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家有萌妻:总裁大人请稳住

正文第五章 莫名被劫逼成婚

[更新时间] 2019-05-24 12:15:24 [字数] 3225

可明明自己受了委屈,怎么自家闺蜜一点都不心疼自己,也不帮着自己大骂渣男三百场,还翻旧账!她小鸡一样嘟嘴,却莫名觉着有些心虚,含着糯糯的声音,道:“也,也没有那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雅雅斩钉截铁道:“就是有这么二!你现在在哪呢?要不老娘过去陪.睡,但你想喝酒,门都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想了想,没同意,道:“不用陪.睡!雅雅,我要开启后宫宅斗模式了,明天开始我要熟读孙子兵法,一定要风风光光的打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雅雅鼓励道:“……加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顿了顿,雅雅还是犹豫道:“甄嘉宝你……真的给人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老脸一红,恼怒道:“胡说!是我睡了那个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雅雅:“……您老睡的舒坦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无声哽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怎么舒坦,腰酸背痛腿抽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这种事怎么能说?于是她打肿脸充胖子,勉强道:“还成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什么那,怎么这么八卦!睡觉去!本宫困了困了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又与小姐妹互损了一通,撂了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堵得慌,却也渐渐想开豁达起来,似乎及时摆脱渣男,也没什么可难过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曾经是真的喜欢陈俊良,喜欢到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男盆友就是用来宠的,骄纵一些也不要紧,可是她……纵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是她识人不清,没什么可抱怨的,但这笔账她牢牢记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天光晴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窝在自己的小房子里,觉着自己应该忧郁一阵,以表示对这生活暴击的敬意,同时躲避一阵狗仔队的追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阳好像很好的样子,照在脸上应该很舒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扣了扣脸颊,想,自己应该去下隔壁街上开着的图书馆,看两本酸文来哭一场,最好能再能做两句酸诗发一下微博,这才算是有仪式感的失恋……重点是,路途不远,步行刚好,利于散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甄嘉宝刚将自己收拾妥当,还画了个枯萎花朵一样的惨淡妆,这样就算是不小心被神通广大的狗仔队碰见,也不一定能认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她还没有被狗仔队捉住,就先被两个陌生人捉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两人开着一辆十分豪华敞亮的高级小车,就停在她家公寓楼下,似乎已等了很久,她刚一露脸,那两人就扑了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中一人面无表情道:“甄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我不去我不认识你,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要喊了你快放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无表情西装男:“有人要见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由分说,就给人塞进了车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惶惶不安,心惊胆战,觉着自己十分倒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这个时候应该呆在家里对老天安排的闹剧伤春悲秋,好好的悲痛欲绝哭天抹泪,她到底为什么要跑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心里后悔不迭,在路上一直试图跟那两人搭话,想着至少套个话,好歹让她知道是什么人要见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那两人如同被河蚌夹住了上下嘴唇,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默默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了一番,才安静下来,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等汽车在一处看着就很高档的私人会所前,甄嘉宝还有些懵,眼睛扫了眼那不显山不露水的门面,被两个身高一米八的高大男人夹在中间,带去了里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私人会所里面的人并不大,但服务生看起来就很有涵养,看见他们这古怪的阵容也没多一句嘴,只是面带微笑的领着他们到指定的包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两个男人将她送到门口,敲了敲门,等里面传来低沉磁性的“进来”两字,才推门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间主体色调偏灰褐色的套间,正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男人微微垂着眸子,认真的看着手上文件,见他们把人带过来,头也没抬,只嗯了声算作回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觉是个面瘫!都看不见这么个大活人给塞进来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两个男人,居然还给体贴的带上了门,干什么,这是想干什么?不过这男人气势也太强了点,即使只是坐在那里,就自然而然成为房间里最不能忽视的存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和西装裤,袖子挽起来一截,露出肌肉紧实凝练的手臂,留着纯黑色的寸头,脸部轮廓深刻俊美,如同大理石雕一样完美刚硬,他没有动,但甄嘉宝心里已开始打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人的气势太强,就好像一只爬伏的帝王鳄,伺机而动,冷血强悍,一击毙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修长有力的手指又慢条斯理的翻过一页纸,窸窣的纸张翻阅声落在耳朵里,竟如春雷般强力有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握了握拳,心说自己得主动出击,不能一来就给人压住气场,于是她张了张口。