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仙人精分宠上我

第一卷 双世情缘任纠葛第5章 无爱?死关!

[更新时间] 2019-03-21 20:35:44 [字数] 3078

闲月的真气在消散,他飞在空中,脑中不断回想与忆君安的点点滴滴,血?修仙之人不会流这些,当真气紊乱,透体而出不受控制的时候,也就是身死道消的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直旧伤未愈,见到忆君安,莫名的伤势安稳下来,如今受到刺激,伤势终于爆发,危及了性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点都不值得吗?”他心中不断重复这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在她的生命里,不过如同过客,只是真命天子出现前的调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在情绪低落时,越钻牛角尖越想不开,即使他是修仙者也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闲月自小在山上修炼,后来门派解散,他更是找无人地方,独自一人过了这么多年,看似心性坚定,可恰恰因为红尘历练太少,道心很容易被牵扯,尤其遇到的是情劫,最伤人心的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想着忆君安,身体的伤他感应不到,或许是故意不去感应吧,在这时候,痛苦会让他痛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座灵山之上,正在闭关的秦沐忽然心生感应,这种心惊胆战让他结束了闭关状态。秦沐拿出一条腰带,中间环扣地方缺了一块宝石,此时正一闪一闪,频率非常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死,怎么就到了濒死。”秦沐说道。他有些恼怒,即使心绪波动,他的声音还是很冷,如同万古不化的寒冰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剑来!”他喊了一声,天上一道流光射下,穿透石壁经过悬崖,秦沐跳起踏在剑上,掐起剑诀,长剑泛起遁光,极速飞向远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回到长安城已经是半日后的事,鲁府早已人仰马翻,能派出去的人都已派了出去,得到忆君安回归消息,他们迅速组织起来,护送忆君安回到鲁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鲁府里,鲁老爷没问怎么回事,看起来忆君安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她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她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天上的人啊,连成亲都会遇到这种奇怪的事。”安排好一切,鲁老爷感叹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不过问一下么?”身旁,鲁夫人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看到那双眼睛吗,鱼儿能娶到这个神仙般的人,不知道是他修了几辈子的福分。”鲁老爷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呢,那双眼睛那么纯洁,妾从未见过,也许真像坊间传闻那样,忆家小姐是天上的人。”鲁夫人点点头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吩咐下去,以后所有人将忆家小姐当我一样尊崇。”鲁老爷招来管家吩咐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只鲁老爷没问什么,鲁鱼接到忆君安后,什么也没问,只是竭尽关心,照顾着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忆君安也什么都没说。鲁府接着摆宴,继续未完的婚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成为了长安城里新的怪诞传闻,忆君安被传的更神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光如梭,岁月荏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间岁月匆匆,往往在不经意间,已过几十年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鲁家老爷已逝,由大公子继承家业,老爷子走时有言,终生不得亏待三子鲁鱼及忆君安。哪怕在外边,鲁家与不同派别争的头破血流,在鲁家,始终有鲁鱼和忆君安的栖身之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人遗憾的是,不知道忆君安是否因为是天上的仙人,终身没有一子,但鲁鱼多少次表示过,他不在乎这些。鲁家老爷在世时,也说过一切随他们,丝毫怪罪忆君安的意思都没有。可以说,忆君安这一辈子,在鲁府未受一丝委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鲁府由大公子之子继承,他记得爷爷的遗言,始终奉养三叔和三婶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鲁府一座独居小楼外,鲁家当家和其众多妻妾,孩子跪了一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中,已经年过六十的鲁鱼,仿似仙人之姿。他坐在床榻旁,温柔的看着床上的忆君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六十多岁的忆君安,脸上带着岁月的痕迹,但配上那双清澈的眼睛,好像还是当初二八年华的少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死以后莫要伤心,你我今世能在一起,妾身无悔。”忆君安说话很慢,她老去的很平静,就像她的一生,到什么岁数做什么事,老了,也就该随风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鲁鱼神情宁静,忆君安这一生,带给了太多人宁静,也有太多人愿意看着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忆君安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不知是多久的事了,何必要问。”鲁鱼洒脱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我对不起你,没给你生下一子半女。”忆君安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意如此,你又何必介怀。”鲁鱼安慰道,他知道,忆君安唯一介意的事就是这个,传宗接代乃人生大事,鲁家对她这么好,她却没未鲁家留下子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有来生,你可以不这么温柔么?”忆君安笑笑,说道。她过的很好,两人相敬如宾,一辈子没吵过架,本是外人眼里的神仙眷侣,可忆君安总觉得,自己并没有真实的活着,反而过的是故事里的生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有来生,你可以不这么安静吗?哪怕如同市井小人也好。”鲁鱼不答反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啊,我答应你。”忆君安再笑。