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巨星进化手册

正文第九章 冷遇(三)

[更新时间] 2019-09-20 20:26:42 [字数] 3240

现场再次笑声一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你们不知道,你们演的兄妹,几乎让人看不到表演的痕迹,真的跟生活中的兄妹一模一样。”男主持也不吝溢美之词,跟着夸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主持不忘补充了一句,“就是,我们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能说给我们听听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幼枫看向李菲菲,李菲菲接收到信号后,拿起了话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的小动作都被摄像师拍了下来,也被主持人捕捉到了,大屏幕上直接回放,主持人忍不住一阵感叹,“看到吗?他们好默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方响起一阵议论声和赞叹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棒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好有默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菲菲拿着话筒,看了一眼萧幼枫,随后如实说了片场的趣事,“其实,刚开始哥哥是听不懂我说什么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面响起一阵惊呼声,观众们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说的是粤语,他说的普通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也吃惊不小,明显男主持快了一步,“那不妨菲菲给我们爆爆料好了。”一副拿着小板凳坐等头条八卦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真的很敬业,他担心我和东方昊说了什么他接不了词,因为听不懂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都仔细的听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居然把我和东方昊的台词都记下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好有心!”女主持一阵惊叹,随后现场响起一阵掌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主持抛出了问题,“洛霖是怎么做到把智障哥哥,演绎的如此逼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幼枫从未上过访谈节目和综艺节目,更不知道如何回答,挠着头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还是导演替他回答的问题,“他呢是个新人演员,从进组开始,他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当成了洛霖了。我一直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这点是瞒不过我眼睛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好棒!”主持人给了萧幼枫肯定,在他们的带动下,现场响起了一阵掌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个恶人啦!”女主持话音一转,现场一阵笑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恨他吗?”女主持把话筒朝向观众席,观众席中一片高呼,“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演和魏修然乐的直拍大腿,其他人也跟着笑作一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主持已经笑的不行了,男主持笑着捂着肚子,“完了,一会儿出去我们要请保镖帮忙保护洛克了,免得被人扔臭鸡蛋、青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俩看热闹不怕事情大的主持人挑事儿成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演,都是你害的,你要对我负责!”舒志一脸苦大仇深的走到了另一边沙发上,李菲菲立即给他让位置,然后到了萧幼枫身旁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舒志坐到了导演边上,忍不住吐槽,“你们不知道,最后几场戏的时候,导演还在要求我,让我再演的变态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窝里斗的演员和导演,观众们乐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编剧……你出来啊,今天我们要打死你!”导演正经八百的开玩笑,结果却笑的众人前仰后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得不说导演这锅甩的真有技术含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愉快的录制结束,他们接着赶往下一家电视台。几人在车上相谈甚欢,看着他们闹,萧幼枫心情极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忙完香港的宣传工作,这部片子在内地正式定档。片花儿一经播出,引起了许多关注。这让没有一部像样作品傍身的萧幼枫终于松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内地的宣传安排的是访谈节目,节目组的几位主创一起参与,趁着这个机会,萧幼枫在荧屏上混了个脸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演播厅不大,台上摆了九把椅子,主持人位于正中央,将嘉宾们隔开了两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放了几十把观众座椅,座无虚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主持人做了多年的节目主持,台风很稳。一上台就高呼道:“那,我们今天分开坐啊,剧中饰演好人的坐左面,饰演恶人的坐右面。”几个主创按照她说的各自找地方落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就是因为这部戏的坏人演的太过入木三分了,我担心一会儿台下观众扔臭鸡蛋时连累无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主持人的玩笑话,现场一片笑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菲菲、东方昊、萧幼枫都坐到了左侧,魏修然和舒志坐到了右侧,导演懵了,站在台上晃了半晌才开口,“我不是坏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修然直接过去拉人,舒志不忘吐槽,“您不是坏人谁是坏人?我们可都听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主持也乐得不行了,直言:“导演,听到没,你不承认也不行了,您现在就是坏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最后落座,“那我们今天就先从坏人开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响师打出了欢快的曲子,正式进入了采访环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导演觉得自己不坏,我们先从导演开始。”女主持话音一落,主创们都笑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主持略带调皮的问:“其实,我想问的是,导演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坏呢?