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时光请你别伤悲

初心平终是意难平(6)林巴黎被杀马特围堵

[更新时间] 2019-08-14 01:00:57 [字数] 3058

“啊嗯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嘶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嗯啊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狭窄昏暗的楼道里,还没来得及进门,初心平就把赢菲直接顶在了墙上。没有一点前戏,空气里寂静的可怕,只有初心平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和赢菲衣服被撕裂的布料拉扯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初赢菲倒是十分配合地撩起了自己的裙摆,低声轻哼地享受着。她将裙摆推到了自己腰间的位置,露出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将白皙的后背靠在墙面上,做出了一副等待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姿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没想到初心平直接大手一挥,毫不留情地将赢菲身上的红色长裙整块都撕扯了下来。一大块红轻纱布飘扬地在空中翻滚着,缓缓地落到肮脏不堪的水泥地上。赢菲腰间以下的部位都暴露在空气中,如绸缎一样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的遮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冰冷又掉着墙皮的水泥墙面上,赢菲的脸被狠狠地压在了一个个家政服务的小广告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通下水道、开锁修锁、按水管、刻章、搬家、做假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看不见初心平的脸,没有她幻想的亲吻和拥抱。他就硬生生的直接进入到了赢菲的身体里,而赢菲的目光所及之处,就是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墙面小广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现在有人经过,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赢菲被扭着头按在了楼道的墙面上,身上的长裙早已被扯成一地的碎片,白皙的肌肤一望无垠。她咬着自己的手,不知是在享受还是在痛苦的挣扎着。初心平在她的身后占有着她,没留一丝情面,完全不见柔情只有冷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的姿势,真像电影色戒里的易先生和王佳芝的第一场C戏。没有任何柔情蜜意,一个是高傲的帝王,一个是卑微的奴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啊嗯~~~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伴随着楼道里发霉的潮湿味,终于在一阵底喘声后,结束了这场战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虚弱地转过身,望着这个男人的脸。她还是靠在肮脏的水泥墙面上,而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仅仅是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满意了吗?”初心平冷冷地说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赢菲靠在墙上明知故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今天是故意的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在黑暗里对视,黑夜中看不清细节。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注视着对方的脸。他们的存在像极了两个拉线木偶,都想要拼尽全力去主宰对方的那根线,尔虞我诈,你争我夺,却终究没逃过命运的牵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初心平并没有等赢菲回答,直接从裤子兜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几步之外的家门。仿佛他并不需要赢菲回答,也知道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紧随在初心平身后进了屋,初心平没有去洗澡,而是点燃了一根烟。棱角分明的脸隐匿在乳白色的烟雾中,明灭不清。赢菲知道,他是为了把浴室让给她,先让她清理干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把身上被撕的不成样子的长裙脱下,直接扔进了身后的垃圾桶里。想了想,对着初心平喊了一句:“明天给我买条新的!”就直接走进了浴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深夜,初秋寒气湿意加重,微凉如水,月色清辉。初心平早已沉沉地睡去,赢菲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了桌子上的睡衣,还是欣慰地笑了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并没有穿那件睡衣,而是全裸着身子直接滚上了床。她整个人都趴在初心平的后背上,刚刚洗完澡的她,肌肤光滑细腻,如同一块软滑的果冻一样。初心平微微地动了一下,赢菲知道他醒了,刚要转过他的头去吻他的唇,初心平却冷冷地直接起身走进了浴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赢菲并没有很诧异,只是望着浴室里的昏暗灯光,一动也没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晕黄的灯光像老人的手一样不断颤动着,浴室的灯已经很久了,明暗转换间,总觉得下一秒它就要撒手人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雾蒙蒙的水汽从浴室的门缝中缓缓流出,月光打在赢菲湿润的睫毛上。