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凰权嫡后

正文第二十四章 赛龙舟

[更新时间] 2019-04-15 22:14:12 [字数] 3000

一点野心?这也能叫一点!凌稀阁可是遍布四大国:麟耀国,翎国,玄门国,卿龙国。凌稀阁又渗入明面的药材铺,粮铺,布料铺,茶叶铺,金银铺;暗里又做见不得人夜黑风高之交易。收入是相当可观。自从这美人加入之后,又开了情报网,广受欢迎,不管是官府还是江湖都有,光卖情报都不知道赚多少钱了,现在她居然还有了欲仙楼!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要是男子,上官葉都要以为她是准备造反了!早知道她那么有钱,当初就不应该那么轻易的就答应将凌稀阁给她大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我们开个医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欲仙楼前阁已经是坐满了一堆人,就等着台上的老鸨宣读题目。司徒静娴与上官葉坐在二楼最隐蔽,但又可以看清全场的雅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卫将军追美人都追到这里来了。”环视一圈,上官葉在对面看到了眼熟的家伙。司徒静娴跟着上官葉的眼光望去,正好撞上卫扬清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怎么会在这,还有那个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居然也来了这里。上一世他可是不近女色,几次被怀疑是有龙阳之好呢,最后却……果然男人,都是一样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原来今年是花魁亲自出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各位公子们可是听好了,这对子的上联是,秋风簌簌染枫叶,枫叶悉悉尽满红。”声音婉转如莺歌,沁人心房。紫椴裙将身材显得凹凸有致,蛇腰不盈一握,肤若凝脂。玉软花柔,让人心生满满的保护欲,只想软香在怀。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联一出,刚刚激动地公子们纷纷回想,恨不得将脑子掏了出来看看,明明日日读书,到关键时刻竟是一点用都派不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冬雪漫漫衬书香,书香所到冬雪融。”大家 苦想之际,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从二楼雅间传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还有别的公子做答?”花魁愣了片刻,有些出乎意料。稍等了片刻,见无人做答:“恭喜牡丹阁的公子,赢得了这一道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最前头那一桌的硕景贤气到不行,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买通了欲仙楼的人才知道的答案,居然被别人抢先了!硕景贤恨恨的剜了一眼牡丹阁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第二题,是猜一名。题目是,公子们请看这水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小厮应声抬着一大缸上台,缸中除却水还有一朵花,那花长得似荷非莲,全身透出紫色,无叶只有根,根却是嫩白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什么花?我从未见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我也没见过,美中带着神秘,妙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荷花!”正当大家议论纷纷时,硕景贤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装模作样的姿态在司徒静娴眼里就像是个跳梁小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不知是什么花,可不就是荷花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可不就是咋们的花魁荷花姑娘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答案出来,大家恍然大悟,懊恼自己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恭喜硕公子,赢得了这第二道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恭喜啊硕公子。”京城的又有几人不知硕景贤呢,纷纷恭喜拍马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承让,承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荷花姑娘,这最后一题是什么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这最后一题嘛……”花魁俏皮一笑卖了个关子,话到一半却是娇笑连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荷花姑娘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荷花姑娘。”人群中早有按捺不住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奴家不才,想要各位爷夸夸奴家。”荷花姑娘用袖子半遮面,娇羞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珠水想润头。”一蓝衣男子话语一出,场内公子们纷纷笑出声。可真是以为“文雅的禽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欲仙莲叶无穷碧,唯有荷花别样红。”旁边又有一黄衣男子不服,也上前献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有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现有姑娘欲仙楼中令人醉。”硕景贤慢步走来,诗一字,行一步。若不是上一世知道他的真面目,此刻翩翩公子的模样确实惹人喜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道题是没有答案的,看来硕景贤也是下了功夫去琢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恭喜硕公子再赢一题,今晚,可要好好对我们荷花姑娘啊。”老鸨上台宣布了今年诗友会的结果,和荷花姑娘站在一起,那夸张的妆容更显俗气。