而我们的主创们又为什么觉得导演很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演觉得自己比窦娥都冤,开始狂洗白自己,“每天在片场拍他们,我把他们拍的那么美、那么帅,哪里坏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我们洛灵拍的美,几位帅哥拍的帅,那不是摄像的功劳吗?”主持人一脸惊讶的望向导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演突然觉得人生无望了,垂下了头去,音响师顺势加入了悲凉无比的一段二胡独奏,更显的他孤立无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的观众们一阵大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演一句话横死录制现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来看看魏大哥,魏大哥将渣父演的那么好,不担心被观众们打击报复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修然突然觉得终于找到诉苦的对象了,拿起话筒一阵叹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真被打击报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修然点头,众人一阵吃惊,他这才举起话筒,无奈的道:“前不久带着老婆去香港购物,结果被人砸了一身的奶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都张大了嘴巴,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吓的我老婆过后说再也不跟我一起上街了!”魏修然吐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魏老师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舒志也加入了申冤的行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知道这次来大料了,立即顺着杆子往上爬,问他:“欸,你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天的时候,我跟助理在香港拍一部戏,夜里回酒店时被人在停车场打了一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传来阵阵惊呼,几位主创的心都跟着他的叙述提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助理知道我要拍戏,一直帮我护着脸,被打断了三根肋骨。”他说到这里眼中尽是内疚和无奈。他们不过是完成了他们的本职工作,却招来了这等无望之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天呐!”主持人吓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导演来了一句,“希望大家日后理智追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响师听到这里,加入了一段架子鼓,台下的观众们对这二位俱是心疼不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访谈节目不能太过悲戚,主持人立即调节现场气氛,“我怎么突然觉得,二位这是来我们节目打预防针来了,片子若是播出时好让大家不要针对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环节,轮到李菲菲他们这边了,主持人看着俊男美女觉得特别养眼,突然来了句,“我们的哥哥,你坐在这里有什么感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呃……”萧幼枫一惯反应慢半拍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却把东方昊给乐坏了,“幼枫啊,她在说你是电灯泡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再次响起一阵笑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一万度的对不对!”主持人跟着凑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幼枫不知如何是好,一脸的尬笑,李菲菲实力护兄,直接将头靠了过去,双手揽着萧幼枫的手臂,明显是在帮他化解尴尬,“我还是觉得爸爸和男朋友都是不靠谱的,只有哥哥才是最爱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方昊捂着心脏,一副他很受伤的表情,主持人偏还跟着雪上加霜,拿起话筒对着观众席,“你们觉得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是一阵笑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部剧大热时正是大学纷飞的冬季,一连三家电视台连续播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该死的温柔……”萧幼枫睡的正香,手机响了。他伸手在床上一阵摸索,摸到手机拿起来一看,又是老妈,“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儿子无比熟悉的老妈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他刚睡醒,可依旧掩饰不住她内心的狂喜,“儿子,在睡觉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萧幼枫慵懒的声音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演的那个电视剧我们都看了,真好看!”老妈开启了身为演员母亲的自豪模式,“好多街坊邻居也看了,都说你演的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幼枫汗颜,他已经歇业一年半了,再不拍戏,若是他们问起来可如何是好?想到这里,瞌睡虫彻底被扫地出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你怎么演个弱智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幼枫无语,这可不是他能决定的。可他又不想让老妈失望,只能插科打诨,“这不是角色有挑战性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老妈不懂这些,也就不再追问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妈,你和我爸还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都好,过年记得回家!”电话那头的语气一下子就变了,“去年就没回家,今年再不回来,就不用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抵天下的妈妈都一样,对儿女放狠话,放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偏偏大部分孩子都依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知道了!”萧幼枫扶额,只觉得世界末日要来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他不想回家,事业上毫无进展,回家又面临叔叔阿姨、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他感觉透不过气。所以,他宁愿选择在外面待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挂了电话,萧幼枫在床上烙起饼来,拿起手机查了下银行卡余额。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辛苦了几年他的资产总共113275元,刨去拍戏挣的,就只有每月一万块的基本工资,北京的开销又那么大,他日常生活足足花去了三分之二的收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一言难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