她又何尝不知道,在所有人眼里,她都像不可侵犯的圣女,可她就这样活了一生,说实话,她也想活的有意思一些,而不是一辈子这么无所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等你。”鲁鱼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我来世还在一起么?”忆君安目光炯炯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了,这辈子真的太累了,我宁愿默默守在你身边。”鲁鱼没有遮掩,说着心里话。他知道,两个人都能感觉出来,他们的生活,没有一点人世的气息,看似完美,可他们都是人,过的却不是人的生活,两个人都有遗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忆君安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鲁鱼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忆君安身体积弱已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精神的说话,他没有高兴,因为这样,叫做回光返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修炼完毕,目光遥望远处一座山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活着还是死了?”他喃喃念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想起当时遇到闲月时,他这么坚固的道心都忍不住揪起。犹记得当初两人相识,那时候意气风发的闲月,是那么的神采飞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的相识,却是一段少年心性的闹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开!”少年秦沐冷冷说道。这个人很讨厌,挡在他飞剑的路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上这么大,你非要直直的剑遁,还叫我让开?”少年闲月正是年少,遇到这么无礼的人,当然要争辩几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找死!”秦沐性子冷傲,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日后,两人真气耗尽,却是打个半斤八两,都气喘吁吁的打坐调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饿不饿?”闲月忽然问道。他刚入三品,尚不能辟谷,跟他实力差不多的那个人,应该也是要吃东西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沐真的不明白那个人,前一刻两人还恨不得把对方胖揍一顿,怎么转眼就能聊起来。他没搭理闲月,继续闭眼打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啪!”秦沐听到风声,睁眼时看到一个桃子扔过来,他顺手接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吃,吃完再打。”闲月站在那里笑道,阳光透过他,有点刺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此,两人成为了朋友,经常互相切磋,每次打完,都要吃一个桃子,就算现在两人都已经辟谷,吃桃子的习惯还是没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闲月刚真气出问题的时候,要找的人就是秦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遥想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再看现在仿佛行尸走肉的闲月,秦沐只感觉心疼的想怒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连施手段,吊住闲月的命,身上保命的丹药,法宝,不要钱的砸给闲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炼者的保命手段,是他们的最后底线,非至关重要的人,没人会管其他人死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秦沐用尽了身上所有的手段,也没有多大效果,他只能把闲月带到自己修炼的灵山上,将他放在隐蔽的洞穴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我皆我散修,真气涣散没有大机缘,只能靠闭死关来存活,你听着,我要你活!”秦沐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他的性子,能喊着说话简直不敢想象。即便这样,闲月依然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啪啪啪啪!”秦沐甩手打起闲月耳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你修炼这么多年,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吗?”秦沐继续喊道,他的话里带上了真气,试图震到闲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看起来没什么效果,闲月依然失魂落魄的念叨。秦沐早就听清他念叨的是什么,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劝解都没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你经历过什么,修炼者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秦沐的声音颤动,他不能让闲月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希望?”终于,闲月抬起头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希望。”秦沐坚定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今生无缘,还有来世,可是来世,谁又知道你是否还是这样。”闲月又成了那副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给我振作啊!”秦沐继续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闲月又抬头看了看,这时候他才看清秦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呢,他不是孤单一个人,至少还有在乎他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的状态,已经糟糕的不能再糟糕,身上经脉破裂,真气四散,要不是秦沐不计代价的给他用保命手段,恐怕现在他已经身死道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闭死关,这样做,九死一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为了秦沐,他只能这么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时,他心里想到了那双眼睛,就算伤的他深到灵魂,他也想再见一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