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先知王妃:夫君,您要失宠了!

正文第七十六章 假货

[更新时间] 2019-07-09 20:09:05 [字数] 3024

站在朝堂之上,她看了一眼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纳兰惊辰,发现他居然没有看自己,这让她有些奇怪,难道今天的事情很大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暂时收起自己的思绪,现在是在朝堂上,她绝对不能没有规矩。@#?$$首?发www.zongheng.com^%-^~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安。”楼迟月先给皇帝行礼,如果无视皇帝的话,那罪责可就大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起来吧,丞相也起来吧,不要在跪着了。”皇帝面无表情地开口。@#?$$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多谢父皇,多谢皇上。”@#?$$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国序和楼迟月站了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辰王妃,你可知朕把你叫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皇帝锐利的眼神看着楼迟月。@#?$$首?发www.zongheng.com^%-^~

 “回父皇,儿臣并不知。”楼迟月如实的回答。@#?$$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现在她现在的心里真是对皇帝非常的无语,他的这个问题真的是太没有水平了,自己明明在王府里睡觉,突然被叫进了宫里,如果知道有什么事情的话岂不是神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辰王妃不知道,那丞相就告诉她吧。”皇帝把事情丢给了楼国序。@#?$$首?发www.zongheng.com^%-^~

 “是,臣遵旨。”说完,楼国序站到了楼迟月的身边。@#?$$首?发www.zongheng.com^%-^~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楼迟月一脸单纯的看着楼国序。@#?$$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不要再叫我父亲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现在到底在哪里,你还是如实招来吧。”楼国序非常严肃地开口。@#?$$首?发www.zongheng.com^%-^~

 听到楼国序的话楼吃月的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楼国序发现真正的楼迟月已经死了,所以才这么说的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父亲您到底在说什么,我就是您的女儿啊,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心里有些紧张,可楼迟月面上丝毫没有显示出来,一幅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楼国序,好像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不要仗着和我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就来冒充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性子跟你根本就完全不同,你根本就是把我的藏起来了。”楼国序与说的非常的义正言辞。@#?$$首?发www.zongheng.com^%-^~

 听到楼国序说的理由楼迟月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楼国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她就说怎么会有人想到借尸还魂这样的事情呢。@#?$$首?发www.zongheng.com^%-^~

 “父亲,难道就是因为女儿揭穿了继母的所作所为,您就要不认女儿了吗,继母在您的心里就这么重要吗?”楼迟月说着掉下了两滴眼泪,她现在要扮演的就是一个上你伤心的女儿而已。@#?$$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不认自己的女儿呢,我这样说就是就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女儿,你和迟月之前的性格差别太大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父亲您口口声声说女儿和之前的性格差别太大了,那父亲您真的了解过女儿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吗?您所了解的女儿不都是从继母口中了解到的吗?”楼尺月说的也是事实,以前的楼迟月确实是这样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国序被楼迟月的话说的有些心虚,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已经不容许他后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陛下,既然现在辰王妃已经来了,不如就让她和臣滴血认亲吧,这样也能很快的真相大白。”楼国序没有办法回答楼迟月的质问,直接就转移了换题。@#?$$首?发www.zongheng.com^%-^~

 “恩,既然辰王妃现在已经到了,那就滴血认亲吧,这样也能让真相大白。”皇帝已经坐了决定。@#?$$首?发www.zongheng.com^%-^~

 “父皇,真的要滴血认亲吗?”楼迟月的心里其实是不怕滴血认亲的,因为这具身体本来就是真正的楼迟月的不过戏还是要做足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现在你和丞相各执一词,这个办法是最有效的,现在就只能这么办了。”皇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首?发www.zongheng.com^%-^~

 “王爷,您相信臣妾吗?”楼迟月把目光看向了纳兰惊辰,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任何做戏的意思,而是自己最真实的表情。@#?$$首?发www.zongheng.com^%-^~

 “本王当然是相信月儿的,只不过丞相坚持他自己的看法,那不如就让他死心比较好。”纳兰惊辰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王爷相信臣妾就好,那臣妾就和父亲滴血认亲,让父亲不在怀疑臣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楼迟月的心里其实是有些开心的,虽然她知道纳兰惊辰不可能完全的相信自己。@#?$$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辰王妃和辰王的感情还真的很好啊,就是不知道如果一会辰王妃被证实不是丞相的女儿,那辰王贵如何做呢?”太子不相信纳兰惊辰还会让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做他的正妃。@#?$$首?发www.zongheng.com^%-^~

