:“自家哥哥面前能有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言,文墨文砚眼里的宠溺之色更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都站着干嘛,坐罢。”文听书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一边坐下,一边开口:“对了,三妹妹找我们是为了什么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有要事的。”文听书与他们说话也从不弯弯绕绕,她一坐下就直截了当地开口了:“过些日子该是开春了,文府在南城中算是有些名望的,开春了总得办个宴请些夫人姑娘聚一聚才是。母亲和二姐姐忙着亲事,无暇办宴,今年这开春宴便落在我头上了。”文听书不急不缓地道来,但她的语气中仍是有一丝丝的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接手办大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王氏是怎样想的,之前办这种大事,一向是王氏主办,文听晗在旁边帮衬着,从来没有这个仿若“避世”般的文三姑娘什么事儿,这下,王氏居然把开春宴全权交由了文听书来办,真是令人咋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起初文听书是不肯的,她无意沾手这些,只觉着麻烦,谁知见着文听书不肯,王氏让她办的心思却是愈发坚定起来。终于,在王氏恩威并施之下,文听书咬咬牙接过了这项重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邀两位哥哥来便是想问问你们二人何时走,若是开春宴时你们还在的话,想请二人来宴上为我撑点儿场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砚文墨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由文墨道:“我们打算二月初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言,文听书一下子喜笑颜开,道:“那正好,我打算在这个月的月末办宴,时间恰好。如此,方才书儿说的事儿,两位哥哥可不许推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点点头,赴个宴而已,也不是什么难事,文听书开口了他们岂有不应之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着自个儿初次办宴,也不办什么劳什子花宴了,办个简简单单的清宴便好。”文听书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宴席分两种,一种是有花有酒有歌舞的花宴,这类的宴会办起来较为复杂,光是花这块儿就得花费许多精力,文听书第一次办宴,没什么经验,办花宴很有可能出差错。而另一种便是清宴了,这便简单许多,选个干净雅致的地方,奉上几壶清茶就好,来者可扎堆儿聊天,也可自己开个诗词会,抚琴对歌的也都有,全凭来客喜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城里的夫人姑娘们自是欢喜花宴的,清宴在她们眼里也忒没趣儿了些,可文听书才不管夫人姑娘们的心意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花宴办起来太繁杂了,这个时候,大多的花儿都没开,若是要赏花还得提前去花房买花回来自个儿用暖气养着,这一来也太花费银钱了,还是清宴好。”文墨道,“到时候再办个诗会吧,现在外出读书的哥儿都还在南城,到时候请些南城的公子哥儿,大伙儿……”文墨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文听书有些不解地看着他,问:“怎么了?我倒是跟二哥哥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继续说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摸了摸鼻子,有些羞赧,道:“我这光顾着想自个儿了,三妹妹办宴,请些公子哥儿来,也忒不合礼数了。这开春宴啊,还是多邀些你的小姐妹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礼教虽然不似从前般森严迂腐,但男女间还是隔着些的好。文墨这么说是为了文听书考虑,没想到文听书浑不在意地道:“无妨,我与那些娇滴滴的闺阁小姐没多少话好讲,还是与你们聊得来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无奈道:“三妹妹着性子可得改改,日后……”接下来的话文墨不好意思说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哥是怕三妹妹日后嫁不出去罢。”文砚笑着接过文墨的话,招的文墨瞪了他一眼,文砚嘴角勾起一抹笑,“二哥可安心吧,凭三妹妹的样貌才气,只有求亲的人踏破文家门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听书确实是不愁嫁的,文颂是三品大员,王氏出身很是不凡,她文听书便是个草包,也多的是人家愿意娶回去供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不是……唉!”文墨是一介儒士,终究还是对这类事难以启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是怕文听书嫁不了一个好人家,若是让文听书草率地嫁一普通人家,他可舍不得。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嫁不出去便不嫁了,没有夫家又不是不能活,若是家里嫌我丢人,我便出家当个尼姑去,也落个清闲自在。”文听书那黑曜石般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她看穿了文墨的心思,淡然一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墨文砚都被文听书云淡风轻的话惊地跳了起来,文墨很没形象地将含在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你”文墨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你怎能这么想!”文墨瞠目结舌,十余年寒窗苦读堆积在他心中的大道理在此刻全无用武之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生在世不过寥寥数载,若牵扯了太多的羁绊,活着也是煎熬,随心自在不好吗?”文听书轻轻地道。她向外瞧去,只见几只原本停在院内树干上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飞过了高高的围墙,回眸那刻,眼底已满是艳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听书想着:“若我为男儿身,多想和两位哥哥一起奔赴书院读书,然后凭自己考下的功名,护佑家人,或许还能入朝做个文臣,为国献策,为民谋利,甚至还能学一学前朝的一些肱骨良臣,来个死谏,使自己流芳千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