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鬼夫养成:招个将军做夫君

洛城风雨事,青州未亡人第81章、我跟将军关系很好的

[更新时间] 2019-08-13 23:21:14 [字数] 3140

“阿蓝,你怎么回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策的处境很尴尬,尤其是面对阿蓝这个脾气火爆的丫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料到他会这么问,阿蓝双手叉腰,理直气壮的提醒他:“将军是不是忘了,明天是我回门的日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咳,回……回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呀是呀,夜城的规矩和别的地方不同,新嫁娘需要在第二日回门看过长辈,之后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策一个大男人,对那些出嫁的规矩不清楚很正常,可圆饼脸一个外来魂,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言臻不得不怀疑:“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来夜城,我可是做了不少功课的。”圆饼脸飘起来,凑到言臻耳边悄悄的耳语:“这个叫阿蓝的丫鬟,据说在将军府的地位不低,我以前还怀疑她是将军失散多年的亲妹妹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没有失散多年的妹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这次轮到圆饼脸反问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臻瘪了瘪嘴,不想告诉他,自己是从诡鉴中看到的,所以随便编了个理由:“道听途说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这边耳语的正起劲,那边阿蓝已经拉着杨策进了大堂,那里是将军府专门用来会客的地方,她今日回门,是需要同夫君一起给长辈奉茶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不过,规矩里的奉茶是寓意辞别,若是嫁给别人做小,奉茶的时候就只有新嫁娘一人,若是结发夫妻,而且夫君爱戴自己的妻子,便要两人同时奉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若是两杯茶同时端到长辈面前,先喝谁的,也有一定的寓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新嫁娘脾气火爆,在性子上压了夫君一头,长辈需要先喝男方的茶,以证自己是站在一家之主那边的;反之,新嫁娘若是贤惠的老实女子,长辈便要先接她的茶,告诫男方,这姑娘虽然嫁出去了,但她家里还是有人的,受了欺负,娘家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臻和圆饼脸跟着进了大堂,并没有靠近杨策,反倒找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方便看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门奉茶的意思,圆饼脸向言臻解释完了,言臻才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两杯举到杨策眼前的茶杯,低声说道:“你说,将军会先喝哪一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是我,肯定喝柳少爷的,换了将军嘛。”圆饼脸故意停住,轻轻撞了下言臻的手,示意她注意阿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位暴躁的丫鬟似乎等的不耐烦了,不等杨策做出选择,她就一把将茶杯搁下,将自家夫君手里的那杯茶抢了过来,硬塞给杨策道:“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你……哎。”杨策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揭开杯盖,喝了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还想看看杨策选谁的言臻,不由看直了眼:“这……这算将军选了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阿蓝姑娘啦。”圆饼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将军也是怕了阿蓝的,不然那茶,他其实可以不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呀,将军和阿蓝是主仆又不是父母兄妹,能关照她嫁人已经不错了,这茶自然可以不喝。”圆饼脸之前没有告诉言臻,若新嫁娘没有长辈,便没有奉茶一说,就算找到了像杨策这样的主子,或者恩人,若是这人不愿意再管新嫁娘之后的事情,也可以接茶不喝,以示恩断义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也不能说将军怕了她。”言臻皱起了眉头,在她心目中,杨策本应该是诡鉴里看到的那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跟她客气,那是杨策有愧于她,跟一个丫鬟客气,则是丢了身份,她绝对不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并不知道,言臻的想法,圆饼脸还在想她话中的意思,就见她起身朝杨策走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这样大刺刺的走过来,杨策自然会发现,赶紧站起身,换了声“臻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臻冲他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转向柳少爷和阿蓝,道:“两位既然是回门,不知道有没有带回门礼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有没有带回门礼,与姑娘何干?”对于同性的敌意,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表面上言臻是在笑,可阿蓝却感受到了十足的厌恶,自然不会给言臻好脸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策是向着言臻的,正要批评阿蓝,就被暗中扯了扯衣袖,不让她出头:“夫人的回门礼自然是与我无关,不过你们奉的茶将军已经喝了,这礼若是带的不够,将军府的厨房,可没有余钱给两位备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气的直瞪言臻,比起她的暴脾气,柳少爷就要稳重的多,不仅及时安抚了自家娘子,还不卑不亢的回敬了言臻一句:“言姑娘怕是误会了,柳某家中虽不是什么巨富,但对内人还是看的极重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各位统领都听见了?柳少爷说了,这次的回门礼绝对不清,该怎么安排,应该不用将军再吩咐了吧。”