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趁人之危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19-10-06 23:08:52 全文阅读

自从跟江心爱在一起之后,靳司南觉的自己变得越来越唠叨了,每一次都是忍不住的想要去关心她,只要是自己拿到了什么东西,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一定是江心爱。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的俩是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江心爱好奇的问,靳司南的目光让她忽略不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我只是在想,等过两天我就要去出差了,没有我在你的身边,你会不会想我?”

  “当然会想你了。”

  江心爱主动拥入靳司南的怀中,对于他这种患得患失的表现,江心爱心里是心疼的,可见在靳司南的心里,她是占着一席之地。

  虽然这件事早就知道,但是每一次被他这么的爱着,江心爱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兴奋过后是担心,两个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一起,这一次是靳司南出差,下一次是她 去出差,靳司南一定不会放她离开。

  这么一想,江心爱的心里乱乱的,不是在拒绝,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靳司南。

  “你不用担心我,以前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我活的不也好好的,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是 一个小孩子,你不用担心我,而且,现在通讯工具都那么的先进,想要见我,还不是一个视频就能解决了。”

  江心爱说的很乐观,可是靳司南还是不想放开她。

  这一次出去出差少说也要三天,如果不顺利,怕是要一个星期以上,这一段时间,两人都不能见面,一想到此,靳司南的心情没来由的烦躁。

  忽然,靳司南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要不然这样好了,这一次出差,你陪我一起去,这一次是去风景区视察那边的环境,我们也没有真正的出去旅游过,不如趁着这一次,我带着你去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觉得如何?”

  “你想用一次工作就想把旅游糊弄完事?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要的旅游必须是你认真规划好的地方。”

  “我当然知道这一次的不正式,我跟你保证,等我手里的工作全部做完了之后,我一定带着你去一次真正的旅游,这一次你跟着我一起去出差,所有的费用全部都是公司出。”

  靳司南忍不住说出这件事的好处,江心爱有些心动,要跟靳司南分开这段时间,她一个人也不好受。

  “那行,我跟你去。”

  靳司南忍不住勾起唇角,控制不住的笑容爬上了嘴角,直接将江心爱拥入怀中更加的紧。

  江心爱偷偷的打量着靳司南,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她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幸福,应该是如此吧。

  ……

  一个人的夜,孤寂又冷漠,唐以欣独自坐在二楼的阳台上,今天的天色不好,月亮都躲进了云层里,门前的灯前聚集了很多的虫子,她在这里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换做以前,她最讨厌的就是这里的虫子。

  但现在,她心里被更重要的事情占据着,这些虫子已经没有办法吸引她的目光。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了,可 是她还是没有办法从那件事走出来,桌子上的酒一个接着一个空了瓶子,她似乎是不知道醉似的,一个劲的往嘴里灌着酒。

  “不要喝了,你已经喝的够多的了。”

  穆逸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夺走了她手中酒瓶,眼神里满是愤怒和心疼。

  他才多久没有看到她,现在又开始作践她自己了?

  “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你都不回,你一个人在这里偷偷的喝酒,你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找了 你很久,没想到你却在家里喝酒,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一声?”

  “你以为你是谁?你又是我的谁?我想要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请你离开我家,离的远远的,以后都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

  唐以欣指着门口的方向,语气里充满了厌恶,她现在只想要一个人好好的冷静一下,其他人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的事也跟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谁要是出面组织她喝酒,等于是跟她过意不去。

  穆逸阳的心口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刺痛着,他在外面如此的担忧着唐以欣的安危,见面之后,她一句好话都没有,甚至连句正常的交谈都没有。

  呵呵,他为什么要这么愚蠢,喜欢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

  可,感情不是他不想要就没有的,眼前的人,也不是他想忘掉就能忘得掉的人,他越是想要忘记,这个人在脑海里的印象越发的深刻,似乎是在故意的跟他作对一样。

  “唐以欣,你能不能振作一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瞧不起?”

