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请求
作者:清酒旧歌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19-05-13 14:50:44 全文阅读

缓缓开口“我的父亲曾是先皇的皇子,生母是当时先皇最宠爱的贤妃娘娘。父亲尚在襁褓之中时就被人抱了出来,而后不久宫中便传出消息贤妃重病去世的消息。

这么多年来改名换姓,父亲这一生表现的碌碌无为,只有我知道父亲是着世间顶天立地,才华横溢的好男儿。父亲从不涉朝政,不入仕途,但是当今的太后依然不肯放过。

那里是什么土匪啊,分明是杀手,父亲母亲惨死刀下,我和妹妹却被那杀手留下,父亲从小就告诫我不许走仕途,要远离朝堂,不许进入京城。

而我甚至童生试都不曾参加,可是那位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十六岁那年秋闱突然有四五个凶神恶煞之人将我打晕偷偷地送至考场,直至考试结束才放我归家,待放榜时我变成了举人,随后的春闱乃至殿试都是如此,我便成了状元,理所应当的立于朝堂,而后深得皇帝喜爱,成为一朝丞相”。

楚辰溪闻言指着苏泽试探道“这么说,当今皇帝是你亲叔?”

苏泽苦笑“若是论血脉,那应该就是了”

“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楚辰溪疑惑,这件事恐怕连你父亲当时都是婴孩,都不一定知晓吧。

“父亲当时是被贤妃身边的陪嫁嬷嬷偷抱出来的,后来那嬷嬷去世前告诉父亲的,而我则是父亲遇害的关头,才匆匆的告诉我真相”

楚辰溪和花眠都默了,皇室的丑恶嘴脸她们怎会不知呢。

只是,楚辰溪不解“你的父母都被害,那为何要留你和你妹妹,直接杀了岂不是简单”永除后患啊。

苏泽自嘲的笑笑“或许比直接杀了我让那位更开心吧”

一直不说话的花眠,淡淡道“你是怕皇帝连你妹妹都不放过,可你又怎么会知道我愿意接下这个大麻烦,我又有能力护她呢。”

护苏沫,无疑是和苍云皇室为敌,可花眠最讨厌的便是和皇室扯上任何关系。

苏泽笑的无奈至极“怎么可能会放过啊,若不是妹妹自小的眼疾从未出现在世人的眼中,恐怕早已经沦为皇室的玩物了吧,我又如何不想将妹妹托付他人,可是瞧瞧这偌大的府内只剩下几个仆人,本想着妹妹的眼睛若是能看得见,便偷偷的下嫁给别人,一生平平淡淡也比沦为玩物的好,可依着妹妹的性子这一生恐怕都不愿嫁人了。求到二位面前也是无奈之举”

毕竟神医圣手是连四国皇室都要拉拢示好的人。

苏泽在赌,赌花眠对他妹妹的一丝怜惜,赌花眠会答应。

楚辰溪看向花眠,他知道花眠会答应,他一直都是心软的,只对亲情。

果然

“我答应,但是我不会帮你,我这里有假死药,给你妹妹用,假死之后我会接走她,不过不想让再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花眠依旧神色淡淡。

苏泽大喜,朝着花眠一揖到底“多谢公子,妹妹能得公子庇护,苏泽来世当牛做马必报公子恩情”

“若是准备好了,就去意宣客栈找我”朝着楚辰溪道“我们走吧”

花眠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平静无波。

苏泽望着花眠的背影,微微出神,半晌,摇了摇头出了书房,朝着苏沫的院子而去。

本来坐在软榻上的苏沫听到声音微微直起身朝着门口道“是哥哥吗?”

正进门的苏泽脚步一顿,宠溺到“浅浅怎么知道是哥哥?”

苏沫甜甜一笑道“我就知道”

知道哥哥找那两位公子是为了什么事。

她虽然眼盲,但对有些事他很明白。

苏浅轻声开口“哥哥,是不要浅浅了吗?”

苏泽一愣,果然他的妹妹啊,懂事的让人心疼。

苏浅声音哽咽,眸子中渐渐晕起了水雾“我这一生也只有孤独终老,为何一定要让我苟且偷生”

苏泽轻轻地揉着她的头,眸子里渐渐蕴起迷雾,轻声道“我的妹妹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男儿,是哥哥无能,护不住你,哥哥只愿你可以平平安安,待你离开后,哥哥再也后顾之忧,答应哥哥,好好活着,开心的活着,替着哥哥的那一份活下去”

苏浅伏在苏泽的膝上哭的悲切。

他的哥哥本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若是生在普通人家这一生该是何等肆意潇洒。

奈何天意弄人。

苏泽轻拍妹妹的肩头,哄道“浅浅,听哥哥的话,仲溪公子答应过哥哥护你一生平安,是个可靠,可以护你的人,哥哥可以让你假死骗过宫里的眼线,仲溪公子回来接你离开,离开之后永远不要回来........”

