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朕来喂你
作者:风中小安  |  字数:1797  |  更新时间:2019-05-23 14:16:23 全文阅读

“娘娘!”

珠儿含着眼泪,却也知道无法阻止秦雪鸢,只好沉默着伺候她梳妆完毕,然后扶着她一路走进贵妃赵月如的飞鸾宫里。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贵妃娘娘!”

让秦雪鸢感到意外的是,北冥旭尧竟然也在场。

男人冷漠英俊的五官和上一世重叠在一起,带着一股摄人的气魄,秦雪鸢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忍不住咒骂自己的愚蠢。

北冥旭尧从八岁起就镇守边疆,文韬武略是出了名的,隐隐有些“千古一帝”的迹象,这样一个人,上一世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那些小动作?

他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发,估计也只是想借着自己,彻底歼灭北冥铭轩吧!

“慧昭仪今日怎么了,怎么一直盯着朕看?”

耳边响起男人慵懒冷淡的声音,秦雪鸢一抬头,就看到了北冥旭尧凛冽的眼眸,她心中一紧,连忙说了几句话搪塞过去,心里却跳得厉害。

北冥旭尧的智慧无人能比,自己今天的这一出戏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昭仪妹妹快坐下吧,皇上和本宫可等了你好久呢!”

赵月如平淡的声音缓缓响起,像她这个人一样,温柔无害,温婉贤淑。

要不是秦雪鸢历经两世,还真的看不出,在她温婉的外表下埋藏着的,是怎样一颗毒辣阴险的心。

作为家里的庶女,赵月如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宫的,可是就在选秀的前一夜,赵家唯一的嫡女突然暴毙而亡,只好让她进宫。

赵家兵权在握,当时刚刚登基,根基不稳的北冥旭尧便把她封为贵妃,以此来稳固前朝,这一切原本的主人已经死了,那么也就通通都落在了赵月如的手里。

只是,那个可怜早逝的嫡女,究竟是怎么死的?

秦雪鸢突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这个赵月如现在位高权重,又是个心思狠毒的人。

别的不说,就说她刚才短短的一句话,如果北冥旭尧是个稍微昏庸一点儿的人,立刻就可以认为自己是故意来晚,对他不敬,从而来治自己的罪。

想到这里,秦雪鸢不由得心里一紧,却还是气定神闲的笑着开口:

“姐姐和皇上鹣鲽情深,妹妹不敢早早来打扰,因此特意算好了时间,赶在最合适的时候来,姐姐刚才的话真是说笑了呢!”

北冥旭尧眸色幽深的坐在龙椅上,眼神变得晦暗不明,他倒是没想到,秦家这个女儿还算是聪明。

其实赵月如暗地里使得那些手段,他早就看在眼里,只是现在她的父亲赵安国手握兵权,又私下和云国相勾结,他不能这么早就打草惊蛇,如今看来,这宫里似乎也还有人可以和赵月如抗衡,只是不知道这秦雪鸢背后的秦家,又是什么打算?

“慧昭仪真是伶牙俐齿呢,贵妃娘娘不过才说了一句话,你就有这么多的说辞!”

同样是昭仪的陈彩蝶突然不阴不阳的开口讽刺了一句,看向秦雪鸢的眼神里满是怨恨,秦雪鸢淡淡一笑,声音清脆婉转:

“陈姐姐可真是谬赞了,妹妹只是话多罢了,哪里比得上姐姐得皇上的宠爱,依妹妹看啊,这宫里除了贵妃,就属您最得宠了!”

陈彩蝶听了这话脸上很是得意,倒也不再说什么了,而赵月如却是暗中攥紧了手帕,秦雪鸢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满是讥讽。

陈彩蝶这个蠢货,以为她攀上了赵月如这棵大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上一世自己进宫时只是因为比她多了一个封号,就受了她多少明里暗里的陷害,算算日子,今天正好是她受了赵月如的指示,给自己下了药的日子。

既然她不仁,就不要怪自己拿她开刀了!

因为有北冥旭尧在,赵月如和陈彩蝶到底也不敢太过为难秦雪鸢,因此宫殿里的气氛还算得上是和睦。

秦雪鸢神色自如的说笑着,却总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她用余光偷偷一扫,就对上了北冥旭尧那双冷峻幽深的丹凤眼。

上一世的时候她为了北冥铭轩,只想着怎么躲开北冥旭尧,因此也就是到了这一世,才有心思好好打量一下他的长相。

和北冥铭轩略显女气的俊美不同,北冥旭尧虽然长得十分英俊,却带着凛冽而强势的霸气和贵气,让人难以接近。

脑子里突然闪过自己上一世弥留之际,亲眼看到北冥旭尧将北冥铭轩和李如兰碎尸万段,还好好安葬了父亲母亲的情景,秦雪鸢咬了咬唇,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批投靠他的想法,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开口:

“话说多了,臣妾倒有些口渴了呢,珠儿,还不快去御膳房端些茶水水果来,给皇上和姐姐们尝尝?”

她抛下了这个鱼钩,陈彩蝶那个蠢货果然迫不及待的上钩了:

“不用了,我家里最近送来了一些上好的茶叶,正想着请皇上和贵妃娘娘尝尝呢,今天妹妹也在这里,我们就一起品一品吧!”

陈彩蝶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的贴身宫女去端了茶过来,秦雪鸢看得真真切切,那个小宫女端给自己的茶杯,和别的茶杯有着一点点微弱的不同。

按照预先说好的那样,她深深地看了珠儿一眼,提醒她等一下记得把茶杯收好作为物证,而珠儿满脸的担忧,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