  “这都是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识趣的话,最好能从我的眼前彻底的消失,以后,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出什么状况,你都不要出现,这都是我自作自受的下场。”

  话剧里带着赌气的成分,借着醉意,她肆无忌惮的宣泄着心里积压 的怨气。、一直过了这么久,她真的很想爆发一次,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直到现在,她似乎真的醉了,不用顾忌所有,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着什么,这样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唐以欣又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准备喝酒,刚到了嘴边,就被身边的人再次夺了过去,唐以欣也没有去拿回的意思,又将酒瓶拿在手中,还没有碰到嘴,又被人夺了过去。

  “穆逸阳,你不要太过分了,我的话你是听不见?还是听不懂意思?我跟你说的很明白了,这些都是我的事,跟 你一个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看,你能不能不要当一个像八婆的人,每一件事你都要管着我?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真的很令人讨厌!”

  唐以欣很不爽,冲着穆逸阳吼道。

  “八婆?唐以欣,我辛辛苦苦的找你,我以为你出事了,连晚饭都没有吃就找过来了,你倒好,一句好话都不说,见了面就要赶我走,你这个女人的心为什么这么的狠呢?为什么就看不得别人对你的好呢?”

  穆逸阳冷冷的看着唐以欣,他真的很想一走了之,真的很想再也不要来管这个女人的先是,让她自生自灭去得了。

  可是,一想到之后不能见到唐以欣这个人,他就没出息的回来找她。

  以前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把自己的自尊心放在脚底下随意踩踏的人,可是自从遇到了唐以欣,他的所有尊严和自尊,似乎在一夜间都变得不值钱,任由着她随意的踩踏。

  “这些都是你自己自愿做的,我可没有找你,我现在很不爽,请你离开。”

  唐以欣从穆逸阳的手中夺过了酒瓶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满意的擦着嘴角的酒渍,穆逸阳直接将那瓶酒拿到手中,用力的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玻璃渣碎了一地,剩下的酒也溅了一地。

  唐以欣也被这一声响惊的清醒了几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穆逸阳,你在发什么疯?你知不知道我这一瓶酒很贵的?”

  “有多贵?我把钱给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现在的处境?还是觉得你现在的身份是我高攀不起的?随意的在我面前提及钱的事,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随意拿着钱就能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了?”

  唐以欣红了眼,站起身,走路都在晃悠,穆逸阳见她快要跌倒,眼疾手快的过去搀扶着人,唐以欣用力的甩开眼前的人,不让她碰自己。

  “我告诉你,我现在是很穷,但没有到被人拿钱砸的处境。”唐以欣眼前一黑,身体失去了支撑力,瞬间往前倒去,直接跌入了穆逸阳的怀中。

  看着怀中的人,身上都是浓烈的酒气,穆逸阳也不跟她计较,酒后耍酒疯,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 放在心上,让他真正在意的事情是,唐以欣的疏远,和她只把靳司南放在心里,根本就不给其他人任何的机会。

  穆逸阳直接将人抱进了卧室里, 看着床上的人,穆逸阳双手抱臂站在床前,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放任唐以欣一个人在这里,他很不放心。

  可即便如此,唐以欣的心里还是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穆逸阳在逐渐的习惯,或许,是他以前太过忽略了身边的人,所以,这是他的报应。

  现在,他是来还债来了。

  “唐以欣,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走进你的心里?我到底怎么才能让你喜欢上我?”

  穆逸阳看着唐以欣的睡颜,喃喃低语,这一夜,他没有回去,而是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夜,从未在沙发上凑合过的人,第一次躺在沙发上,满身的拒绝,可是,即便如此,他睁开眼的瞬间就能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穆逸阳的心里还是高兴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到了第二天,唐以欣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庞,吓的她直接坐起身,匆匆忙忙的打开了身上的被子,确定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一颗提起的心才放下。

  幸好,穆逸阳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