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涅槃圣女谋天下 > 第一卷 萧国篇
第三章 初见时
作者:明月九川  |  字数:2858  |  更新时间:2019-04-06 10:49:41 全文阅读

“辛国派大将军顾北屿觐见,为陛下贺寿献礼!”远远的,一声通传而至。

萧晟却是猛然转身走向大殿中央,站在来人身前:“顾将军,别来无恙啊!”阴沉的眸子中寒气逼人。

“上次边境一别,摄政王大败受伤,这身子可大好了?”顾北屿眼中含笑却是不动声色的挑衅着。

四目相视,大殿的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起来。

萧煜微微攥拳,悄悄的给了白颜笑一个神色示意她起身去解围。白颜笑犹疑着起身,谁知白颜笑刚一转身向前走去,萧煜却故意踩住她的衣角再一松脚,力气冲撞之下,白颜笑踉跄一步绊在繁缛的群摆之上,直直的从大殿的高台上跌落而下。

出于武人的本能,原本对峙的两人竟齐刷刷的飞身而去。顾北屿面对着白颜笑因此快了萧晟半步。

白颜笑稳稳的落入一个怀抱,入眼,是一双清冷如水的灰蓝色眸子,透着三分疏离,三分魅惑,还有三分深不见底的情绪。剑眉星目,朗朗如风。时间如同静止般,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白颜笑分明感受到来自心底一股无名的疼痛。顾北屿眼中的惊艳之色转瞬即逝。

“好!”皇座之上,萧煜赞叹道“早就听闻顾将军功夫了得,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既救了朕的皇姐,赏!”

顾北屿放下白颜笑俯身谢恩,萧晟却一把拉过白颜笑护在身后。

“各位爱卿,入席吧。”萧煜缓缓说道,平息了一场无形的较量。白颜笑这才抬头深深的看向萧煜,十四岁左右的年纪,却能不动声色的利用了自己化解了尴尬,更是两不得罪,这少年天子,好深的城府!那么,封自己郡主之位怕也是为了拉拢萧晟,又或者是借自己控制他吧.....

趁着众人宴饮,白颜笑悄然寻了出来。刚到一处静谧的花园拐角处,一把匕首猛然刺来,本能的一躲,扣住偷袭的手腕,白颜笑看清来人,手中一松:“果然是你!”

瑶华恨恨的看着白颜笑:“是我又如何!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就该去死!”言罢,提着匕首又要刺来。

“一个宫女要是刺死陛下亲封的郡主,你也别想活!”白颜笑突然厉声喝道。

瑶华的手这才不甘的放下,凄惨的一笑:“在煊炎,你是高高在上的圣女,我是低贱的草木之女,我和易黎明明早就真心相爱,却不得不迫于你的地位虚与委蛇!在萧国,你却凭借我的容颜当上了郡主!我却只能顶着你这张丑脸凭借自己的算计做到皇上身边的女侍!凭什么!”

白颜笑看着眼前仿佛不认识的女子:“瑶华,你只想着你自己的地位权利,那你有想过做上那高高在上的圣女所付出的代价吗?!你以为我有多稀罕你这张脸?!人活着不能只想着自己!以前穆姐姐总说你精于算计,我却没有当真过,只当你是孩子心性容易计较罢了,而今你竟不顾姐妹情面想要杀了我?你怎么会变得这般不堪?”

“我不堪?那也是你们逼的!”瑶华突然发疯般的大叫“她穆婉词凭什么总是一副自诩清高的模样,你凭什么生来受万人敬仰,而我就要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付出这样惨烈的代价?!”

“不可理喻!”白颜笑别过脸去“你走吧,我从此就当没有你这样的姐妹!”

“你以为我稀罕和你当姐妹?白颜笑,收起你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听好了,我、不、稀、罕!在萧国,你没有法力,也没有圣女之位,看谁还能护的了你!更何况,即使你能回到煊炎,如今神祭开启,各方势力必定蠢蠢欲动,定然大乱。届时,那里,也未必是你的天下了,易黎一定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将煊炎掌控的,我们氏族虽小,但是巫潭宫却势力通天,联合起来夺取国主之位,你就等着替你那位好姑姑收尸吧!”瑶华妖异的勾起笑容。

