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十章☆拳霸天下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9-05-01 00:39:20 全文阅读

拳霸天是个受不了苦行的和尚,他年轻时面容英俊,自犯过后受到反噬,从而变得有些走样。半年前他路过紫韵宫,对宫内的婢女生了邪念,初始无人发现,婢女的肚子却渐渐显怀。

紫韵宫副宫主——青灯茗,一脸冰霜,为人极其厌恶负心之举,当她知晓婢女与他有染,立马动手将其打伤。

“你不死,何以对天地!”冷艳的女子一身青衣随风飘荡,眉目尽显杀意。

拳霸天修为不及青灯茗,负伤逃离紫韵宫,听说赤金国有赤焰兽的内丹,特来寻找,希望用此丹来修复伤势。

他赶来时黑恕和白黎已经解决了赤焰兽的问题,并且连赤焰兽的内丹残渣都半点不剩。

拳霸天是一名武修,以身体为利刃,拳头是他最得意的武器,可当他被青灯茗的断情剑所伤时,拳霸天觉得拳头或许没有剑好使。在拳霸天看来,只要被他喜欢的东西最后都属于他。

“看来本座今日运气不错,不仅有坐骑,还能获得一把好剑。”

黑恕看拳霸天的眼神仿佛在看智障,他不愿多做解释,因为有人会替他们解决面前的人。

大殿的上方出现一个洞,一身青衣的冷艳女子从天而降,她手中持有一柄中等长度的佩剑,剑身隐约可见断情二字。她便是一路追寻拳霸天而来的青灯茗,目的斩杀这个贼子。

“你这婆娘是不是看上本座,若不然这般苦追不舍又是为何?”

“拳霸天,你死后我便不会寻你麻烦。”青灯茗是出了名的冰美人,精致的容颜除了面瘫就是面瘫 。

另一边,白黎扯了扯黑恕衣角。

她声音不大,寻常人很难听清,但在场的有哪个是普通人。“小黑子,这姑娘长得真丑,一定是因为嫁不出去所以想要追杀丑男人。”

这逻辑,黑恕给满分,毕竟白黎审美另类,在她看来美女是丑女,美男是丑男,黑恕开始在意白黎口中拳霸天的形象。“小白子,你觉得拳霸天是丑男?”

“对呀。他若是不丑,怎会被追杀。你见过哪个人是追杀美男的!”

黑恕很想回答有,想想又作罢。“看戏吧。”

拳霸天伸手一指黑恕,狂拽的说道:“你以为本座怕你一个女流之辈,本座先前逃了坐骑特来寻回而已。”

黑恕被无辜牵扯,他突然觉得这光头编故事能力能与白黎媲美。

这时青灯茗才注意到黑恕和白黎,龙族在虚妄大陆并不稀奇,只是难见幼龙。龙族是骄傲的种族,能获得它们认可必须是最强的存在,所以青灯茗很难相信这两个龙族是拳霸天的坐骑。

“你糊弄谁?”

“那把飞剑也是本座的。”

青灯茗已经懒得听拳霸天瞎掰,他有本事说这座皇宫也是他的。

“这座皇宫无人看管,本座不介意来做主人。”

他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简直没有人性。青灯茗不想听拳霸天继续说胡话,死亡是对他最好的结局。

“我劝你们闪开,否则殃及无辜可别怪我。”青灯茗虽然性子冷淡,但她知道与龙族对上对自己不利。

“姐姐,这个光头不是我们主人,可以让我验证一下吗?”白黎闪着冰蓝色的眸子,努力扮可爱。

黑恕习惯白黎的厚脸皮,只能随声附和。“姐姐,你让她试试吧!”黑恕从未说过他要脸皮。

“行。”青灯茗答应。

“喂,光头,过来摸摸我尾巴。”

黑恕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白黎竟然利用尾巴来验证。拳霸天对白黎没兴趣,对于

摸尾巴更不感兴趣。

“你摸我尾巴,我就把他送给你。”黑恕无辜躺枪。

拳霸天不知着了什么魔,听信小白龙的发言,一步一步向它的尾巴靠近,在即将摸到的时候,白黎使劲把他甩了出去。

眨眼间,拳霸天化作流星。

“姐姐你看,他没有摸到我尾巴,所以不是我们的主人,他与我们没有关系哦。”白黎摇晃小尾巴,小眼珠滴溜溜转不停。

青灯茗惊愕的连佩剑掉了都没有发现,她以为小白龙所说的验证是出示契约之印,未料它如此蛮横,龙族都是这般潇洒不羁嘛!

黑恕可以很明确的告诉青灯茗,白黎不喜旁人摸她的尾巴,当然他例外。黑恕年幼时经常挂在白黎尾巴上荡秋千,白黎早习惯了黑恕的碰触。

“姐姐你不去追那个光头吗?”

