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休书
作者:颜尺公子  |  字数:2212  |  更新时间:2019-06-02 16:07:43 全文阅读

孝字为大,这座大山压下来,他李有庆就没那么容易分家了。

想到这件事的不仅是李有根一个人,朝露同样想到这里。分家对于大房来说太亏了,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阻止分家,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王氏身上下手了。

她把想法告诉了李有庆,只见李有庆拧起眉头,不相信大哥会做到这个份上。

“怎么不会?以前大伯母趁着你不在欺负我们几个,还不是大伯在后面帮着遮掩的吗?这么多年,娘隐忍不断,可刘氏却一步步的逼我们,家里那一只鸡就差直接抱到大房去养了。我喂的鸡,一个蛋都吃不到,就连头破了都只吃了两颗。”朝露劝说道。

那个李有根纯粹是个搅屎棍,一边纵容一边劝说,好让弟弟不注意到刘氏对他们娘儿三做过的事。

朝露最不屑这种堪比妇人心眼的男人。

“是我的错,朝露放心,我明儿就去告诉里正一声,以后该给娘的吃食一样不少,每年我还多给一斤的白面一两茶油。再说了,分家很正常,你看村里那还有成了家的兄弟住在一起的?”李有庆很是放心他这个说法。

可他忽略了一个人,王氏。

“要是奶不愿意呢?她喜欢大房,要是大伯去找奶,让她不让你分家呢?你怎么办?”朝露接着问。

“我刚刚看见大伯去了奶的房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

李有庆一愣,他娘竟然这么偏心了吗?

“她……不敢的。”

良久,李有庆跟朝露说了一件年代久远的事情。

足以让王氏以后都夹着尾巴做人,可朝露却不想一直埋在心里,趁着李有根睡着了,朝露偷偷进了王氏房间里。

王氏还在补衣服,看见讨人厌的孙女进来了,一个眼神也没有。

“奶,大伯是不是要你不让我爹分家了?”朝露开门见山的说道。

王氏拿针的手一顿,抬起头狠狠地瞪着朝露。

“都是你搞得鬼,搅家精。”

“奶还是听我爹的吧,分家对两家都好,以后你的吃食,我爹不缺你的,每年还多给你一斤白面一两茶油。”朝露用丰厚的条件劝说着王氏。

王氏想起大儿子说的,小虎子以后去学堂少不得还要用到二房,现在还不能分家,就算条件再好,她也得为自己的大孙子着想。

“不分,老婆子不分家!你少操这份心吧!明儿个里正来了,我也是这句话!”王氏倔驴一样,翘起一条腿在炕上。

“那我就告诉所有村里人,我爷是怎么死的,怎么样?”朝露轻飘飘一句话,足以让王氏溃不成军。

只见她顿时惊的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朝露,仿佛从她口中说出的是什么天大的事一样。

那是王氏这辈子最大的污点,除了家里两个儿子,没人知道,现在被老二家丫头说出来了,那肯定是老二说的。

“老二不是个人啊!这么说生他养他的老娘啊……”王氏捶胸气愤的骂道。

“我爹做的够了,奶,你想想这些年大伯是怎么欺负我们二房的人的?你说过一句话吗?没有啊!我爹有妻有子,却保护不了,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好不容易可以分家了,还要被人利用威逼,我爹不是个软蛋,我也不是。所以奶,这个家你一定得同意分,否则……我爹不说我也要说,你想让全村都知道我爷是被你气死的,你就试试看吧!我爷临死前写到休书还在你手里吧?”

王氏冷汗频频,更是气的发抖。

谁都知道李家老爷子是忽然死了的,可只有两儿子和她自己才知道,那是被她活活给气死的。她不过就是以前和村里一个男人关系好了点,就把老李气的卧病不起,甚至临死之前还给她一封休书,让她滚回娘家。

休书被她偷偷压了箱底,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的,可现在她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女娃用这封休书逼迫着。

“你……”王氏无言以对,她还是怕的。

万一被人发现了,她一把年纪还要被人赶出村子,甚至是沉塘泄愤。

这个村子李姓人太多,她一个外来的,又死了老头,本来就受欺负,平日里都不敢出去。

朝露见王氏跟个缩头乌龟一样,就知道这事肯定是成了。借王氏几个胆子,她也不敢拿自己余生开玩笑。

朝露心满意足回了屋,一觉就睡到天亮,可怜王氏翻来覆去睡不着,天亮迎接里正时候,两个眼睛下面大大的乌黑,极其吓人。

李岩摆足了李氏族长的架势,坐在正位上闻李有根为啥要请他过来。

“本来是不想劳烦里正叔大热天来一趟,可我这个弟弟闹着要分家,我看家里还算和气,况且我娘也不太愿意分家 所以想请里正叔来劝劝我弟弟。”李有根一番话做足了大哥的样子,几句话一解释,就把这件事归结为李有庆闹着分家,而且还不管老母亲的反对。

这是不孝,李岩立即摆正了脸色。

“有庆啊…你哥说的是真的吗?”

“我确实想分家,但不是无缘无故要分家的。我女人被大嫂骂得难听,我大哥常年包庇。我女儿被大嫂家儿子打破了头,鸡蛋都没吃几个,我儿子被逼着一个人除五亩地的草,浑身都是疹子。里正叔,我是没啥用,可我心疼女人和儿女,不想他们再受委屈。”李有庆一点不慌张,站的笔挺回答李岩得问题。

说完还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李有根,他果然是高看哥哥了。

“我已经教训过那婆娘了,实在弟媳要是消不了气,我让小虎子下跪认错行吗?我常年在外,想着家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是让弟媳受委屈了。娘已经年纪大了,也不知身体如何,弟弟还是陪在娘身边吧?”李有根再次说话,矛头直指在一旁低着头的柳青。

几句话将柳青变成一个搅家精,只知道跟丈夫告状。

朝露这就忍不了了,她一把把柳青护在身后。

“大伯这话是说我应该破头,甚至死了都不该我娘告诉我爹吗?夫妻俩悄悄话不正常吗?您和大伯母应该也说了不少吧?不然以前那么多事你都能瞒着我爹不告诉他。您说我娘计较,我娘有偷用你家厨房还明目张胆叫你去砍柴?我娘有抢你家鸡蛋还让你喂鸡吗?大伯母骂我娘不下蛋,可是这些和她有关系吗?小虎子读书也好不读书也好,那都是大伯和大伯母的事情,我只知道我和哥哥要吃饭,要休息,我们不是生来就做牛做马的!”朝露字字带着感情,说完眼眶都是眼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