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求药
作者:清酒旧歌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19-05-13 14:50:58 全文阅读

花眠和楚辰溪一瞧,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花眠气乐了,楚辰溪一瞧这架势,连忙表明身份。

离将军立马揪起自家儿子的耳朵,来到两人身前“小兔崽子,赶紧的,给神医道歉。”

花眠觉得有趣,楚辰溪倒是端起了架子“我瞧着令公子,身强力壮,生龙活虎没病。”

离将军一听,急忙道“神医莫生气,您先请移步府内。”

两人被离将军请进府内,恨铁不成钢的指着离染咬牙切齿道“兔崽子,赶快给神医道歉。”

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的离染回过神,狗腿子般蹭到楚辰溪身边“大哥,小弟以后跟你混了,您说往东,绝对不朝北。”

轮到楚辰溪震惊了,这人变脸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本少爷呢,这会儿就成小弟了“等等,小爷是来治病的”不是收小弟的。

离将军连忙道“犬子没什么大病,就是就是想让神医开一中吃了可以变听话的药。”

花眠楚辰溪齐齐黑线,他们是人还真不是神,只是这离染说不定还真治好,这人那里是不听话,分明是咳咳,贱啊,多打两顿就好了。

离染狗腿子的道“只要大哥收了小弟,教小弟武功,保证乖乖听话。”

离将军瞪得眼珠子都要跳出眼眶了,心道果真是神医啊,没用药这么神奇。

花眠扶额,这真是一家子奇葩,没得救了。

后来,楚辰溪也无事便和花眠多逗留了几天,每日楚辰溪将离染打的紫一块青一块的,而后者甘之如饴的跟在楚辰溪身后当小弟。

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谁知道,离染得父亲身为大将军,却遭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离染父子二人及一干心腹都惨死在背叛之人的手里,花眠和楚辰溪只救回离染一人。三人自此成了朋友。

两人告别了离染,出了将军府,走在空旷寂静的街道上,两个人就这么并肩的走着,夜里的月光极为耀眼明亮,将两人的影子拉的斜长。

翌日,一早,掌柜的便来禀告说

“苏浅要见我们?”

“是,来传话的人是这么说的”

“行了,你下去吧”

楚辰溪手肘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斜斜的靠在桌子上,瞅着花眠,他就知道,救一个人,怎么可能。

花眠头疼的揉揉脑袋。他好像救了一大串麻烦。她最经不得求,还是苏浅这么个大美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得。

楚辰溪幸灾乐祸的的看着花眠一脸的愁绪,要不“不见?”

花眠则是摊摊手“等救了后,还不见?”

楚辰溪同样摊摊手道“你要不想见,还是可以不见,找个深山老林的,往那边一扔,找个照顾他的人,不出面挺好的”

花眠瞥了一眼楚辰溪,“那这儿事你去?”

楚辰溪硬着脖子道“小爷不干这事儿”

开玩笑,他只会怜香惜玉。

“走吧,去见见什么事再说”花眠戴上面具依旧一身的清冷。

丞相府内

“哥哥,让我和两位公子单独聊聊吧”苏浅朝着苏泽恳求道。

苏泽揉了揉苏浅的脑袋宠溺到“好”

听到苏泽远去的脚步声,苏浅才缓缓开口“浅浅知道再求两位实在是不知趣,不过两位公子能不能听浅浅先说完”

楚辰溪挑眉看着苏浅,这女子或许没有便面上看的那么柔弱,是个有主意的“你说”

苏浅搓着手里的帕子“听哥哥说二位公子都是神医,阿浅向公子求一味药”

“什么药?”花眠问道。

苏浅似乎难以启齿,双手不住地扯着手帕“求.....求...求一味一举得子的药”

“噗,咳,咳,咳咳”正喝水的楚辰溪呛得不清。

花眠则是轻磨着茶杯,淡淡的问道“告诉我给谁用,我就给你”

苏浅声音轻不可闻“我自己用”。

苏浅思索了一阵,这件事到底要不要说,琢磨了半天道“我和哥哥不是兄妹,是小时候无意间听父亲和嫡母说的,您不是说我以后的孩子有很大的可能会失明,但是也有可能不会,不是吗?”

楚辰溪眼睛瞪老大,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不可置信的开口“你是想给你哥哥留个孩子?”

