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受欺负
作者:颜尺公子  |  字数:2201  |  更新时间:2019-06-01 12:00:04 全文阅读

这也就罢了,居然连沈后也死了,温曳知道沈后对李炎有多么重要,那可是他的命啊,他能支撑那么久,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可如今她却死了……

温曳抬头偷偷的打量李炎,李炎的表情忽然变得阴狠,温曳立马放下手中的棋子,“夜,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不过是想为她报个仇而已,李庭既然不配皇位,我就将他从这个位置上拖下来。”李炎眼底迸发出一阵阵寒意。

温曳多久没见过这样的眼神了?

“你国师的身份,还没有被李庭怀疑,此路艰辛,现在我除了以前留下的暗卫便一无所有了,温曳,我们是多年好友,你好好做你的温曳,以后……”李炎深深的看着温曳。

话音未落,温曳抢先答道:“我的命是你救的,不过天下易主罢了,换个明君也不错,有何可惧?”

李炎笑了,低头盯着手中的棋子不做声,可猩红的眸子却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

温曳心中叹息一声,李庭,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

朝露头上的伤口微微结痂时候,刘氏立即停止了给她吃母鸡每天只下一个的鸡蛋。家里唯一能下蛋的鸡又成为了小虎子的专供,刘氏做的明目张胆,在她眼里,自己儿子仿佛就是一个读书人了。

朝露母女三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刘氏偶尔还会叫柳青和李朝阳出去下地干活,所以一天中大多数时候,都是朝露一个人在家里。

朝露琢磨着该如何运用她失而复得的灵泉水,还有如何帮助小蛇恢复一下体力。

她进去的时候,小蛇刚好伸着短脖子饮着朝露倒进去的水。

迷雾笼罩的四周围什么也看不见,朝露目光所及之处只看得见一只小龟和一块不足圆桌大的水坑。她明明从前进来的时候,秘境里空间仿佛十个成恩公府邸一样大,绿草地,盛满灵泉水的湖泊,还有开着的不知名的花朵。

可现在不仅没有灵泉了,连秘境也变得如此弱小。

“是郑燕儿害你的吗?”朝露伸手摸了摸小蛇的脑袋。

“是啊!她要的太多了,我供不起她。她用那些灵泉炖汤给皇帝喝,给太后喝,甚至是给宫里其他对她有用的人喝。久而久之,我的力量越来越弱,灵泉水迅速变少。”小蛇语气里还是带着虚弱,即使喝着水也没多大改变。

“你只能喝水吗?”朝露问,要是能吃东西补充体力的话,她能快一点帮小蛇了。

“还能吃虫子,最好是不带土腥气的虫子。”小蛇思考着,那比水更能让它恢复,可不带土腥的虫子除非特意养殖,否则哪里还能找到?

小小的乌龟趴在地上,垂头丧气的点着脑袋,这看的朝露一阵暖心,至少她现在有了同伴了。

还是以前就认识的同伴,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照顾小蛇,让它恢复往日健康的。

“我已经知道找什么给你吃了,我明天就上山给你抓虫子去,好吗?”朝露抱起小乌龟,给它擦了擦壳上的灰尘,然后又放回了原地。

“哼,那我就原谅你以前把我丢了的事情吧。”小蛇道。

朝露哭笑不得,想到自己以前的单纯,摇头叹了口气说,“以前是我太傻了,你好好休息吧,等我好消息。”朝露言罢,回了屋子里。

李朝阳在地里忙活的热火朝天的,柳青在家里准备午饭,反倒是刘氏,翻出了些绿豆熬成绿豆汤,加了珍贵的糖端进了小虎子房间里。

朝露真的气不过,家里的活全都是傻哥哥在干,这个刘氏倒是敢趁着男人们不在,尽情的欺负他们娘儿仨,委实过分!

朝露冲到田里,牵着还在除草的李朝阳就往回走。

“嗯…妹,没干完…不吃饭…”李朝阳还想着回去干活。

“没干完?咱们家的地不是干完了吗?”朝露指着那一片属于自己家的地,问道。

“大伯母……”李朝阳指了指没除完草的那一大片地,有些焦急。

“她……闹!”他也知道惹急了大伯母,那个女人会发疯一样的追在娘后面。

“闹?你傻啊!给她除草,得了粮食分我们一颗了吗?没有,她还让我受伤了,她还骂你是傻子,你不准帮她干活,知道吗?跟你回家!”

朝露强硬的牵着李朝阳回了家,外头烈日晒人,李朝阳露在外面的手臂上起了疹子,看起来很是吓人。

刘氏一看见朝阳进了屋,下意识就问地是不是除好草了。

“我哥哥以后只干我们家的地,大伯母的地,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朝露二话不说,直接点燃战火。

刘氏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连在屋子里乘这凉,喝着绿豆汤的王氏都伸了个脖子,看院子里的动静。

“你个小贱人,他帮我除个草怎么了?家里就我和小虎子两个人,小虎子不能下地,我一个女人还能丢下家里下地去吗?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就这么逼你大伯母去死啊!”刘氏一不做二不休,赖在地上就开始大哭。

王氏气冲冲的掀开门帘就出来,指着朝露鼻子就开骂,什么骚阿贱啊的,都能骂的出口。

朝露也不是个好惹的,她看透了刘氏的不要脸为人,能蹭就蹭,不能蹭就装可怜卖惨,可最在屋离喝着绿豆汤得也是她。

“我们家还有事没干完呢,我哥就去帮你们干活了,别说这太阳这么大,就是头牛你也得让他歇一歇吧!何况这还不是你家的牛,你怎么就用的理直气壮啊?你看见我哥手臂上起的疹子了吗?你请大夫治吗?”朝露拿着朝阳得手臂给两个婆娘看,那连成一片的红疹子看的人心里发麻。

柳青出来看见这一幕,心疼的无以复加。

“那也是你大伯母,帮她除个草怎么了?就算是让他干完那也是理所应当!”王氏插着腰,摆出一副长辈得样子。

朝露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了,高高在上的长辈就应该欺负小辈吗?

“理所应当?我哥顶着太阳干活,她在家里喝绿豆汤这叫理所应当?我哥地里流汗,她儿子每天一个鸡蛋,家里好吃好喝供着也会死理所应当吗?人家读书人也会下地干活,也会帮家里减轻负担,小虎子真是厉害啊!还没进学堂就要吸我们的血了吗?”朝露虽然气,可说的话却是一点也不假。

家里唯一下蛋的鸡还是原主的爹为了给原主补身体买的,现在倒成了小虎子的专供。

那以后呢?小虎子进学堂花费诸多,难道还让他们这一房拼命干活供去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