言臻扬声朝大堂外喊了一句,原本候在外面的统领,立即在门口现身,拱手朝杨策鞠了一躬后迅速退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不明白她唱的是哪一出,柳少爷却看的分明,赶紧道谢:“多谢言姑娘相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干嘛谢她?”阿蓝不乐意了,暗中掐着柳少爷的腰狠狠的拧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少爷疼的表情逐渐狰狞,可挂在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减:“若不是言姑娘刚才所言,统领们一定不愿意你在回来打扰将军府的安宁,你以后若是想念将军,也未必能像今天这样闯进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嘛?我不过出个嫁,怎么连看望将军都不行了?那阿湛姑娘还时常来将军府蹭吃蹭喝呢!”阿蓝显然是不依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少爷宠溺的用食指弹了弹她的额头,叹了声“你哟”便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趁他们夫妻互动的空挡,言臻朝杨策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轻声问道:“她这个暴脾气,是你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哪敢!”杨策拼命的摇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臻挑了挑眉,表示不信:“难不成是柳少爷自己宠的?他们认识的时间,有那么久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骗你,阿蓝本来就是柳少捡回来的,当年他是怕他爹生气,才硬塞来我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你们在说什么?”杨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蓝就凑了过来,随即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的事件,诧异的目光在杨策和言臻身上来来回回好几轮,才道:“言姑娘同我家将军的关系很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策和言臻同时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落,对视一眼后又同时改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好,还是不好?”阿蓝追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杨策学乖了,干脆将回答的主动权给言臻,他自己则保持沉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很好的。”言臻呵呵笑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后去红楼还得仰仗杨策护自己周全,刚才那脱口而出的“不好”她已经后悔了,这会当然不敢随意说些让人不喜欢听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高兴言臻能这么说,杨策下意识的扬了扬唇,倒是阿蓝不甚满意了:“将军对言姑娘这般好,不怕将来夫人找来,会误会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这话可不能随便说。”柳少爷撞了撞阿蓝的手臂,暗示她不要再胡说,而他自己则费心做了番解释:“既然是将军要等的人,自然没你说的这般小气,你说是吗?言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这个……自然是的。”言臻用力的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她想不想承认,可那白虎血玉怎么说都是她的东西,她不拿回,但不代表杨策要等的人是她,若是她摇头,那个小气的人便成了她自己,所以她不得不承认,柳少爷真是个精明的家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已至此,阿蓝找不到新的理由膈应言臻,只得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家夫君身边,等着杨策传令准备晚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往,只有在阿湛留宿将军府的时候,餐桌上会出现两份餐具,像现在这样,一下子摆了五份,还是头一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厨房那边,自然准备的十分丰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那一盘盘的美味上桌,最高兴的当属圆饼脸:“将军不愧是将军,要是我以后能天天过这种日子,就算死也值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忘了,你已经死了。”没好气的用筷子敲了他的头,言臻对那些美食,似乎兴致缺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这一群灵体鬼怪说“死”这个词,原本是忌讳的,可今天言臻说出来,却没有谁提出异议,尤其是杨策,他似乎根本没听到这个词,关心的重点全是言臻此时的模样:“臻儿不舒服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就去请大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落,杨策就丢了筷子,想要亲自将城里那位神医请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好言臻动作快,一把将他扯回了原位:“不用请大夫,我只是担心晚了就去不成那个地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姑娘说的是哪个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和柳少爷本来就在关注杨策对言臻的态度,这会双双凑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言臻被他们吓了一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策自然是不敢将计划说出来的,生怕言臻不满,直接将他排除出计划,相较他的为难,圆饼脸就要理智的多:“将军本来和言姑娘说好了,要去红楼帮我拿回缺失的执念,没曾想,你们俩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是我们耽搁几位了。”柳少爷诚恳的道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蓝顾不上道歉,直接拍着桌子道:“这有什么,将军想怎么帮你?我和柳郎也是可以帮忙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的?”圆饼脸似乎很高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他看来,这事如果有更多向着自己的,成功便会多上几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