“那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男人微微抬头,声音不大不小的刚好盖住她的声,还用一双格外凌厉的眸子打量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仿佛被他低沉的声音打开了什么机关,说话瞬间就利索了,清脆脆道:“对!我是甄嘉宝,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开口,那股无形的压抑气势就削弱了很多,那女人脸上甚至还露出了笑,毫不吝啬的炫耀她颊边的两个小酒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稍微变换了下坐姿,将手中的文件合拢,放在茶几上,淡声道:“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不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笑话,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人要干什么,哪能随便就给人牵着鼻子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男人看起来还有点眼熟,似乎曾在哪里见到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盯着甄嘉宝,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神态委顿的小女人,觉得自己刚才的怜惜根本没必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她脸色惨白好似被打击的不轻,但那双小鹿一般的大眼睛却一直炯炯有神,看见他的时候,还露出警惕的神色,甚至敏锐的察觉到他要用气势压住她,让她顺着自己的意思来,几乎瞬间就开口破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心理上的压迫难说的很,赫连权在商场上玩惯了心理战术,挑在她前头开口也是为了引导节奏,此刻被那一句不知好歹的“不过去”打乱了节奏,眼里不由露出玩味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她的妆容一样颓丧,也不需要他格外怜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二十二岁,S大大四在读,原甄家二小姐,现在……”男人冰冷的话微微顿了顿,继而道:“因为出轨被陈家退婚,又被赶出家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声音偏低沉,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魅力,那张脸也很有高冷男神的感觉,棱角分明轮廓深邃,但说话一点都不讨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此刻脑子格外清晰,圆溜溜的眸子丝毫不怯场的盯着男人打量一番,道:“这跟你没什么关系,赫连先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她见过这个男人,在电视上和不少杂志上都见过。只是她之前一心都扑在陈俊良身上,对别的男人都没怎么在意,是以没有第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二十八岁,帝焰集团CEO,赫连家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毕业于斯坦福大学金融系,一改赫连家向来在海外发展商业的做派,毕业后就一手把帝焰发展至今,更在最近回了国正式坐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年轻、英俊、有能力,高冷、洁身自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他出现,就能让所有女性尖叫,已然是真正的神级人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她面前站着的,正是那位以铁血手腕和酷帅男神形象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对她认出自己丝毫不意外,脸上依旧是如大理石般冷硬的神色,道:“过来,签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从手边那一沓文件中抽出一份,向甄嘉宝面前推了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不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做出誓死不从的坚贞不屈样,铿锵有力道:“不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见那女人后退几步,警惕的小松鼠一样瞪着他,口中噼里啪啦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我是坚定的人民共和国拥护者!我遵纪守法的我告诉你!你不要过来,站住!你想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啊,我也不是不能谈判的,你总得让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赫连总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男人方一站起来,原本十分宽大的房间竟仿佛瞬间狭窄起来,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里沉了层冰雪一样,原就冰冷的脸上更加冷峻,如同锁定猎物的豹子一样盯着甄嘉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原本还十分硬气,但眼看着那男人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眼睛还居高临下的锁在自己脸上,觉着自己分分钟要被吓哭了,话到最后立马就变了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已将甄嘉宝困在了小小的角落,双手插兜,微微垂眸,眸子黑沉沉的,脸上却不可察觉的僵了一下,随即继续撑着强大的气场,道:“结婚契约书,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心想着让那女人签字,居然真的忘了告诉她那是什么东西,不过那不重要,现在说也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甄嘉宝敏锐的捕捉到了他那一瞬间的气势僵硬点,原先被压制住的胆子立马就回来了一小半,又听他说了那五个字,惊讶之下猛地将离自己无限近的赫连权推开,道:“你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权被推了一把,也不在意,直接伸手扣住她的后脖颈,将她强势的推到茶几前,道:“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签签签,签什么签!神经病啊!虽然你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但能不能讲点道理!我和你很熟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