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彼时豆蔻

正文第二十章 没能爱上你是我最大的愧疚

[更新时间] 2019-07-14 21:28:21 [字数] 3163

“好啦,别多想啦!”刘雨萌笑着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席光也挤出一个微笑,又问“你在学校怎么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啊,还好啦,就是不怎么跳舞了,一心忙着准备毕业考,我得努力和你在同一个医院实习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哈,我们专业不一样,分不到一个科室吧。”席光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有什么关系啊,在一个医院就可以啊。可以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刘雨萌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又笑了笑,心情看起来确实好了点,说,“你不知道医生都有夜班的嘛,说不定我下班那你上班,你上班我就下班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额哦,对哦,有夜班的。”刘雨萌恍然大悟的说,一脸呆萌的样子,“那怎么生小宝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医生都没耽误生宝宝啊,再说你想的也太早了。”席光看着傻傻的刘雨萌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早啊,当然要想好生宝宝的事情。”刘雨萌一脸幸福的说道。这时候老板把面端过来了,刘雨萌抬头说了声谢谢,便大快朵颐起来,依旧是一脸幸福的样子。而席光看着眼前这个爱自己的、正陷入对未来的憧憬中的女孩,愧疚又加深了一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吃完面后,席光把刘雨萌送回了宿舍,照例的有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别。看着刘雨萌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他才转身向自己的住处走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忙碌的工作生活总是会让席光暂时忽略掉对刘雨萌的那份愧疚,很快的,他又投身到工作当中去了。医院的床位周转的很快,76床又住了新的病人,后来的席光也轮转到了不同的科室,见到的生离死别也越来越多,多到让他慢慢习惯直到波澜不惊。对于席光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稳重,医院的领导也慢慢的重视起来。这让他在医院的工作越来越多,他写东西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更是完全不写了。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关于这种情况,席光是纠结和迷茫的,这样的停笔让席光觉得自己开始向生活低头了。一边是创作的梦想,一边是现实的生活,夹缝里的席光过的并不快乐。但是却也无奈,他不得不把这种境遇当成一种历练,并在这样的历练里快速的成长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医院里的第一个转折点,是他轮转到超声科的时候。带他的老师也是一个工作不久的年轻大夫。有一天,席光和他的老师正在屋里给病人做检查,突然就进来了三四个病人家属问能不呢插队。老师说了句不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家属被拒绝后就开始嚷嚷了,“老太太有点感冒,照顾一下不行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感冒也得等着。”他的老师随口说了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病人听到这么说,就在门口骂开了,嚷嚷着要打人。这个年轻大夫便有点慌了,在屋里不知所措,席光知道情况不妙,必须马上处理,不然一定会有医患纠纷发生。于是马上起身走到门口把家属先拦了下来。走到家属面前的时候,席光就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酒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了,您别着急,有话咱们慢慢说。”席光微笑着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让大夫出来,我们教育教育他,会不会说话?”为首一人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是,让他出来。”其他家属也跟着附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听我说,我们大夫不对我们自己自然有处理的方法,您打人可就不对了。”席光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谁啊,让你们管事的出来。”为首家属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咱们先别喊,还有别的病人做检查呢,我们主任不在,我是主任助理,完全可以代表她,您有事就和我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看看怎么办吧!”家属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把您申请单给我看看。”席光说着,接过申请单看了看,又说,“您看,咱们真别喊了,老人心脏不好,这时候大喊大叫的,对病人也不利,我给您安排检查,您看行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安排吧。”这时候,家属的气焰已经明显暗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先转身对屋里的老师说,“小张,这个月奖金扣了,有没有意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有。”屋里的年轻大夫知道席光在安抚家属,立刻心领神会的说了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说完,又跟走廊的其他病人商量到,“大家看咱们都挺年轻的,能不能让老人插个队,做个检查没多久的。好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走廊其他病人在家属喊的时候就已经在旁边观看了,对这个医生的沉着冷静已感到敬佩,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反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看大家都赞同了,笑着说“谢谢大家”,又转身到隔壁诊室的门口敲了敲门,说“李大夫,一会检查完这个病人后下一个给老人家做吧,老人岁数大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的!”屋里的李大夫应了一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又问病人家属,“您看我这么安排可以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家属说:“嗯,你这个主任助理办事还挺靠谱,不像那个大夫,不会说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替他道歉了,”席光说,“也请家属们可以理解我们,我们每天任务量很大,免不了有心情急躁的时候,而且大家都是来看病的,插队对别人也不公平,您说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说的在理。”