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妃常软萌:妖王心尖宠

第一卷第029章:立谁做储君呢

[更新时间] 2019-04-28 08:32:01 [字数] 3163

忍住不将其扔出袖子的冲动,白狄睿终是以最快的速度,飞身抵至了白宸宫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入寝殿内,便忙将袖子里的臭猫扔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本宫要更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的出,殿下的声音极为愤怒,墨小乖忙识趣的躲到了花瓶后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便有婢女入殿,手中拖着一身干净的衣衫,搁置在了案几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白狄睿黑着一张脸,只一瞬间,便将衣物换好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出去扔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待婢女抱着白狄睿的衣物退下之后,某乖方才偷偷地探出了个小脑袋来,随即在对上某睿那双满是杀气的双眼之后,忙又躲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良久过后,某乖竟再次腹痛了起来,但担心殿下尚未消气,也只能忍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来吧!本宫不怪你就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平日里白狄睿极为爱干净,但面对墨小乖这只调皮的猫,他也不得不破例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办法,自己养的猫,即便再脏,也得养着,不能扔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细细听了听,殿下的话语之中似乎已经没了多少愠怒了,某乖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个毛绒绒的大头出来,一脸怯懦的“喵”了一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啦!赶紧去吧!别脏了本宫的寝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惊诧于殿下是如何得知自己又要上茅房的同时,某乖的四个小爪子上像是安了轮子一样,“嗖嗖——”两个跳跃,便直接飞出了殿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钟后,方才又自外面迈着猫步悄无声息的进了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下……原来素梨吃多了,真的会拉肚子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你以为,本宫是同你说笑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瞧着某乖那副虚脱的喵样,某睿不自觉便温柔了眼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手合上桌案上的书卷,白狄睿忙伸出手来,示意某喵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呀!如此贪吃,可怎么是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白狄睿的手上舔了舔,墨小乖撒娇似得蹭了蹭其丝滑的衣料。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才不是贪吃呢!她不过是想多增长些修为,这样日后也可像叱垣妖从一样,跟随在殿下左右,帮其分忧解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百年来,她可是看在眼里的,殿下虽然明着是司管妖界生灵命数的,其实暗地里却是替妖帝陛下分担了不少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般辛劳,即便是储君也不过如此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倘若自己能够早日提升修为,便可帮助殿下处理许多事了,这样不仅每日和殿下相处的时间多了,也可让殿下免些忧愁,想想都觉得自己好生伟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不过她的这点小心思,大殿下始终都是不知道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下,时辰不早了,小乖先去睡了!”打了个哈欠,墨小乖低头忙舔了舔自己的猫毛,随即大摇大摆的摇着尾巴朝偏殿方向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近不知怎地,每当到了夜深人静之时,墨小乖总会在夜里惊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闲来无事,她便也只得默默盘坐在榻上,打坐练起功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正因如此,她在白日里总是那般懒塔塔的,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如此一来,小乖的修为倒是上去了不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水仙蝉月境归来之后,小乖渐渐发现,铜镜中自己猫的形态越发丑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何时,脑门上的那一撮毛竟然越发黝黑了起来,看上去像极了冬日里埋在雪地之中时间久了之后的冻鸭梨的颜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正因瞧见自己猫的形态越来越丑,因此小乖竟极少变为猫形,多以人的形态存在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还是人的样子好看,也不知凡界的女子,可都生的同我一样漂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捧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墨小乖不断冲着镜中的自己发着花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待其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自己的“盛世美颜”时,一只黑漆漆的小爪子忽的挡住了其面前的铜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般自恋,难道也是你们殿下教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墨小乖收回神来之后,下意识看向了来人,下一秒,表情便瞬间狰狞了几分。“你这只死癞蛤蟆!竟然还敢来?来人啊!抓……唔……唔唔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别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捂住嘴巴的某乖只挣扎了片刻,便翻了个白眼,一把拂开了其附在自己嘴巴上的大手,佯装强势的挺了挺胸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我跟你说啊!我修为可高了,你打不过我的!”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见墨小乖这副迷之自信的蠢样,蟾蜍精“噗嗤——”笑出了声音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次走的过于匆忙了些,忘记告诉你了,吾本是修行了四千年的异兽蟾蜍王子悠蝉,哎!只可惜都是因为那狗屁大殿下,千年前灭了我族群,杀我父兄,这才令本蟾蜍王子流落到如此田地。说起来,你们大殿下还晚我一千年出生的呢!