 “月儿不管是不是丞相的女儿,她都是本王的王妃,这是谁都不可以改变的。”纳兰惊辰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在心里已经认定了现在的楼迟月是她的的王妃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太子没想到纳兰惊辰会这么回答,一时间被噎住了,没有话可以说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而楼迟月听到纳兰惊辰的话猛地回头看他,正好撞进了他深邃的眸子里,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心跳的非常的厉害。@#?$$首?发www.zongheng.com^%-^~

 纳兰惊辰自然也是看到了楼迟月的眼神,对着她点了点头,让她放心。@#?$$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父亲和父皇都想滴血认亲,那儿臣只好听命了。”楼迟月没有丝毫的畏惧。@#?$$首?发www.zongheng.com^%-^~

 “下去准备吧。”皇帝对着自己身边的太监挥了挥手。@#?$$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奴才这就去。”太监也知道这是大事,一路小跑着离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滴血认亲需要的东西无非也就是一杯清水和一根针而已,不过这毕竟是在朝堂上认亲,而且楼国序和楼迟月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需要无比的重视。@#?$$首?发www.zongheng.com^%-^~

 太监离开朝堂后,跑着去了御膳房,带着一杯清水和一把匕首就往回敢,因为走得比较着急,在回去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宫女。@#?$$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过好在太监再被撞倒的时候护住了自己手上的水,这才没有让水全部撒出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这个宫女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好好走路?”在确定自己的东西完好无损后,太监的怒过也就上来了,对着撞倒自己的宫女开口。@#?$$首?发www.zongheng.com^%-^~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还请公公恕罪。”宫女一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次也就算了,杂家还有事情要办,再有下次杂家绝对不会饶了你的。”太监说完就赶紧离开了,现在满朝文武都在等着他呢,他可一点时间都不能耽误。@#?$$首?发www.zongheng.com^%-^~

 宫女在太监离开后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根本就没有害怕的神色,看着太监离开的身影,冷哼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陛下,东西都准备好了。”太监很快就赶到了朝堂。@#?$$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皇帝点了点头。@#?$$首?发www.zongheng.com^%-^~

 太监听到皇帝的话走到了楼国序的身边,把自己手中的东西摆在了他的面前。@#?$$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国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毫不犹豫的拿气匕首在自己的手指上赶紧话了一小道口气,低了一滴血进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太监见楼国序滴完了血之后,就走到了楼迟月的身边。@#?$$首?发www.zongheng.com^%-^~

 楼迟月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也毫不犹豫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然后太监就端着茶杯去了皇帝的跟前,楼迟月看着太监的背影眯了眯眼睛。@#?$$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这个时候,楼迟月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回头一看发现是纳兰惊辰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首?发www.zongheng.com^%-^~

 “放心吧,我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楼迟月笑着开口。@#?$$首?发www.zongheng.com^%-^~

 听到楼迟月的话,纳兰惊辰并没有说什么,可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首?发www.zongheng.com^%-^~

 龙椅上,皇帝看着茶杯中的两滴血并没有相容,脸色马上就变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楼迟月,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皇帝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怒气。@#?$$首?发www.zongheng.com^%-^~

 “父皇,儿臣不知道父皇的意思。”楼迟月现在确实是很疑惑。@#?$$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还有脸问朕的意思,拿下去给她看一看。”@#?$$首?发www.zongheng.com^%-^~

 太监听到皇帝的话就端着茶杯走到了楼迟月的面前,楼迟月看着茶杯了这不相容的血液,心里有很多疑问。@#?$$首?发www.zongheng.com^%-^~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连楼迟月本上身的血液都改变了,那自己岂不是没有办法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了吗,一时间楼迟月有些慌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肯定就没有办法全身而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看着碗里的血液,楼迟月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如果慌乱的话一定会露出马脚的,即使这样告诉自己,可楼迟月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紧张的神色。@#?$$首?发www.zongheng.com^%-^~

 “父皇,儿臣觉得这水有问题,儿臣绝对是父亲的女儿,求父皇在重新验一次。”楼迟月心里觉得自己的到来应该是不会改变血液的,那么唯一的问题就应该是在水上。@#?$$首?发www.zongheng.com^%-^~

 纳兰惊辰一直在观察这楼迟月的动作,把他的神色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你还想在验一次,那朕就成全你,也免得你觉得朕有失公允。”皇帝并没有反对这件事。@#?$$首?发www.zongheng.com^%-^~

 就这样,太监又重新出去端了一杯茶水,分别放到了楼国序和楼迟月的面前,滴好血后太监赶紧把茶杯端到了皇帝的面前。@#?$$首?发www.zongheng.com^%-^~

 皇帝看着茶杯里血液的情况,挥了挥手,让太监把手里的东西端给楼国序和楼迟月看一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太监端着茶杯走到了楼国序的面前,看着茶杯里的血液,楼国序的脸色马上就变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