苏浅的声音微微颤抖朱唇轻启,略带殇然“哥哥把我托付给二位公子我就知道,哥哥知道皇上是不会放过他的,哥哥本该是鲜衣怒马,恣意飞扬的少年,却生生被逼成现在的模样。我知道,我配不上哥哥,我能做的只有这个。”

楚辰溪目瞪口呆,这女孩怎么能,怎么能这般,他该怎么说啊。

一时间三人都无话,楚辰溪只是看向花眠,你接的麻烦,你决定。

花眠垂着眸子,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子,半晌语气淡淡“我给你,药只能增加怀孕的几率罢了”

他不是圣人,无权决定别人是对是错,无论友情亲情或是爱情,只要沾着情这一字,又有什么能说得清呢?偏偏对这些,他最是心软。

苏浅松了一口气,他怕他会不同意“谢谢,明日哥哥会安排我假死,三日后下葬,其他的还是劳二位公子费心了”

说罢,深深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行了一礼。

花眠和楚辰溪拒绝了苏泽的挽留,二人漫无目的游荡在大街上。

楚辰溪眼神哀怨的看着花眠“我饿了”

自从丞相府出来,花眠就一言不发,这都走了两条街了,他又饿又累啊。

花眠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着楚辰溪。

楚辰溪被这眼神看的心里发毛,退后一步,警惕到“不管你在想什么,不要打小爷的主意,小爷不会答应的”

花眠眨眨眼,继续走着,不紧不慢,楚辰溪则是保持着两步距离跟着花眠,神情哀怨,活脱脱的像被花眠抛弃的小媳妇。

半晌,花眠背着手走在前面,目不斜视淡淡道“听说这儿的香炉乳鸽最是有名,不过......”

不待花眠说完,本来落后两步的楚辰溪,快步追上花眠,眼神发光“我知道在哪里,走走走”

完全忘了刚才花眠惦记的眼神。

楚辰溪嚼着乳鸽,一脸嫌弃“果然传闻都是骗人的,还不如花阁里李叔做的好吃”

摘掉面具的花眠,挑眉不语,李叔也不知道是哪个脸皮厚从皇宫硬偷来的。

楚辰溪语气轻快地说道“我们等苏浅的事情一过,就启程去苍冥国,隔三差五的等我们回去也就差不多赶上过年了。”

花眠则是打断他的话道“辰溪,苏浅的事情交给阁内的人去办吧,交代一下,把人送回花阁就行,你去见夜南寂,我自己去苍冥国”

楚辰溪正吃着饭呢,闻言一顿,闪过一丝哀怨“我以为这次去苍冥,你不会支开我”

上次花眠去,一个人都不让跟着,一进城就没了行踪,连他们的人都找不到任何消息,可把他吓坏了。

花眠纤长的手抚上左耳的疤,淡淡道“辰溪,我想自己回去”

楚辰溪将手中的筷子朝着桌上一撂,身子微微后仰,“得了,小爷去找夜南寂,记得过年回去,记得小爷的饺子”

他知道花眠不想让他跟去,罢了,不去也罢。

花眠扯了扯嘴角,无奈的点点头。他是平时虐待他了吗?

楚辰溪继续夹着菜边吃边道“苏浅你不管了?”

花眠摇头,本就不该管,“交给我们的人吧”。

“什么时间去,我给你备药”

“明日一早吧,早些走吧可以赶上爹娘的忌日,这四年来,我都没有去看过他们”苍冥国是他最最美好的记忆开始,也是噩梦的开始,四年来花眠只踏足过苍冥一次,匆匆路过不曾留恋,只是不敢回去。

花眠就这么说着,楚辰溪就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精致奢华的的雅间里一时间只有花眠微凉的声音,角落里放着的镂空鎏金香炉正飘缕缕的轻烟,楚辰溪则在一旁拄着脑袋,静静地听着。

楚辰溪看着花眠,她说过她原本该是大家闺秀,在闺阁里绣花,弹琴,赏花,然后嫁一个高门贵府的少爷,生儿育女平淡幸福的活过一生,这是他向往憧憬奢望的生活。

只可惜卷入泥潭,掉下悬崖,踏过满是荆棘的草原,爬出黑暗腥臭的沼泽。等他见到阳光时,却发现这阳光竟然是冷的,冷的刺骨。

楚辰溪第一次见花眠只是匆匆一面,递一张帕子说了一句“真丑”。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后,他不知道这一年花眠经历什么,第一次见花眠只是一个失去至亲带着仇恨的女孩,一年后再见却满身的伤痕,将自己深深裹在坚冰里,只愿穿着男装带着面具生活。

这一年谁也不知道花眠经历了什么,楚辰溪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问过花眠,可是花眠明确地表示不想说,他也就放弃了。

楚辰溪和花眠不同,虽然是孤儿,但是他从小有师傅陪伴,生活无忧,有师傅宠爱也是无忧无虑,他心疼花眠的遭遇。

楚辰溪望着花眠有些恬静的脸庞道“阿眠,替我给伯父伯母上柱香”

花眠微微侧头,浅笑“好”

“阿眠,我们走要不要告诉离染?”

花眠淡淡摇头“不用了,离染现在身居要职,已经不是我们当年认识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不会甘心居于这么一个昏君之下,我们和他有太多的牵扯不太好”

楚辰溪抿抿唇道“那好吧”

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褶皱,踱步道花眠旁边。“吃饱了,走吧,回去给你配药”

两人踏着夕阳,回到客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