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江琋月失踪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9-06-15 11:06:01 全文阅读

靳司南说的很平淡,仿佛这件事他一直在做,都已经习惯了。

  江琋月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 ,一口饭都吃不下,季兰芝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强装镇定,同时也在给江琋月传递不能动怒的眼神。

  江琋月一直憋着一口气,江心爱看着对面的母女一直都没有动筷子吃饭,忍不住好奇的追问:“阿姨,这些饭菜不合你们的胃口吗?”

  季兰芝看在靳司南的面子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下,转而笑呵呵的回答:“不是,很合胃口。”

  “既然合你们的胃口,为什么不吃呢?这些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

  看着盘子里红红绿绿的辣椒,季兰芝根本放不下筷子,江琋月也不想吃。

  靳司南回眸,面色微凉,疑惑的问:“既然很合胃口,怎么还不动筷子?难不成是觉的我这里的厨师不如江家的厨师手艺好?”

  季兰芝连忙摇头,看来这一次是躲避不了了。

  她硬生生的给自己挖了一个洞,现在不得不跳下去。

  江琋月想了想,连忙开口说道:“我最近接了一部新戏,导演说不能吃辣,脸上要是冒痘影响美观。”

  “你确定你现在还有戏可以拍?”靳司南毫不留情的揭穿江琋月的谎言,江琋月心里一慌,她怎么忘记了刚才季兰芝去找靳司南的事情,靳司南一定是知道了内情。

  江心爱一副状况外,江琋月在娱乐圈发展的还算不错,为什么靳司南会问她有没有戏拍?

  她记得江琋月之前就接了一些戏,怎么可能会没戏拍?

  这个女人还算有些聪明,没想到竟然用演戏当成借口不愿去吃辣椒。

  只是,季兰芝是找不到任何的借口拒绝了。

  “我……”江琋月一时语塞,无法解释,只好拿起了筷子开始吃了起来,她向来不爱吃辣椒,也不能吃辣,刚吃了一块宫保鸡丁的鸡块,接连喝了好几口凉水才去吃下一口。

  江心爱憋着笑,没想到靳司南竟然会帮她。

  吃完饭离开了饭桌,江心爱把偷拍下来的照片保存好,靳司南突然凑近,吓了江心爱一跳。

  “你在看什么那么高兴?”

  “喂,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江心爱惊的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扔在地上,心慌意乱不已。

  靳司南不以为然的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除非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江心爱也没有反驳说不是,趁机拉靳司南一起下水:“我要是做了亏心事你靳少爷就是帮凶。”

  “不过,你刚才的神助攻真是太棒了,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会有这方面的潜质呢。”

  “现在发现也不算晚。”靳司南走到江心爱的身边,单手搂住她的腰抱在怀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借机索要他的奖励:“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什么表示?我又没有拜托你帮我。”

  江心爱准备走人,靳司南却不给她机会,低头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奖励我自己拿了,记住了,想从我这里拿到好处,必须用好处来换,我这个人公私分明,只对你一个人藏私。”

  江心爱颇为无奈,靳司南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丝毫不在乎她的想法。

  “靳司南,你太过分了。”

  “不要忘记我们的身份,我这不是过分,是拿了我该拿的东西。”

  靳司南把强吻的事情说的理直气壮,江心爱一时竟然无法反驳。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狡猾。

  江家,江琋月拿着镜子照着自己红肿的嘴唇,她每次吃完辣椒嘴巴都会红肿了一段时间。

  江心爱一定是故意的!

  江琋月气不过,她很想去找江心爱麻烦,季兰芝看着冲动的江琋月,猜测出了几分,拦着人不在她出门。

  “你要去哪里?”

  季兰芝也被迫吃了不少的辣椒,嘴巴微肿,她心里面也很生气,但是现在的江心爱今非昔比,想要对付她不是那么的容易的。

  “妈,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你看我的嘴巴都肿成猪嘴巴了,我的美貌都受到影响了,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的算了。”

  “你可以过去,但你必须给我大胜而归,要不然,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了。”

  江琋月站在原地,没有动,她也不知道这一次去能不能赢,她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怎么?你没有把握能赢?”季兰芝直截了当的询问,她平时就是太宠着江琋月,每当她遇到一些小小的挫折总是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

  “妈,你帮帮我,给我想一个办法,我真的不能咽下这口气。”

  江琋月把所有的希望全部放在了季兰芝的身上,江心爱没有以前那么的好对付,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得了她。

  季兰芝拉着江琋月的手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江琋月乖乖的坐下,一刻都没有停止想要报复的决心。

  

  “月月,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这一次吃亏的何止你一个人?我也跟着一起吃了一个哑巴亏,但是现在江心爱身边有靳司南,我们身后可没有这么大的靠山,光是这一点我们就输了。”

  “那怎么办?”江琋月迫不及待的问,难道这一辈子都要被江心爱压制?一辈子活在她的阴影下苟延残喘?