她的语气低微模糊,更像是梦臆中的呢喃:“如果我不是故意的,你又怎么能在我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个人都会犯错,所以铅笔后面才会有橡皮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关于爱你这件事,我从不觉得是我犯下的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我们的故事是从我打扰开始,虽然我们的故事全靠我坚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想过要去做个天真的人,可是因为爱你,时间不允许我这样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城市的另一端,是同样寂静的夜,同样冷冽的月光,同样不偏不倚地洒在了林巴黎的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锦绣汇出来以后,林巴黎已经在马路上漫无目的走了两个小时之久。寒风掠过树梢的枝头,溢出安静地沙沙声。泪水不由自主地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一滴又一滴缓缓流淌,落到地上溅成朵朵泪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初心平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还是派人偷偷地跟着林巴黎,毕竟最近常常发生抢劫案,一个小姑娘在外面游荡实在是不安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小五派人悄悄地跟在了林巴黎身后两个多小时,刚准备让人收工回家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的时候小五总在想,平哥是不是会点绝活,为什么只要是倒霉的事,初心平绝对总是一说一个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呦,小妹妹,大半夜怎么自己一个人啊?让哥哥们送你回家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几个红黄蓝绿的杀马特男子,满嘴酒气地出现在了林巴黎面前,直接挡住了林巴黎的去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股让人作呕的白酒味道,仿佛是喝了二锅头后又吐了好几悠,林巴黎不禁捂住了鼻子,一瞬间就不想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滚远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呦呦,小娘们还挺有脾气?哥哥们就是喜欢这样的烈马,这样骑起来才过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红头发杀马特男子,捋了捋自己挡住半张脸的长刘海,又舔了舔自己嘴唇上的大钢钉,哈着气跟林巴黎说道:“小妹妹,我大哥可是沈阳市葬爱家族的族长!葬花族长!!!今天不过到你们参加劲舞团的斗舞大赛!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葬爱家族你听说过吧?那就快到我们碗里来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呀对呀!做我们葬花族长的女人,只要你跟我们烫一样的头型,打一样的钢钉,以后任何杀马特族人,见到你都必须毕恭毕敬的!我可以发个公告,以后你就是我们大嫂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巴黎看着这一个个打扮狰狞的洗剪吹份子,真是马上就要吐了。一句废话也不想跟他们多说,觉得自己跟他们混在一起真的太掉价了。夏虫不可语冰,林巴黎知道自己真的无力跟他们争辩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诶!妹妹儿,别走啊!你咋还掉头了呢?掉头也没关系!哥哥就等在你后面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巴黎这回真是怒了,前有狼后有虎的根本不让她走。她也顾不上什么淑女形象了,直接大喊了起来:“CNMD,我是你们祖孙奶奶灭绝师太!臭几把非主流子!赶紧回网吧包宿去吧!马上有人要下机了!给你们腾出位置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下,真骂到这几个杀马特的头上了,妈的,他们就是因为网吧没有5块钱包宿的机器,10块钱的又上不起,才买了两瓶二锅头喝酒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在四下无人的巷子里,几个眼睛发红的杀马特,围着林巴黎你推我搡,想要将林巴黎带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街上冷冷清清,林巴黎的手机早已没有电,除了风偶尔吹动树响,没有一丁点其他的声音。扫马路的保洁工人起码还要一个小时才能上班,而这条小巷子根本进不来车,就更不能指望有出租车路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巴黎心想:“妈的!这下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林巴黎准备掏出来兜里所有的钱,祈求这几位杀马特大哥放过她的时候,突然,几辆摩托车飞驰而来,犹如劈开黑海的一叶孤舟,扬起了一路尘土,径直拦在了几个杀马特的面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鑫和李铭拿起手中的棒球棍,还没有下车,就照着几个杀马特的脑袋,狠狠地打了几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草你M的!谁啊?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葬花!“被打的跌倒在地的葬花首领,还妄想着能挣扎几下,气急败坏的怒吼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他们看见来的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也数不清到底来了多少人。明晃晃的车灯擦过几个杀马特的眼眸,改装的白色天使眼爆闪,把整条小巷子照得一片光亮。葬花这次才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了,吓得直接就尿了裤子!而另外几个人,想着落荒而逃,却又被小五带人堵在了后面,这一个个怂包的样子和刚才派若两人,别提又多好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巴黎借助着昏暗的光线,仔细地打量着摩托车上的人,还没等她想明白救她的究竟是何方神圣,迟鑫、李铭、小五他们几个就自觉地摘下了头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嗨!你好!巴黎!我们是平哥的手下!他吩咐让我们派人跟着你,直到把你护送回家!不好意思刚刚那个派来跟着你的小弟撒尿去了!所以没看见有人找你麻烦!我们几个来晚了!实在抱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