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新后归来 > 正文
第二章 除非和离
作者:小秋李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19-10-28 11:03:59 全文阅读

刘阿女此时缓过神来,见沈冰蝶还活着,赶忙冲向沈冰蝶,还有一步的距离的时候,被沈冰蝶一个飞身旋身踢!便感到腹部剧痛,整个向后倒去。

  一个胆大的女子看到刘阿女被踢飞,赶紧拾起地上的茶壶,向沈冰蝶扔去。

  只见沈冰蝶稍微侧身便躲了过去,茶壶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刘阿女的身上,随之传来的是刘阿女的惨叫!

  凭着脑海里的印象,沈冰蝶想起这人是府内的婢女,此番定是受三小姐沈碧迟的指派,来监督行刑的。沈碧迟一向看不惯自己受宠,总是为难自己,想不到现在还要派人来谋害自己。

  说时迟那时快,这丫头又捡起杯子朝着沈冰蝶扔了过来。沈冰蝶眼疾手快,拿起一根抬自己的棍子,模仿着棒球运动员的姿势,打了回去。这次倒霉的换成了这个丫头,顿时被砸了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沈冰蝶看着众人,眼神凌厉,“你们可要清楚,从今往后,再敢不敬,就别怪我饶不了你们!”

  这丫头显然是被打怕了,只是嘴里还不依不饶的说着:“看你厉害多久,怕是忘了之前被三姑娘羞辱的事儿了。”

  沈冰蝶见她冥顽不灵,握紧棒子,就要冲过去。

  这个丫环见情形不妙,赶紧转身逃走:“看我不告诉三小姐,你就等着遭殃吧”

  其他人看见这个情景,哪儿还多想,立刻作鸟兽状散去。

  待众人消失的不见踪影,沈冰蝶才意识到自己的伤,堪称是皮开肉绽,好些腐肉清晰可见。

  但是这点伤又算的了什么,和特种兵训练营差远了。

  沈冰蝶简单的处理了伤口,这才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沿路回去。然而,却听得外面一阵喧闹,出于好奇,沈冰蝶干脆爬上了墙头,这一看,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沈冰蝶也不免吓到,偌大的街道,尽是手持着赤色盒子的人。

  在正门处,一顶轿子缓缓落在自家门前,只见跟在轿子旁的人身着华服,面色恭敬,这是天府的管家。沈冰蝶目光落在轿子上,脑子瞬间对应出此人的身份,是她的“夫君”啊!

  迎接的众人以一个同样服饰华贵,头上戴着翠玉头饰的老妇人为首,身边是几个年龄在三十出头的女子,规规矩矩地站在两侧,想必就是几位偏房,毕竟平常下人不会有机会出现在这儿。

  沈冰蝶知道这就是对自己痛下杀手的祖母,为了自家的名门声誉,竟然不顾自己谪孙女的死活,倒是个杀伐果断的狠角色,只是也未免不近人情,沈冰蝶想着,不由得撇了撇嘴。

  “贤孙婿,我那孙女固然是不争气,但已然嫁入你府内,便已经是天府的人,再者说,自打她被送回来,我们已经严刑伺候,让人浸入池塘,此刻已是没了性命。”沈老夫人手持拐杖,看着这退婚的场面,不禁有些脸色铁青。

  管家面目温和,闻言开口说道:“老太君,人既已送返府中,至于该如何处理。全看贵府礼仪法度,是否严苛和我们天家没有任何关系。还请老太君成全你我两家。”

  管家说话看似含蓄委婉,却是让人不得反驳。

  听说天家的人来了,众人闻讯都赶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了一圈,静待事态的发展。要知道贵族们的这些事儿,向来是民间上好的谈资,更何况此事早已不在是热门事儿。

  沈家老夫人显然是动怒,厉声道:“这些嫁妆,所以的家仆,通房佣人都是我们沈家送过去。现在如果就这么送回来,沈府的颜面何在!”

  气氛登时凝固,沈冰蝶感觉的到,只有轿子上的人气定神闲,不一会儿,里面的人递出来这人一个信封。

  管家垂眸看了一眼,立刻带着这封信来到沈老夫人面前:“这是我家公子让我交给您的休书。”

  沈家老夫人看到封面的“休书”两个大字,顿时气的浑身颤抖,连带着铁青的面色,指着来人的脸说道:“这就是你们天家的行事风格,休书是吧?那你就把这封给她吧!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已经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了。”

  天府的管家依旧保持着笑容,却掩盖不住自己的鄙夷眼神,说道:“她已经不是少夫人了!但是有一点,老太君放心,天沈两家不会因此老死不相往来。贵府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可随时差人来,我们定当量力相助”

  未等老妇人回答,却听得刘阿女.干巴巴的声音粗声粗气道:“哼,我堂堂沈家嫡亲长女,知书达理,嫁入你天府不过短短数载,就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现如今,你们却要将这盆脏水泼到我沈府头上来。是何居心?老太君,您身体要紧,咱们不和这些无耻之人说理。”

  虽然天府处处占据优势,但是老太君不变应付万变的态度,也给天府出了个大难题。一时双方僵持下来。

  沈冰蝶忍无可忍,跃下墙头,从容地落在两人中间,从天府话事人的手中抢过休书,撕了个稀巴烂,喝斥对方:“休书?什么破规矩,我沈冰蝶凭什么被休?要么就和离!”

  众人皆是一惊。

  沈家老夫人看到沈冰蝶从天而降,顿时气的指着沈冰蝶,一口老痰不上不下:“你,你怎么还活着,你是觉得沈家被你害的还不够吗?”言罢,竟然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众人都被这场景吓坏了,连忙把老夫人抬进屋内,沈冰蝶则陷入孤立无援的局面,也没人再有空关注她。

  只是,在沈冰蝶的意识里,原主和这个天府公子虽然说不上恩爱有加,但是也能感受到原主对这个人深沉热烈的爱,以及深深的执念,毕竟这是一个可以称作当代潘安的人。

  管家依旧礼数周全,双手作揖,见人还活着,并不是死了,也没有多说,只道:“少夫人,您也知道自己犯的错误吧,这已经是符合休妻的。”

  “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让他出来跟我说话,当初娶我的时候怎么不像今天这么害羞呢,现在却躲着不见。”沈冰蝶指着轿子中人,毫不客气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