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自己做草屋
作者:云木修同学  |  字数:2044  |  更新时间:2019-05-20 22:45:27 全文阅读

因为房子才刚盖成,家里一应用具什么也没有。

不过这都不是事,她们有馒头,背靠大山按理来说肯定饿不着。

“段洵,咱们先凑合着,等我上山多抓些猎物换钱,就能置办些东西,”她无奈把剩下茅草用草绳扎起来当被子盖。

曾几何时,不说是豪门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再说她还是个实习医生有稳定收入,最差都不会如现在这般,连被子都没有……

第一次白芷鼻尖泛酸,她都不知道自己也会这么坚强。

“芷儿,你在做什么?”段洵见她半天不吭声问。

她擦去眼角湿润道:“我在编织茅草,今晚先凑合着盖,等一会我去山上再砍些毛竹回来当喝水杯用,”说着她把手里最后部分打上草结,段洵坐在一边沉默不言,刚刚他明明听见哽咽声。

他明白,让她与自己一起漂流野外是委屈她了,可是现在他不能离开这里,至少待眼睛好之前是无法离开这的……。

白芷将他扶进茅草屋里,让他躺在草铺的床上歇息,自己去砍毛竹来,家里还缺个门,还缺……

山上草丛茂盛,野菜满地,她随便一走都是草药,这让她心情稍微松快些。

满山遍地的草药,至少她能采来换钱,忽然身后草丛有声响。

白芷握紧唯一砍刀,慢慢后退,这个森林这么大,保不齐会有野兽出没。

若真是那样,她可就中大奖了!

不是她死,就是它亡……

退至一棵大树旁,她想爬树却发现自己不会,瘪瘪嘴,深呼吸来压制内心恐惧,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大喊出声,若是惊到野兽,那就更跑不了了。

草丛中声音越来越大,白芷高举砍刀准备随时迎上去。

忽然一道娇嗔女声传来:“哎呀,死相,都出林子了,老实点。”

白芷抿唇一个旋转躲在了身旁的树后面。

“二丫,你家那塌脸死鬼,怎么还不死呀!瞧他那样,真是委屈你了!”油腔滑调男声传进耳朵里,白芷闭眼,深呼吸,丫滴走鸟屎运,撞上偷情的了!

两人就从她身边过,因着两人打情骂俏也没发现树后面的人。

白芷直到两人走远才从树后面出来,松口气,刚才若是不小心被发现,不知道会不会被那两人灭口……

越想越觉得渗人,她总觉得这林子好像还有人似的,赶紧去树林边上的竹林砍上一颗毛竹就跑。

而另一边在等白芷回来的段洵听见脚步声,以为是她回来,赶紧起身相迎,后来却发现不是他要等的人,白芷做一天体力活,这会走路步子堪沉没有这么轻快才对。

待脚步声近了,他开口:“是谁?”

佘郁金激动的看着日思夜想的人,知道他离开杨府后,她就四处寻找打听他的消息。

因为她要每天为杨茯苓做脸贴,所以出来的时间不多,每次都无功而返。

就在她以为两人已经离开了金山村,打消念头时,偶然得知有对年轻夫妻,在村子最后面的山脚处买了块地皮安身,且那男人是个瞎子。

她一听便知就是他俩,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顺着别人指的地找过来。

当她再一次见到段洵时,有种想扑入他怀的冲动,生生被她给压住。

“段公子,我知你现在不便,离开了杨府更受罪所以我给你带了些治眼药,你先吃着,过两天我再为你送些,”她咬唇,白芷那女人长的很丑没她一成好看,她有把握等治好段公子眼睛,他看见她,定会讨厌白芷。

段洵特别讨厌这个女子,死缠烂打跟块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佘大夫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我的眼睛有娘子医治不劳烦你大架,把你的药拿走,我不需要!”他毫不客气拒绝她。

佘郁金被他的话激的险些委屈哭出声,她找了他那么久,他却这么无情……

屋里对话被白芷听的清清楚楚,扔掉手中毛竹与砍柴刀,走进来指着她愤怒开口:“佘郁金,你丫阴魂不散,走到哪都有你,不觉得烦吗?”

佘郁金听她话中带刺,立马将在段洵那受得委屈发泄在她身上:“呵,我阴魂不散?你不自称神医吗?有本事你将段公子的眼睛医好呀!你身为人妻竟然不想办法将自己相公医好,你简直无耻至极!”

白芷还真差点被她给骂懵了,句句骂她,这是有多恨她?

段洵眼睛她检查过,不是先天失明,只是她需要的用具还没准备好,到是让这女人捏到把柄来说她。

“佘郁金,你拿的药你敢保证能治好我相公?”她讽刺,也敢保证段洵眼睛不动个手术绝对是看不见。

“我……”佘郁金停顿一下,他的眼睛已经损坏,她也就试试而已,毕竟这样的情况连她师傅都不一定有把握能治好!

“哼,治不好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我的男人,无需你来医治,别在那里假好心,你的目的是什么,想必你心里清楚,”白芷哪会这么轻易放过她,逮着机会就损。

当着段洵的面佘郁金心知不能再与她发生冲突,否则给他留的印象更差,以后就更难接触了。

“算了,我不与你一般见识,我要回去了,段公子还请按时服药,我会再来的,”她说完,深深看了眼段洵后才离开。

白芷被她的行为给气的鼻子都要歪了:“段洵,这下可怎么好?佘郁金就像个甩不掉的尾巴,好闹心。”

知她心情不好,他起身走过去安慰道:“芷儿,别怕还有我在,我一定会保护你,不让别人伤害你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看不见,多少他还有些力不从心。

“段洵,你放心我肯定能医好你的眼睛,你信我,现在只是差时机而已,”之前因为他的内伤需要调养,她把钱花去给他买药了,现在他好的差不多了,那么只要她再挣钱把需要的手术刀具给打好就能为他做复明手术。

他伸手刚好摸到她脸颊,轻轻拍了拍:“傻瓜,别听佘郁金的话,我的眼睛我知道,已经治不好了,有你陪着我,就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