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和我一起住
作者:青春粉红兔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19-04-23 23:35:14 全文阅读

“晏小姐,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自打定主意抱住晏茴这条大腿之后,齐城就格外勤快,殷勤的让晏茴有些受不住。

“应该不用了,你把我放在这里就好了。”晏茴拒绝道,有些不理解这个齐城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

手和脚都包扎起来,短期内应该是没法再骑车了。

父亲忽然去世,没有给她留任何的钱,为了生活,租了相对便宜安全但是住宿环境不怎么好的地方,这么环境是不怎么好,但是现在也不是挑这个的时候。

齐城在某一处的角落,亲眼看着她上去,关门,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离开。

当天晚上,晏茴不会做饭,随便吃了点泡面准备睡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进来。

“睡了吗?”电话那头问道,是一个男的声音。

晏茴有点懵:“刚准备睡了,请问你是?”

“凌岳”

短短两个字,瞬间吓得她睡意全无,脑中先闪过一个想法:他怎么会有我的电话。然后才意识到以凌岳的身份,能找到她电话有什么稀奇的。

“有…有什么事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边的声音听着依旧不带任何情绪:“我在你家楼下,给你两分钟下来,我有事找你。”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对方就挂了电话。

……

你…你大爷的!

晏茴想要骂粗口,又硬生生的忍下去,搞不懂凌岳大半夜的来她家楼下干嘛,心中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干脆利落的收拾自己。

原本以为凌岳有什么事情找自己,例如云月斋的事情之类的,车停在一个顶级饭店面前,让她下车,晏茴才意识到不对劲。

“你叫我是吃饭的?”她有些试探性的问。

凌岳嗯了一声。

他是过来看看她的身上的伤怎么样了,然后顺带一起吃个饭。

晏茴觉得无比的惊奇,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凌岳竟然会忽然找她吃饭,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想起之前自己说的话,越来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虽然说他们之间已经扯了结婚证了,但是,这样,一起吃饭,还是让她觉得很不好,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怪怪的。

咽下一口肉后,她就放下筷子,说自己吃饱了,看着那张帅气的脸,晏茴率先说出口:“这饭也吃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和他一起吃饭,真的让她觉得很怪异。

“怎么?怕人说闲话?我们都扯结婚证了,你还怕这个?”凌岳不慌不忙的吃着饭,他今天一天都在忙,中午都没有吃好。

“不,不是,我住的那个地方有个门禁,晚上11点就锁门,我…”她怕再不回去那大爷把门锁了,一旦锁了大爷就雷打不动就不会打开了。

下午齐城将晏茴送回家之后,他就将拍的照片给凌岳看,黄色的楼房,乌黑色的地砖,看着就给人一种脏兮兮的感觉,齐城一个劲的诉说晏茴太惨了,一个女孩子家家住在这种地方,要是她爸知道不得伤心的从地里爬出来。

又说什么原先是天之娇女,一下子掉下来,落差太大,连饭都不会做,就买新泡面之类的吃。

齐城说话不缺乏夸大演戏的意思,但是,这环境他亲自看过之后,真的觉得不行,所以,他决定。

“那种地方就不用再住下去了吧?”他忽然道。

“什么?”

“我说你不用再住在那种地方了。”凌岳放下筷子,目光看着晏茴,见她还是一脸茫然,耐心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不要”想也没想,晏茴就直接拒绝。

难怪凌岳会出现在自家楼下,估计是下午齐城多嘴和他说的吧,虽然觉得他是好意,但真的不用了。

“我住在那里挺好的,你不用操心,另外,谢谢你帮我夺回我爸爸的云月斋,相应的,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她冷静的理清头绪,将凌岳的好意变相的理解成了“讨债”。

不错,欠自己的事情记得挺清楚的嘛,但是。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我们有结婚证。”凌岳看着她,好意提醒。

晏茴觉得面前这人怎么这么多变呢,之前扯证的时候,人都不出现一个,现在忽然说什么他们扯了证了,然后呢?想表达什么?

她随意的说道:“没事,反正是P的,而且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多久。”

她理解她爸爸的做法,为她找一个靠山,但是爸爸,能扯证的人未必能过一辈子啊,他们现在,就是一种相互威胁的关系。

“你想怎么做?”凌岳问。

“我们不会做太久的夫妻,等我能力强了,夺回所有属于我的东西,我就放你自由。”这话虽然说的很狗血,但是她心里面的确是这么想的,“你我之间心照不宣,也没有必要住在一起,对吧?”

她那儿虽然环境不大好,但便宜又安全呀。

凌岳眯着眼,深邃的双眼涌出寒光:“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

那眼神,让晏茴有些招架不住,摸了摸鼻子,说道:“也不是划清界限,我那儿只是看着比较脏而已,别的都好,再说,以我现在的这种能力,勉强解决温饱。”

晏茴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和一个身价不知多少的男人说这些勉强解决温饱做什么,他又不懂。

“放我自由?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利用完我了就和我离婚?”凌岳危险的眯着眼睛。

她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也不能说得这么难听吧,我们之间又没有感情,我也不委屈你,到时候放你自由。”

找个相配的富家千金。

她在心里补上。

凌岳沉默着不说话,他不说话,晏茴也不出声,一下子,气氛进去一种诡异的寂静,好一会儿,凌岳才说道:“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去。”

他看了眼手上的表,开车送晏茴回去。

本来就是踩着时间回来的,离11点还有好一会儿,但是,楼下的大门,它锁着了,它竟然锁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