你一个区区三百岁的小妖,竟也敢在本王子面前托大,真是笑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那蟾蜍精在自己面前不断吹嘘着,某乖也忙上上下下对其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家伙所言当真不虚,还真是个四千年的老蛤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管你是蛤蟆王子还是蛤蟆公主的!这里是我们大殿下的寝殿,岂由得你私自擅闯?当心被大殿下撞见,法灭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法灭?哼!不可能!”他一向来去都不用真身,怎会被法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你……你是不知道我们大殿下的厉害!你这老蛤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悠蝉似乎看出了面前这小家伙并非凡类,转了转眼珠,大手一挥,登时便令面前的某乖现了原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发出一声抗议后,墨小乖及其恼火的望着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是一只小白虎,怎的只会猫叫?真是奇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托腮自顾自嘀咕了半晌,悠蝉终是再度施法,将其变回了人的形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狄睿还真是金屋藏娇啊!别说,你这小妖,生的还挺漂亮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说什么回嘴,但是“你”了半天,却又再没了下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金屋藏娇”是何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钟后,门外忽的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令悠蝉的面色登时变得严肃了几分,继而下一刻,便幻化身形离开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会再来找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空气之中还回荡着蟾蜍精带着回音的话语,很快,便有人敲响了房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乖,你最爱吃的点心做好了,你可在房中啊?”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婢女姐姐,我在我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听说有吃的,某乖一双眸子瞬间染上了喜色,蹦跳着便朝殿门方向冲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门被打开后,果然见欢颜拖着托盘面带喜色上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乖,这是你爱吃的香酥糕,这一次我在里面加了些牛乳,你尝尝看,可还合胃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过盘子后,某乖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纤手轻轻捻起一块香酥糕,便囫囵的塞入了嘴巴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有吃的,墨小乖瞬间便能将所有的不快全部都忘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喜欢便好了,那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就不陪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嗯!谢谢姐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送着欢颜的背影离开,某乖转首便将之前蟾蜍精的事抛诸脑后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香酥糕实在好吃的紧,记得第一次吃时,还是从殿下的桌案上偷尝到的,因殿下不喜吃糕点,故而即便被发现偷吃了,也没有遭到殿下的责备,反而将一整盘香酥糕全都给了她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殿下还真是够疼她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想到殿下,某乖那张软软圆圆的小脸蛋上便不自觉浮现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从何时起,她每次一想到殿下,便会发自内心的欢喜,甚至比之从前依赖娘亲和爹爹更加依赖殿下多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数月后,妖帝下旨,令诸位妖界大佬和妖界大臣们前来金啟宫内商议有关立储之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幸运的是,妖心所向,大多数人都还是站在大殿下白狄睿这一边的,不过也有少部分人还是很看重二殿下白狄丘的,至于三殿下,也唯有白狄丘一人力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帝,立储之事关系到妖界之根本,大哥一向优柔寡断,此等性格,实在不适合做储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口之人,是安分了许久的白狄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所以最近他闭门修养,也是为了让父帝认为,他是个不争之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说他表面上对三弟推崇有加,但是心里的小算盘,还是更倾向自己多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权利这东西,只有捏在自己手中,才是最为稳固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陛下,五百年前,三殿下可是曾犯下大错的,若非大殿下仁慈,依照妖界妖规律法,怕是三殿下早就该被处以法灭之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都已经五百年过去了,青戌大佬因何死死揪住不放?难道是我家三弟有哪里得罪了你不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狄丘对三殿下白狄迁的维护之意甚浓,令站在其身畔的白狄迁心中感动不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哥,算了,青戌大佬所言无错,小弟着实难以胜任这储君之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弟,莫要如此妄自菲薄!你自是有你的过人之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拍了拍白狄迁的肩膀,白狄丘故意装作一副十分欣赏其的样子来,一脸的宠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一切看在白狄睿的眼中,却只觉得假到不能再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但看在座众人多半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想来这储君之位,自己应是势在必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帝,立储一事儿臣一向不大主张,但既然父帝召集了诸位大佬和大臣们前来,儿臣倒是要斗胆问一句了,依父帝的意思看,是打算立谁做储君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白狄峡还想着听听下面人的意思再做决定,没想到子息会突然发问,倒令他有些犹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