“你说什么?!你和易黎勾结巫潭宫......原来你们早就串通好了,怪不得神祭被开启,原来是巫潭宫复生了。怕你们是想借巫潭宫先灭了我们焰族再登上王位,为你们所用吧?!可你又知道么!千百年前,巫潭宫被被开启,引出的大乱使得祭神之力险些灭了煊炎国!你以为你拉拢他们就能得到国主之位么,当年巫潭宫用卑劣手段险些毁灭煊炎,也是因为有人与他们达成协议试图谋反,但是后来那人却尸骨无全,后来先王拼尽性命才将他们封印。你这是与虎谋皮!你如今勾结他们也不会得以善终的!你休想毁了煊炎的安宁,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白颜笑大喊。

“呵呵,想不到我们煊炎的圣女竟这般单纯!你以为你还能回的去么?你以为为什么那河中的声音传来之后让我们寻找蝴蝶石,而在之前的一天白巫师在那么多子弟中偏偏选中了我们三个,又偏偏给了你和我半只蝴蝶的守护吊坠?为什么偏偏是你和我换了脸?”瑶华挑眉回道。

闻言,白颜笑踉跄一步,不禁呆住。

见此,瑶华笑得越发猖狂:“怎么?猜到真相不敢往下想了?那我替你说出来,因为易黎早就和他签订血契,你和穆婉词都是我们在煊炎最大的威胁,只要你们死了,煊炎再无后主必定大乱。届时,巫潭宫自会助易黎登上国主之位,到时候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国主夫人。

我们在煊炎没办法名正言顺的动手,所以,白巫师才想借神祭之名将你们送出煊炎国。不过,既然我也同你们来了这里,我就不会让你们活着回去。

至于那个蝴蝶石么,也不知道那河中的暗语是谁提醒的,竟将这等天机泄露,怕是也活不久了,不过呢,既然知道了,我一定会找到它重回煊炎!

你之所以能有这半个守护吊坠,不过是仰仗你圣女的身份罢了,若你都没有,我们的白巫师又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另一半吊坠给我这一草木族女子呢。

哦,对了,好好给我保护着我的脸,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定将你碎尸万段!另外,你好姐姐穆婉词还没有音信对吧,她在我手里,我不过用了几日就当上了御前掌茶女侍,你信不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成为陛下身前的女官,到时候,我第一个就宰了她!”说着,瑶华笑了起来,妖艳诡异。

“你!”白颜笑气急“你敢动她一试试!”

“我怎么不敢?你不过仗着我施舍给你的这张脸才有了今天的地位,等我把皇帝的耳边风吹热了,连你身边的摄政王一并除去,看你还怎么张狂!”瑶华娇媚的扬长而去。

白颜笑脸色苍白如纸,悲从中来。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踉踉跄跄的扶着墙走去,白颜笑猝不及防撞进一个怀里。

“刚刚册封郡主,就擅自离席,可是大不敬呢。”一个清凉的声音传来,白颜笑对上顾北屿灰蓝色的双眸,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传来。

“顾将军私自离席,还冲撞了当朝郡主,岂不更胆大妄为?”白颜笑收敛了神色,故作淡定的说道。

“哦?冲撞?”顾北屿突然上前一步扣住白颜笑的腰抵在墙上,鼻间相触,微醺却好闻的酒气扑面而来“方才有冲撞郡主么?似乎现在才是吧?”

“登徒子!”白颜笑狠狠的一踩顾北屿,抬手挥拳却被顾北屿稳稳的攥住在掌心:“现在嚣张的像个小野猫的才是你吧,方才那个被奚落的难堪模样的人和大殿上端庄的郡主,都不是你。”

闻言,白颜笑脸上一白:“你听见了?”心底却是一暖,明明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他似乎却已了解自己一般。

“隔得太远并没听真切,只是为什么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你会害怕?”顾北屿对视着白颜笑,探究道。

鼻间不经意的相触,让白颜笑不自觉的慌了神,心底扑通直跳,却仍是别过脸去:“不要你管!”

顾北屿松开白颜笑淡淡评价道:“逞强。下次再见到她,你最好拿出刚才对付我的气势,否则,你会被她弄死的。”言罢,转身徐徐离去。

白颜笑看着墨蓝色长袍渐渐远去,抬手抚在如有小鹿般乱撞的心口,心底漾出别样的暖意。他,在担心自己?但是这一席话,却让白颜笑如梦惊醒。她,不能再这样脆弱了,要救出穆姐姐,要找到蝴蝶石,要重返煊炎国,一定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