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有惊无险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19-10-14 22:11:20 全文阅读

江琋月看着桃子几乎是 在小跑的动作离开,她不愿意回答,江琋月也没有要继续盘问的打算,有些事,也不一定非得说的 清楚,像这种模棱两可的相处,何尝不是一件趣事。

  而接下来,作为她刚回到A市的回礼,她要亲手毁了江心爱!

  江琋月的眼神里闪烁着疯狂……

  城郊,一处荒山中,吊桥上,江琋月戴着帽子,帽檐压的很低,时不时的看着山下的风景,耳边传来了车子的声响,江琋月回头看了眼车子的方向,嘴角挂着笑容。

  这时,车子停在了她的不远处,车上的人一左一右的下车,直接将后座位的江心爱推到了江琋月的面前。

  吊桥上,随着人数的增加,发出吱吱的声响,吊桥下就是万丈深渊,一旦人掉下去,不仅会没命,连尸体都会找不到。

  “江琋月?你不是离开了A市了?怎么又会回到这个地方?”

  “是不是很吃惊?我居然又回来了。”江琋月嘴里发出嗤笑的声音,她在嘲笑着江心爱的愚蠢,她是谁,江琋月,怎么可能随意的就被赶出了A市?

  江心爱只是小小的吃惊了片刻,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江琋月看到她眼神中的不屑,心口像是憋着一口气,十分的不满意。

  江琋月捏着江心爱的下巴,强迫着她看着自己的双眼,“江心爱,你都已经到这里了,你还有什么好不屑的?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还有命再回去吗?”

  江琋月看着吊桥下的风景,眼神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江心爱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心口一闷,她一向恐高,尤其是在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像是被人摁住喉咙,十分的难受。

  “看吧,看吧,等你死了之后这些都是看不见的。”

  “江琋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想要干什么?当然想让你死!你的人都已经被推到这个地方了,你居然还看不出来我的目的?你是真的 傻,还是在我的面前装天真?”

  “杀人犯法的,我死了你以为你就可以无法无天吗?”江心爱知道江琋月的狠辣,却没有想到,这一世的她竟然 会狠辣的如明目张胆。

  “这里没有 监控,除了你以后都是我的人,他们又不会背叛我,更不会帮你,而你是失足掉下了吊桥,没有人看见你是怎么死的,我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明白吗?”

  江琋月高兴的把自己地所有计划全盘托出,反正江心爱都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让她知道的多一点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江琋月,你可能不知道,我早就留下了 一段话,只要我不见了, 靳司南就会找上你,无论你在哪里,都不会放过你,而且,我现在是靳司南最在乎的人,即使我没有证据证明,靳司南也没有证据在手,他在找不到我的时候,也会去找你的麻烦,你以为你会在之后顺风顺水吗?告诉你,不可能的。”

  江心爱知道江琋月的手段,却没有想到江琋月会这么快的回来,还是 她疏忽大意了,才会让江琋月的人的了手,将她捆绑带到了这个地方。

  江琋月迟疑了,靳司南对江心爱的在乎她不是不知道,可,针对于江心爱的话,她还是有几分猜忌。

  “你怎么知道我会对你不利?”

  “你一向容不下我的存在,迟早有一天会来我身边折磨我,所以我早早的给靳司南写了一封信,只要我两天没有出现,那封信会自动的落入他的手中。”

  “告诉我,那封信它在哪里?”江琋月抓紧了江心爱的衣服, 她不是怕 那封信,怕的是靳司南拿到了那封信后的反应和态度。

  “你真的想知道那封信的下落?那你就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一直绑着 我的手很难受,反正我的人都在你的手里,这里又都是你的人,我根本就翻不起多少水花。”

  江心爱尽量的减轻江琋月的警戒线,江琋月似乎是看透了江心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示意旁边的人给江心爱松绑。

  双手终于恢复了自由,由于长时间的捆绑,手腕有些麻,她转动着手腕,时不时的打量着江琋月的一举一动,其他的保镖也在注意着这边的江心爱,看了几眼后就把目光看向了别处,似乎是瞧不起她会有什么大的动作。

  “现在可以说了吗?”