不要在回到这肮脏的地界上。

苏浅则是垂着头不语,她知这是哥哥在交代后事,她不想应,只是“为何哥哥不可以假死离开”

苏泽摇头,“爹爹当年就是假死逃出来的,我若是假死,他们是不绝对不允许的。浅浅你不同,你只是一个盲女,今日神医仲溪登门之事,估计宫里已经知道了,编个理由说你想不开自尽,也是情理之中不会引起怀疑。”

宫里的人若不是他亲眼看到他身死,绝对不会相信,一定会让假死变成真死。

苏浅知道哥哥是下定决心了,她该如何,又能如何

“哥哥我答应你,我想见见仲溪公子”

苏泽听见妹妹答应便安心了“为何要见仲溪公子”

苏浅摇头。

苏泽见妹妹也不愿多说,也就不再多问。

兄妹俩人促膝长谈,说了许多许多.........

回到客栈的花眠和楚辰溪坐在窗边静静地吃着晚膳。

楚辰溪看着花眠,半晌道“你真的要管着烫手山芋?”

花眠手里搓着发丝,平静道“我只救那苏浅,你知道的我对美好的东西多些怜惜”

楚辰溪黑线,哪里是对美好的东西,只是对长得好看的人罢了。只是这次还真不是因为容貌吧。

罢了。罢了。

花眠看着暗自摇头的楚辰溪,有些好笑“你这般叹气摇头是为何?”

楚辰溪对着花眠翻了一个大白眼,不语。

花眠也懒得理他,“这次出门,你不是说有两个病人吗?那一个是哪里?”

楚辰溪深深地看了一眼花眠“苍冥云安城,骠骑大将军的长子”

花眠阖了合眼,神情说不出的似是忧伤,又似想念“那就去吧,快过年了,我们还能赶回花阁和可乐一起过年呢”

苍冥国啊,好久没有回去过了。

楚辰溪朝着花眠不依“是啊,还有不过两月就快过年了,小爷要吃你包的饺子,去年都没吃到”

花眠好笑的看着楚辰溪,无奈点头。

那里是没吃到,分明是没吃饱。

楚辰溪吃饱朝着花眠眨眨眼道“走吧,我们去夜探将军府”

揽着花眠足尖轻点从窗口跳出。

楚辰溪带着花眠依旧身轻如燕,嘚瑟道“夜黑风高,杀人越货的好时间啊”

花眠看着天上的月亮,嘲讽道“你知道去将军府的路吗?”

正飞身而起的楚辰溪一顿,停在屋顶“难道不是之前的院子吗?”

花眠瞥了一眼“是啊,你确定这是去哪里的路吗?”

楚辰溪心虚,有些不确定,毕竟有几年没来了“那你知道?”

花眠轻咳一声“不知道”

楚辰溪黑线了,那你还说的义正言辞。

“我们住的客栈是在城北,将军府我记得是在城南,可是这会儿月亮在我们正前方”轻飘飘的看了楚辰溪,是傻吗?

楚辰溪拍着脑门,“额.......要不我下去问问?”

“去什么去,这月黑风高的你怕别人以为你杀人越货?”花眠看着楚辰溪没好气道。

花眠指了个方向“朝这边走”

“哦”楚辰溪弱弱的应道。

楚辰溪和花眠站在一座府邸的屋檐上,朝下探着。

楚辰溪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叹一声“终于找到了”

足足转悠了快半个时辰,再找不到都要回去了。

两人正准备下去,楚辰溪忽然拉着花眠朝旁边躲去,一直飞镖擦着花眠的发呼啸而去。

本来不明所以的花眠,瞬间明了,难道被当成贼了?

“什么人,敢夜闯将军府”一声轻喝在这黑夜炸响。

两人超声音处看去,一个彪形大汉和两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从一旁的假山出走出来。

朝着花眠两人看来,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让花眠皱眉。

楚辰溪则是跳脚道“喂喂,不问清就动手啊,小爷可是来找......”

“我们只是路过,马上就走”楚辰溪还没说完的话被花眠冰冷的打断了。

楚辰溪一听就知道花眠可能察觉了什么,揽着花眠就准备离开。

一支飞镖又朝着二人射来,楚辰溪怒了“小爷不发飙,你丫的当小爷是死的”

说罢,松开花眠朝着那射飞镖的彪形大汉袭去,招招凌厉,本来站在身后的两人,一人朝着楚辰溪挥剑而来,一人则是飞身上了屋顶朝着花眠而来。

楚辰溪徒手对上两人,丝毫不见吃力,像猫逗老鼠似的,看着另一人朝花眠而去,一点都不担心,只是同情的朝那人望了一眼,幸灾乐祸一笑,有人要倒霉了,惹谁不好。

花眠瞧着朝她来的人,身形不动,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悠悠的朝着那人一挥。

随即而起的一声惨叫,咚的一身闷响,惊得房檐上的鸟儿扑腾着翅膀四散而去。

楚辰溪看着倒地不起的两人遗憾的摇摇头“啧啧啧,真是不禁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