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自救
作者:妍妍妮子  |  字数:2023  |  更新时间:2019-03-18 21:42:46 全文阅读

冷哼了一声,将所有的怒气和不甘都收进心底,夏知秋冷着脸站在那儿。

“来人。”

十来个等级不低的丫鬟小厮鱼列进来,夏知秋随意看了眼,点了一个人,是个羊毛普通的小丫头。

“其他人出去。”

其他人都走了,留下的下丫头面色惨白浑身发抖。

“那日见你字写的不错,往后几日.你什么也不用做,在我书房替我抄写心经,七天之内抄完。”

下丫头松了一口气,连忙答应。

虽然解了棘手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她被罚抄写一千遍心经的事情如果传了出去,被那一干的贵女们知道,她要如何收紧嘲笑,她便觉得心头万分不甘。

都是夏知雪那个贱人!

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夏知秋领着几个小丫头,还特意点了两个粗使婆子带上。

绕过夏怀青居住的主院,穿过花园,就是夏知雪要打扫的那个庭院,和花园入口隔了一座假山。

夏知秋隐在假山后,偷偷观察着正在打扫庭院的夏知雪。

只见一身裹柳绿衫裙的夏知雪,薄施粉黛,唇色不点而芳,发髻上随意插着一根碧玉簪子,朴素至极。

可是她看着她一脸平静,动作从容自若的扫着地,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高贵雅致的气质。

夏知秋生生看出一肚子的气,嫉妒得红了眼,摸着艳丽茶花的手改为掐,直将那粉艳花朵掐的花瓣零碎蕊心凌乱。

这个贱蹄子,方才在父亲面前和她争辩的时候还穿红戴绿的,转头就换了一身行头,更衬她了不说,旁人看了定要诘责她母亲苛待前主母遗女。

“小贱人,方才便看出你不对劲,果然往日里纯善可欺都是装的。”

她倒要看看,这小贱人还能伪装到几时!

阴狠瞥了眼夏知雪打扫庭院的窈窕身影,冷哼一声,夏知秋抬手,那两个婆子就走上前,蹲下身子。

夏知秋轻声说了几句,她们两个点点头,肥腻的脸都是戾气,挽起袖子朝着夏知雪走过去。

夏知雪正打扫着院子,动作是不停,心思早飞走了,脑子里塞满了前世发生的种种。

直到一个婆子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看到背后两个人投到她面前地面的影子,转头要看身后。

可就在她扭头的瞬间,一直肥腻的大手用一块看不清颜色的抹布捂住了她的嘴。

味道真难闻!

脑子里这个念头一过,她的身体就开始挣扎起来。

又一只手直接捂住了她的眼睛,另一个人从她眼前晃过,到了她面前,粗鲁地抓住她两只手,用粗糙的绳子将她两只手绑在了一起。

手被绑住,还有两个力气奇大的人,她根本无法挣脱,只能被动地被推着往前走。

“快点,进去!”

似乎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脚尖在门槛上绊了下,紧接着身后的人将她往里一推。

夏知雪看不见,步子一乱,人就往地上扑去,身后的门也瞬间关上,落锁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啧!”

倒在草堆里,夏知雪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她看清楚这里似乎是个柴房。

动了动手腕,粗糙的身子勒得手脖儿刺痛,知道挣不开,她便不多做挣扎,坐在地上,认真思考起来。

做下这事儿的,不外乎就是今天同样被惩罚了的夏知秋。

她知道,她算是暴露了,她重生在那样的时刻,醒来的瞬间,心里只有怨恨和不甘,知道能够重头再来,她只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是,她却忽视了当时的情况,暴露了自己现在的性格。

苦笑一声,四顾简陋脏污的柴房,她此刻的境地,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怎么偏偏在那个时候呢?”

忍不住一叹,此时的她,生母早逝,父亲夏怀青一向不重视她,夏知秋表里不一绵里藏针,她的那位嫡母,更是不知何面目。

现下的侯府对她来说,处处危机,无所倚靠。

她想改变命运,可是她却在根本不具备和这些人抗衡资格的时候暴露了自己。

她既要摆脱这危机四伏的侯府,也要向害死她的夏知秋、夏成道、沈薇、骆礼成这几人复仇。

怎么办?

她必须立即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脑子急速搜寻着上一世的记忆。

她生命的最后,王朝里权势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皇上的亲弟弟的十九王爷欧阳淮煜,一个是有望成为太子的欧阳淮森,更有名望和权势的,当属十九王爷。

但是,欧阳淮煜最后是娶了夏知秋的,据说两人定情已久,两情相悦,当时更是一段佳话。

想到这里,她皱起了眉,忽然眼睛一亮,露出喜悦的表情来。

她记得,那时,她受罚被禁足不能出门,十九王爷协同七皇子欧阳淮森登门,据说,十九王爷欧阳淮煜便是在那日,同夏知秋初相识的。

似乎,同时有七皇子欧阳淮森在侯府花园调.戏一个小丫鬟的传闻。

前世,她听过很多欧阳淮森的传闻,内心里是不喜这人的,可是目前的情况,也容不得她凭喜好选择了。

庭院毗邻花园,方才婆子带着她走了不过半盏茶不到的功夫,这边唯一的柴房便只有后花园西北角那个那个位置了。

不知道欧阳淮森何时会来,也不知道会从哪里走,是否经过这里。

但是,这是她目前唯一的机会了,总要试试才行。

想罢,她挣扎着站起来,走到那扇小小的透气窗前,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一遍又一遍,她不知道自己唱了多久,嗓子似乎都要坏掉了。

终于,在嗓子快要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时候,有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明晰。

“此处竟也有如此动人歌声!”

夏知雪顾不得其他,立即放开声音更加卖力地唱了起来。

不短的一首歌,夏知雪连唱了两遍,却都不见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