  “这是个秘密,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过来一点,这件事我只跟你说。”

  江琋月看了眼四周,这里都是她的人,不怕江心爱在她 的面前糊弄小把戏,她走近到江心爱的身边。

  突然间,江心爱趁其不备,手掐住了江琋月的脖子,两个保镖准备上前将江心爱制服,被她何止住。

  “你们的雇主就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们再往前一步,我就掐死她。”

  “你们千万不要过来。”江心爱的手死死的掐住江琋月的脖子,江琋月知道,江心爱不是闹着玩的,人一旦被逼入绝境,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江琋月心里恨极了江心爱,可她的命现在就被掌握在江心爱的手中。

  “让他们离我远一点。”江心爱再次下达命令,江琋月只要一一照做。

  “你们耳朵聋了吗?让你们赶紧离远一点。”

  两个保镖面面相觑,最终退后再次退后,江琋月的脖子被掐的难受,却不敢大声说话,讨好对身后的人说道,“他们已经离远了, 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要离开这里,等我安全的离开了这里,我就会放过你。”

  “江心爱,你不要太过分了。”江琋月的怒气升腾到了最高,如果不是自己的命掌握在江心爱的手中,她一定会让江心爱生不如死。

  “过分?”江心爱勾唇一笑,手上狠狠地 用力,江琋月痛苦不堪,江心爱靠近她的身边提醒道,“这才是真正的过分,你说是不是呢?”

  “你……”

  “我劝你现在最好少说两句话,惹怒了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江心爱嘴上这么说,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她根本就不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虽然他们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但只要她有任何的 松懈,随时随地都会反客为主。

  这一次,她必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你们赶紧离开,离得远远的,没有我的话谁都不准靠近。”

  江琋月被迫着不得不让其他人离开,江心爱看着那些男人逐渐的离开,一颗心才逐渐的落下。

  “江心爱见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趁着江琋月不注意,直接将人推在地上,转身疯狂的往外逃。”

  江琋月摸着脖子,心里屈辱感越发的强烈,她一定不能这么容易的放过江心爱。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追上她我重重有赏。”

  两个保镖匆匆往江心爱离开的方向追去,江心爱心慌意乱,脚下一时没有站稳,直接往地上摔去。

  这一跤一定很疼,江心爱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重重的一摔。

  这时,一双手接过了她下坠的身体,想象中疼痛并没有,江心爱睁开眼,靳司南近在咫尺,江心爱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闭上眼再次睁开,眼前的人依旧是靳司南,并不是她幻想出来的人。

  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站在靳司南和江心爱的两侧,不满的开口道:“这位先生,如果你把你怀中的那个女人放开,我们不会找你麻烦。”

  “找我的麻烦?”靳司南眉头微皱,将江心爱保护到了身后,他的人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他都没有来得及找人的麻烦,反而被警告要来找他的麻烦?

  “没醋,请你尽快配合。”其中已经有一个人 等的 不耐烦了,语气都带着几分的急促。

  “如果我说不要呢?”靳司南的眼神里闪烁着凶光,没想到在他的面前,这些人欺负江心爱的手段竟敢如此的恶劣,当他是死的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酒我都不吃,欺负了我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靳司南一挥手,一直在一旁等待命令的众人突然走上前,团团将那两个人围住。

  “总裁,这两个人已经控制住了,还有一个人驾车逃跑了,需要追吗?”

  “不用了。”江心爱已经知道是谁有意的想要置她于死地,江琋月现在逃走,她愿意给她一次机会逃走,不是她心软,而是2她已经有了其他的招数对付她。

  靳司南见江心爱没有要去追人的意思,便让其他人暂时把保镖带回去。

  江心爱站在吊桥上,想起十多分钟前的情形,她差一点就被推入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却是真实的发生过,光是想想那个场面,她都觉的不寒而栗。

  “靳司南,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这个世上活着,你会不会想我?”

  “你在说什么傻话,以后我不准你再说这样的话出来,放心好了,以后我会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不让其他人有机会伤害你。”

  这一次,靳司南也是彻底的怕了,如果不是孙宏宇发现了江心爱不见了,他可能真的会失去江心爱。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幸好,她安然无恙。

  “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可以说,我不喜欢你这么说你自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