家属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行,那先这样,一会等着做检查吧,我还有工作。”席光笑着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家属看着席光,还说了声谢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件事很快主任就知道了,还把席光叫到办公室里谈来了一次这件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超声科主任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女性,但是席光知道,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各类医学杂志上经常可以看到她的科研成果,在其他科室轮转的时候,也已经耳闻她的科室管理能力。而席光,正是一个喜欢向成功人士靠拢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反应的很快,不错呀。”主任看着席光,笑着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任夸奖了,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多学习呢。”席光礼貌的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口才很不错,平时喜欢看书吧。”主任问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是的,从小就喜欢看书,大学期间还在写小说,不过现在工作了就不怎么写了。”席光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会写东西呢,在哪里可以看到?有时间我也看看。”主任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害羞的笑了笑,“小说在网上可以看到,偶尔会在一些杂志发表随笔和散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就给我当助理吧,怎么样?”主任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楞了一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任又说,“愿意吗?大夫们都忙于业务学习,我身边还真的缺一个口才好,有才华,有办事能力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任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可是我实习还没有结束呀。”席光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任说:“没事,你不用再转科了,就留我这了,其他主任那里我去说,经过院长的面试就签合同,好不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谢主任,学生一定努力。”席光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任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孩子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满脸微笑,眼神里透露出欣慰的目光。“先去忙吧,回头休息了去学校办理一下毕业的相关手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的,主任,那您先忙。”席光微微点头示意,又轻轻的带上了门,回到自己的诊室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关于可以留在医院工作这件事,席光可以感受到,自己是激动的。因为他喜欢刺激的、有挑战的生活,喜欢和成熟的人在一起工作,这一切好像也是他诉求的。席光觉得,自己正向一个成功的方向努力着。至于创作,席光总是预感自己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回到这条路上来,而现在,就先让生活推着自己向前走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天晚上,席光就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刘雨萌,她听了之后开心的要死,在电话里就欢呼雀跃的,喊着要庆祝一下。席光说等到过几天回学校办手续再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个不眠的夜晚,席光和刘雨萌都想着自己的未来,不过,两个人想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后的日子,席光很快投入到主任助理的角色中去。而主任,也觉得这个助理使得很顺手,因为席光熟悉电脑,又有写作才能,所以主任的课件PPT都由席光来做,同时,医院的院刊上也经常会出现他的名字。同事们看到席光的时候,总是会小声的议论。而席光本人对这些事情好像并不关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来,席光真的没有再去其他科室实习,他就这样一直在超声科工作,直到实习期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这之后不久的日子,到了医院每年纳新的时间,很多应届的毕业生和研究生都来到医院面试,希望可以求得一份工作。席光应着主任的嘱托,也在这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长长的走廊里,很多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席光静静的看着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并没有被周围紧张的气氛所感染,反之,却觉得有些百无聊赖。他觉得,人们活的太过于程序化了,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平淡而且按部就班。不过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这样默默地、无力地思考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很快,门口负责排顺序的护士叫了他的名字,才把他从这样的思考里拉了出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做了一个深呼吸,便走进了会议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会议室的办公桌前坐着院长和他的主任,以及几位行政科室的主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席光微微向前鞠了一躬,“院长好,各位老师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好。”院长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面带微笑的大量着他,“不用紧张,请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谢。”席光说完,便在院长对面的椅子坐下,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提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