得到白黎提醒,青灯茗驱动佩剑御空离开了赤金皇宫。青灯茗很久之后才回神,她乃紫韵宫副宫主,手下民众万千,往日皆听由她的命令行事,可为何她要乖乖听一只小奶龙的话。

紫韵宫信奉古佛,是以取名走向偏佛系,宫主青蒲,副宫主青灯茗,二人为兄妹。古佛与现佛不同,古佛讲究正义,现佛讲究随缘。紫韵宫认为他们所做之事皆为正义,而在老百姓看来他们违了常理,逆了天道,乃大恶派。

白黎晓得紫韵宫,他们初代的宫主是一个疯子,正经和尚不做,爱上了狐狸精,为她放弃一身修为,自愿堕落成魔。第二代宫主是谁,白黎也晓得,是一个书生。他因路过紫韵宫大门,被和尚爱上的狐狸精看上,从而受其引诱进了紫韵宫。堕落的和尚不忍狐狸精相中的书生早死,渡了一半修为给他,岂料中间出现差错,和尚来不及收手,全部的修为被吸光光。

问她为何如此清楚?

白黎曾经在紫韵宫潜伏了几年,原因不为何,她站大街买冰糖葫芦时受到波及,紫韵宫的人瞧她呆头呆脑,宫里正缺打杂丫鬟,她便顶了。

黑恕询问白黎:“你真的会把我送人吗!”

期待回答,黑恕紧张不已。

“不可能。”白黎非常坚决的给与回答。

黑恕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她心中果然有他。

“你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平白无故把你送出去,我是不是傻。”白黎又道:“至少价格得给高一些。”

黑恕眼神沉寂,瞳孔涣散,感觉远方的神明在召唤他。

“开玩笑啦!笑一个~”白黎裂开龙嘴做示范,颇具小丑的献身精神。

“砒/霜”剑见缝插针,趁自己还能发言,赶紧毒舌迎上。“可怜的龙仔,你笑得很丑,会吓到其他孩子的。”

你不会说话,就是一把好剑(贱)。

白黎不理会“砒/霜”,她拒绝接受剑意遗传了自己的性格。

当黑恕与白黎离开赤金皇宫时,曾经辉煌的宫殿不再,如今已破破烂烂,像极了废墟。有人在重建大殿时,在它的底下发掘了很多人骨,数量不多,都是一些原本的皇室子民。赤焰兽嫌弃他们身体的灵力匮乏,仅仅剥去了一层皮就将他们丢弃。

回到破镜的黑恕日日盯着白黎,想要仔细观察她身体的细微变化,半月一晃,她除了玩就是吃,然后睡。

白黎哪晓得黑恕小九九,她以前的身体就与寻常龙族不同,若是重生为正常小兽,她这会儿指不定灵力暴涨,阶级升上好几层。可怪就怪在这还是她原本的身体,只是样子变成幼儿。

变化并不是没有,但不在表,而于内。

我的五行之力比以往更胜,金木水火土,五系灵值应该上升到中等,可我干嘛要表现出这些的不同,又不是杂技团卖表演的。

白黎的小九九黑恕同样不会知晓,于是一龙轻松惬意,一龙忧愁烦恼。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黑恕总是把白黎带到各处去寻觅天材地宝,用以提升白黎的修为,偏偏正主不当一回事儿,有吃的就往嘴里塞,遇见熟人直接装小白。

她的模样一如既往的中等犬型大小。

黑恕面冷,内心忧,这姑娘怎的还长不大,是病了!

白黎欢喜,上辈子她压抑了几十万年才释放原身,却碍于原身体型巨大,吓坏不少小兽,它们都不爱和自己玩耍了,这回说什么也得继续维持可爱的外表。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一片云,黑色的云,飘在天空,自由自在,风一吹我神形俱散。啦啦啦,啦啦啦,我是一片云,黑色的云,我是精怪,乌云精怪。”

黑恕耳畔不断传来白黎自编的小调,简直魔音绕梁,他忍。

“乌云乌云,我最爱,打雷闪电我跟班,哪里干旱请找我,乌云给你笑一个。”

黑恕自问学识不及大人物,可一些常理懂得一些,干旱与乌云笑有何关系!还有,神形俱散是贬义,指永远消失。

诶,罢了,随她。

繁忙许久的创世神终于想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整整衣冠,拜访了破镜之地。

他的到来消无声息,凭空出现。彼时黑恕正在给白黎讲述《恶毒皇后宫心计》这本红尘之作,白黎懒得看书,便让黑恕给自己念出来。

男子低沉悦耳的声音搭配有趣的故事情节,对于白黎来说杀伤力太大,容易犯困。其实这类故事白黎在别的世界都看腻了,为了不浪费黑恕心意,她努力配合-不犯困。

白黎睁大一双龙眼,看向洞府内的一角,莫得眼前一黑,她以为自己领悟新技能,获得睁眼睡。白黎把视线调整之后看到了来人,一个穿着夏威夷风格的糟老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