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正文
第九章 斗酒一局定输赢
作者:慵十一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9-02-05 07:17:49 全文阅读

阿冷眼睛一眯,清冷的目光一一扫过柳大郎和黄月娥,然后点了点头。

算是尽了礼数。

不过让他行大礼,这些人还不够格。

其实阿冷这不看还好,一看之后,特别是那冰冷的视线太有压迫感,让柳大郎黄月娥心底越是害怕。

柳大郎连忙道:“希夷啊,这人来路不明,你怎么就往家里带呢?”

“是啊,如果......他万一是坏人呢?”黄月娥打量了阿冷一眼,又连忙收回眼神。

陆希夷不由的瞧了阿冷一眼,不就是气质冷清了一点,眼神讳莫了一点,为什么舅舅舅母这般害怕,这阿冷要是被舅舅走了,她的钱可就没了!

要是阿冷知道陆希夷在想什么,一定会说不是谁都想你这般大胆!

陆希夷赶忙解释道:“他不是坏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阿冷打断:“没有我,谁救你们的儿子?”

“你能救我儿子?”柳大郎一愣,陆希夷也是不解:“什么情况?”

阿冷淡淡的开口:“斗酒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总归是不太合适,你儿子喝蜀江春醉了,难道就能确保你不会醉吗?”

下山时,陆希夷已经跟他将清楚了来龙去脉,所以他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原由。

陆希夷倒是一愣:“你亲自帮我斗酒?”

阿冷瞧了陆希夷一眼,那眼底清冷之色退去半分,“自然。”

陆希夷这下子开心了:“既然这样,舅舅舅母,阿冷是不是暂时可以留下来了?”

其实她也不敢赌自己是否能撑到对方醉之前还清醒着。

毕竟之前在陆府穷困,虽然尝过不少好酒,但是从来没有机会贪杯!

一听到阿冷要帮他救出儿子,柳大郎也不得不同意了。

元宝酒坊。

因为酒坊里新出了蜀江春,加上斗酒大胜,在这安阳镇名声大噪,来喝酒的人更多了。

当柳大郎一行人道明来意的时候,当场就有人笑道:“哟,这柳玉龙把自家的井都斗没了,怎么,这当爹是来输家底的?”

正在店里坐镇的张胖子一听到响动,睁开那细小的眼睛,油腻的目光一瞬间就落在陆希夷身上。

“陆小娘子,今儿个怎么带你这舅舅来我这元宝酒坊,莫非不斗酒,直接跟了我?”

那眼神非常的猥琐,直接忽视了柳大郎一行人。

陆希夷恶寒但脸上什么都没有表露,大方开口:“不,我今日前来,正是为了你我之间的赌约,斗酒。”

直接跟了这胖子,怎么可能?

张胖子听闻,瞬间笑了,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哈哈哈,赌约给了你们柳氏酒坊一月的时间酿酒,这才短短一日就来斗酒,莫非是酿不出好酒直接认输?既然如此,你何必浪费这时间在这里闲扯,直接当了我八房妾侍如何?”

张胖子这话也引来店里客观的哄笑:“对,直接入洞房得了,这柳泉酒可比不过上品蜀江春呢!”

站在陆希夷身后的阿冷冷冷的看着这群人。

他的视线落处,这些人的声音不由的小了下来。

柳大郎听闻这些哄笑,顿时气怒:“你们别小瞧了我的柳泉酒!”

“我们这哪里是小瞧你们柳泉酒啊,比不过蜀江春,这本就是事实!”

“你,你......”这柳大郎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陆希夷见状,顿时拉住柳大郎,然后上前一步,本来长着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但身上的气势却十足:“前些时日我表哥用柳泉酒输给了蜀江春,今日来赴约,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这话一落,周围的哄笑声更加大了。

“这柳氏酒坊最好的酒就数这柳泉酒,今日这柳大郎外甥女却说不用柳泉酒,莫非是傻了?”

“就算有新酿,短短一天也不可能酿成,今日这柳氏酒坊必输无疑!”

张胖子轻蔑的笑起来:“小娘子,大家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直接入洞房吧!”

说着,肥胖的身体就走上前,打算去拉陆希夷。

陆希夷皱眉后退时,前方突然多了一个人,陆希夷眼睛一亮,是阿冷!

阿冷眼神冰冷的看着张胖子,开口,“准备斗酒。”

语气说不出的强势,让作威作福惯了的张胖子都不由的愣住,下意识的道:“好。”

反应过来便大怒:“你是哪里冒出来的杂碎,敢挡老子的道?”