见花魁就都走了,就都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已散,卫扬清站在欲仙楼门前,看了眼两手空空,叹了口气:“本来听闻你喜酒,听闻这欲仙楼的酒甚佳,本想为你赢得一壶,却是什么也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渐黑,路上行人无几,偶有几只晚归的鸟儿飞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可急死我了。”正蹲在院里发愁的阿雪看见一个翻墙而入的人,忙走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几日就是端午龙舟花灯节了,这不是给你带来胭脂水粉么,看看喜不喜欢。”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几瓶胭脂水粉递给阿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是给我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呢,傻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端午日间赛龙舟是麟耀国的民间习俗,晚上还有花灯可以看。赛龙舟要在临河举办,一船十人,船头有一人击鼓助威。一般未婚配的年轻男女都会来灯会上,若是有看对眼的,就给对方自己的一根红绳,以诉情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日一早,临河边就站满了围观的百姓。临河附近的酒楼餐馆更是直接爆满,伙计都恨不得多长几只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参加的大都是强壮的青年,他们已经各就各位,蓄势待发。每队头上都带着不一样颜色的头巾,腰上系了一束红布。岸上有一裁判,击鼓三下,以示开始。船上的鼓手续之敲起了鼓,边敲边带头喊着自己队的口号。强壮的桡手们奋力挥动着桨,龙舟似搭在弓上的箭般,离弦飞速前进,原本平静的河面因为龙舟的比赛也变得热闹。两岸围观的百姓为自己心中的那队呐喊着助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龙舟的争先恐后,两岸的百姓竟是不会累般越喊越大声,一波盖过一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岸上传来欢呼声,盖过了终点的击鼓声。其中也夹杂着几声不开心,却也不过是一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岸边不远有一颗大树,也有一堆百姓围在那里,原来是在赛龙舟开始前就下了赌注。有人欢喜有人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将军夫人可真是神机妙算呢,居然被你给说中了,赢得是红色那队。”说话的是中书令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说不是能,左将军夫人既聪慧又能干,左将军不在的时候府中可是管的妥妥当当的,要我也有这本事,我家那位又怎么会整日的不归家。”吏部尚书夫人酸了一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赛龙舟已经结束,几位夫人聊了几句便都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硕瑞锦也准备离开,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街上的司徒静娴。阳关打在她的身上,她跳着,笑着,硕瑞锦觉得甚是碍眼。看了眼从她旁边经过的几人,计从心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公子、梁公子、刘公子,请留步。”这不正是硕景贤平日里玩得好的几位公子哥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过左将军夫人。”几人听见有人唤,回头一看,居然是左将军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闻这几日硕景贤夜夜都留宿在欲仙楼,这左将军夫人不会是来找他们要人的吧,那他们是说呢,还是不说好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女子可美?”硕瑞锦用眼神示意他们看向司徒静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她也是一袭低调的素青色长锦衣,裙摆绣的蝶儿栩栩如生,同色的腰带系紧,更显身材窈窕。一颦一笑之间是特别的优雅,双眸清冷而不失灵动。走动时头上的蝴蝶步摇轻碰撞出专属的声音。一时间几位公子都看入了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将军夫人,在下想起家中还有事,先行一步,失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左将军夫人,我爹好像找我有事,我也先走了,失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等等我!左将军夫人,告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几位公子哥重重告辞,追上了司徒静娴刚刚消失的方向,硕瑞锦嘴角上扬,手中的手帕都被攥成一坨。司徒静娴,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扶了扶头上的发簪,硕瑞锦提步走出了酒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刚刚开始,司徒静娴就觉得有人在跟着,心中十分不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雪,你看这只发簪好看么?”司徒静娴将阿雪拉到了旁边一家卖簪子的小摊上,随手拿了一根簪子递给了阿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这个簪子……小姐,小姐。”一眨眼的时间,阿雪就找不到司徒静娴的身影了,以为是人太多冲散了她们,还了簪子给店家,忙四处寻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娘子,看你往哪里跑。”跟了一段路,谁知这小妞拔腿就跑,可是让他们好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娘子别跑了,这是条死胡同,你可逃不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乖乖就擒吧,爷几个会好好疼你的。”说着几个就要逼近司徒静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呵,那要看是谁疼谁了。司徒静娴一想到昨日被上官葉坑了三百两,心中就来气,正愁没地儿洒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