  “不要着急,我有办法慢慢的整治她。”

  季兰芝本想着借着这一次送礼去探一探江心爱的底细,没想到她现在不仅不知收敛,反而比之前更加的猖狂,甚至超乎了她的想象力。

  季兰芝可不想让一个黄毛丫头压制着她吊着打,可是江心爱的身后有靳司南,这一点就够她们母女追很久都不一定能追的上的靠山。

  可是,如果江心爱离开了靳司南,她身后的大靠山就没了,到时候想要整治她简直是轻而易举。

  “妈,能不能告诉我什么办法?我想知道。”江琋月迫切的想要知道整件事的过程,她一直在忍耐,这不是她的性格,她想看到江心爱低头认错的模样。

  “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自然就告诉你,你不要着急。”

  江琋月在心里劝着自己不要着急,忽然想到了之前还有一件事没有等来答案,忍不住追问:“妈,你今天去找靳司南让他帮忙的事情,他同意了吗?”

  季兰芝摇着头,她试了好多办法,靳司南都只有一个说法,除非是江心爱点头同意帮她们,他才会考虑出面帮忙,但是目前这个情况看来,江心爱不仅不会帮忙,还会狠狠的羞辱她们一番。

  江琋月听了季兰芝的话,垂放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江心爱那个小贱蹄子恨不得让我们出尽洋相,又怎么会帮助我们。”

  “我现在倒不是担心这件事,我是担心靳司南对江心爱是动了真情。”

  S市对靳司南的传言很多 ,外人都说他不近人情,杀伐果断,手段腹黑又辛辣,而季兰芝接触的靳司南跟外人评价的不太一样,至少他看着江心爱的眼神里是有故意的。

  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感兴趣的信号,季兰芝是过来人,她太懂男人了,要不然也不会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江琋月搞不懂靳司南到底是什么审美,明明自己比江心爱强不知道多少倍,为什么他就偏偏看不上她呢?

  “难道现在有钱有势的男人都喜欢丑女人吗?不止女人喜欢找安全感,连男人都喜欢要安全感?”

  江琋月从心里嫉妒,她恨不得去将江心爱从靳司南的身边赶走,自己取而代之。

  但是,她空有这个想法,身边有季兰芝一直在阻止她,不让她去做任何事,江琋月心里又急又气。

  “月月,这件事我就要批评你了,你跟江心爱接触的时间也不短,她什么手段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学会?怎么勾引男人这些本事你都不会吗?”

  江琋月叹了一口气,不屑的开口:“江心爱就是个下贱的蹄子,我为什么要跟她学习那些不三不四的招数?”

  “傻!”季兰芝恨铁不成钢,她自认为能抓住老鼠的猫才是最厉害的主,空有一副好皮囊根本无济于事:“你要是有江心爱勾引男人的本事,我们也不至于处于现在这么被动的地步。”

  季兰芝自觉自己不是漂亮女人,但她凭借自己的本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点是江琋月所比不了的。

  

  可是现在的季兰芝自觉是遇到了劲敌,她发现自己有些敌不过江心爱。

  或许是错觉吧,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凭借着年轻才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而已,或许等段时间靳司南腻了,烦了,江心爱就会被打回原形,到时候再整治她轻而易举。

  季兰芝在心里这么的安慰自己。

  江琋月被训斥的一脸不满,她向来看不惯江心爱,现在却被批判不如江心爱,她咽不下这口气,转身跑离开了江家。

  午夜十一点,江琋月从江家离开再也没回来,季兰芝找了很多人询问她的消息都没有找到。

  薛嘉晋姗姗来迟,一进屋就看到了哭的眼泪汪汪的季兰芝,刚在电话里只听到简单的两句话,具体情况一无所知。

  “阿姨,琋月人呢?”

  “琋月她不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