“我再说一次,斗酒。”阿冷面不改色,气势依旧冷酷,加上高大挺拔的身材,无形中给张胖子极大的威压,让他生出一丝惧意,他狠狠地碎了一口:“好,斗酒就斗酒,等你们柳氏酒坊输给老子,我不但要娶了这陆希夷,你这小子也要给老子当苦力。”

阿冷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无视张胖子,回头看向陆希夷,眼底的冰霜以肉眼的速度退去,安慰道:“我不会让你输。”

陆希夷裂唇一笑,拍了拍阿冷的肩膀:“自然不会输。”

很快,一张长桌拍好。

张胖子拿出十坛蜀江春一一排开,小眼睛里得意藏不住:“该你们上酒。”

看客纷纷看着柳大郎一家,当即忍不住道:“这来的四人两手空空,莫非没带酒吧。”

“没有酒还来斗酒,这脸怕是只有柳氏酒坊丢得起了!”

这柳大郎和黄月娥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根本没有带酒。

柳大郎焦急的问陆希夷:“外甥女,这没有酒怎么斗酒啊?”

黄月娥更是急得不行:“我儿还在张财主手里,你可不能这般儿戏啊!”

陆希夷闪过一丝狡黠:“酒,我自然带了。”

说完,陆希夷取下挂在腰上的酒囊,往桌子上一放,大声道:“这就是我的酒!”

这话一落,周遭安静了一瞬,随后忍不住爆笑:“哈哈哈,柳大郎你的外甥女到底懂不懂斗酒啊?就这个小酒囊,能把对方喝醉?”

“我酒量不佳,也有把握饮下这一囊酒!”

黄月娥是妇人,一听周围这人一说,当即就忍不住了,上前激动的责怪陆希夷:“你,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真心实意帮玉龙!”

陆希夷皱起眉头。

黄月娥一瞧更加的气怒:“我就知道,你娘嫁入了京中的大户人家,根本瞧不上我们柳氏酒坊,现在你来作祟,可怜我那儿啊!”

说着,黄月娥居然抹起了眼泪。

柳大郎见状,吼道:“死婆娘尽给我添乱,那孽障丢脸现在你又来闹,是嫌我的脸大吗?”

“可是你看看你的外甥女够干了什么劳什子!”

柳大郎眉头一皱起,有些为难的看着陆希夷:“希夷啊,这赌约不是有一个月吗?我们大可不必如此着急。”

陆希夷心底涌过一抹心酸。

舅舅舅母都不相信她。

其实这也很正常,毕竟从小没有见过面,情分难免生疏了些。

“舅舅,我说今天能够接回表哥,我说到做到。”陆希夷眼神坚定。

“你·”柳大郎见陆希夷这般强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看你的。”

只是那皱着的眉头,根本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张胖子无聊地翘起小拇指掏了掏耳朵,“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给老子开始,今天老子的蜀江春一定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陆希夷对着张胖子勾唇一笑:“是吗?”

陆希夷的挑衅让张胖子冷哼一声,肥手一挥:“黑子,给我上!”

紧接着,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桌上,皮肤深脸色红,一看就是酒量好的人。

“这是我特意寻的人来斗酒,黑子在我元宝酒坊无敌手,今日你们输定了!”张胖子已经判断陆希夷绝对会输,鼻孔朝天出气:“你们柳氏酒坊派谁出来!”

阿冷上前立在黑子面前。

他皮肤白净,身形修长,虽不说瘦,但是比起强壮的黑子显得单薄了许多。

但是在气势上,阿冷直接碾压黑子。

张胖子一瞧,当即嘲笑道:“就这个即将给我当苦力的小白脸?哈哈哈太可笑了,一坛蜀江春就能让你醉得滚到桌底下!”

阿冷也不恼,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在京中他什么琼浆玉液他没有喝过?蜀江春不过的府邸里下人用的酒水。

让他饮醉,可笑。

陆希夷站在阿冷身侧,眼神懒懒:“水满则溢,这话也不能说得太满。”

紧接着,她眼神微凌:“倒酒!”

张胖子啐了一口,手一挥:“来, 倒酒!”

阿冷黑子面前共摆了三个空碗。

蜀江春先倒出,一股沁凉又醇的酒香瞬间溢出,瞬间受到了一致好评。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蜀江春,取西川春日雨水,鼻闻沁凉,入口却是醇香甘美,确实是好酒!”

张胖子更加得意了:“陆小娘子拿出你的酒来,可别是馊掉的雨露哦,哈哈哈!”

这话引发了哄笑,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等着陆希夷出丑!

陆希夷也不多话,打开酒囊,还没有倾倒,一股浓醇的酒香已经肆意开来。

刚刚夸赞蜀江春的看客此刻震惊在原地,“这这这”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陆希夷看着周遭纷纷变脸的看客,勾起一笑意便开始倒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